時事

女婿不遺餘力照顧中風的岳父,沒想到看了遺囑後,隔天立刻把岳父岳母趕出家門!

大家好,我是Ifunny趣味新聞小編Karen!今天要來說說關於「女婿不遺餘力照顧中風的岳父,沒想到看了遺囑後,隔天立刻把岳父岳母趕出家門!」的事!不知道大家對於這個有多了解呢?一起來看看吧!


我岳父身體一直不好,長期病病弱弱地,我因為自己父親早年去世,所以把他當親生父親對待,一直對他很好。自從和老婆結婚,岳父岳母家的重活都是我幹的,所有需要男人做的事我都不逃避,儘管岳父家裡有個小舅子,但我還是覺得我應該做一個家庭支柱。

岳母退休後,岳父也想退休,加之身體不好,每天在單位來回奔波確實累,找了一些關係,他也提前退休了。原本他以為退休了可以好好休息,可是退休後他仍是經常生病,天天吃藥。退休後不到三個月就大病不起了,他患了中風。

(source: sina)
 

小舅子在別的城市裡工作並安了家,而我和妻子在這個城市​​,我們便接了岳父到家裡來照顧,岳母也一同過來了。我每天都照顧岳父,給他讀新聞,陪他講一些歷史趣事,他對這些感興趣。岳父和岳母對我很滿意,岳母多次拉著我的手流淚,說這個家多虧有我。而妻子對我也很感恩,對我更好了,對我遠在老家的母親也很好。我覺得我的付出有了回報,所以這一年多,我對岳父真的很細心,哪怕岳母和老婆會嫌棄他吃喝拉撒,我都忍著不表露出一點嫌棄。

因為我對岳父這麼有孝心,社區還推薦我們家庭評選最美家庭,還有電視台上門來錄節目,這都是前不久的事。我不太喜歡這樣大肆宣傳,所以後來就拒絕了一些採訪邀請。而岳父居然因為一件事怪我,那就是我告訴媒體他還有個兒子,在別的城市,老父親中風後,他只來看過一次,住了一晚就走了。我當時只是實話實話,並沒有怪小舅子的意思,而且我老婆也在旁邊,她說得更多。可岳父卻說是我故意的。

我看他是病人,沒跟他爭,還是照顧他。可前幾天,有個人上門來找岳父,原來是商量遺產的事。岳父已經立好了遺囑,老婆和我,還是岳母我們都在場,岳父叫那個人念了遺囑,我聽完後,馬上就心情不好了。岳父寫的,他死後,岳母會擁有一些財產養老,其他所有的財產都給小兒子,也就是我的小舅子,那個沒有為兩老出一分力的傢伙。

我聽完後,馬上就從岳父的房裡出來了,氣憤地走到自己臥室。我聽到老婆說:「這不公平吧,我們兩人照顧你這麼久,你們一分都不給我們?」

岳父說話不便,岳母說:「當初你們買房子我們出了錢的,不夠味了麼?」老婆說:「這不公平!弟弟買房你們給的錢更多,怎麼你們還是把錢給他?我就不是你們的親生的嗎?」

岳母說:「親生的又怎麼樣?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兒子才是我們家的人,他生的小孩才姓李,你生的不姓李,我們家的財產,肯定要留給李姓子孫。」老婆繼續說些什麼,我把她拉回來了。

當天晚上,我和老婆都不說話,我把對岳父岳母的怨氣,轉移到她身上。雖然我知道這樣做不對。而且我一開始照顧岳父也不是為了他的財產,是真心的,但真心換來這樣的結婚,我心裡很不爽。

晚上11點多,小舅子打來電話,說:「姐夫我跟你說,爸媽怎麼安排就怎麼安排,你們不能強制的,他說三套房子給我那就是給我的,你們想都別想。老媽剛剛給我打電話了,叫我跟你們打個預防針。」

(source: sina)
 

我老婆也聽了這話,氣得把枕頭打在手機上。

我真的很生氣,當初我們買房,岳父岳母確實給了三萬塊,但我媽媽給了20萬,可這些年來我都沒照顧過我媽啊,我照顧岳父這麼久,他就是這樣的態度?

我不甘心,第二天一起來,我就把老婆和岳母叫到岳父房間,我說:「爺現在不伺候了,你們去找你們的寶貝兒子吧!」我要背岳父下樓,送他回他自己的房子去,他不是有三套房嗎,他愛住哪住哪。

岳母哭喊:「你這是幹什麼,你這個傢伙!」老婆也稍稍阻止,但是我力氣大,強行把岳父背下樓,放在車裡,載到他家裡去,從此都不要再來我家了,我照顧不起!

老婆送岳母回去了,岳母還打電話來罵我:「你當初不是看中我家的財產才娶我女兒,你以為我不知道,你這個沒良心的,我要找媒體曝光你!」我說:「你去曝啊,我不怕!去去去,現在就去!」

(source: sina)
 

我老婆在岳母家待了兩天了,還是給我打電話,安慰我,叫我不要生氣,她正在聯繫小舅子來照顧,可小舅子夫婦根本沒有這個心思,問我該怎麼辦。我說我也不知道,我不管了,隨他們去。真是難解心頭氣!

這真是太誇張了啊!!沒想到為了遺產竟能鬧成這樣...!

避免子女爭遺產

“死亡、稅收和生孩子!哪個都不省心!”瑪格麗特•米切爾在著名小說《飄》中寫道。就遺產規劃而言,不斷變化的稅法、過早死亡和孩子出世都會顛覆遺囑。

就遺產規劃而言,不斷變化的稅法、過早死亡和孩子出世都會顛覆現有的計劃。儘管遺產規劃通常主要由稅收效果支配,但顧問們表示,解決感情方面的問題可能同樣重要。

“稅收規劃是遺產規劃中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有時甚至是全部,”紐約貝西默信託(Bessemer Trust)的信託顧問蘇珊•舍恩菲爾德(Susan Schoenfeld)表示,“但在一個完美的世界中,這不應是唯一的誘因。”

如果處理得明智,遺產規劃可以幫助父母讓子女珍視價值觀,對孩子進行財務責任教育。它還能避免父母死後兄弟姐妹之間的衝突。

然而,如果做得不明智或不讓子女知情,遺產規劃可能會讓子女懷疑父母的動機。與選擇合適的結構相比,避免常見缺憾可能同樣有幫助。這兩點通常是交織在一起的。

芝加哥美亞博國際法律事務所(Mayer Brown)的理財業務主管唐娜•摩根(Donna Morgan)表示,在考慮繼承人之前,客戶應建立自己的財務舒適門檻:“你能拿出多少錢,永遠不會擔心再也見不到它們?”

 


自動化將帶來一場顛覆勞動密集型行業的無情變革,使南亞國家非但享受不到人口結構紅利,反而可能面臨人口結構噩夢。

舍恩菲爾德也是從確定客戶的財務顧慮開始。隨後,她表示,“我們將指導客戶鼓勵溝通和教育下一代。”

負責任的理財行為包括不要讓子女被蒙在鼓裡。對於擁有幾代財富或信託的家族而言,這通常不是一個問題。但創業者對待金錢的態度可能偏於守舊,不願與家人討論財富問題。

“孩子們看到父母的生活方式;看到父母的旅行方式,”舍恩菲爾德表示,“如果他們得到的是雜亂的信息,而且從來沒有人和他們討論金錢的問題,他們最終就不會知道金錢應如何影響他們的職業選擇或個人選擇。”

對子女進行金錢教育應趁早。許多家族從慈善行為開始,或者是通過家族基金組織,或者是給子女一小筆錢,讓他們捐贈給慈善組織,並指導他們如何跟踪資金的支出。

另一個選擇是家庭有限合夥制,在這種投資合夥制中,家庭成員(直接或通過信託)持有不同的所有權比例。信託及房地產專家、費城The Glenmede Trust財富顧問服務董事總經理利薩•惠特科姆(Lisa Whitcomb)表示:“如果拿出家庭財產的10%,你就能讓年輕的成年人積極參與到投資決策中來。”
然而,關於移交家庭財富的實質性討論,可能要等到孩子們足夠成熟之後。

惠特科姆表示:“在家庭發展過程中有一個最佳時機,這是與孩子們討論金錢的重要時刻,這個時間段為22歲至35歲;那時,你對他們將成為什麼樣的人已經有了相當清晰的概念。”這一年齡段與專家們建議開始把財產傳給下一代的時間大致相同。

一個受歡迎的工具是“三次規則(three-strike rule)”,即從子女25歲或30歲開始,將財產每5年一次分批(通常每次三分之一)交給子女。惠特科姆表示,這一過程不僅基本符合多數成年人一生中考慮金錢問題的3個階段,而且可以在重要時刻幫助子女,無論是首次購房還是組建家庭。

通過分期分配財產,父母和/或財產託管人能夠發現子女對待財富的負責程度。摩根表示:“如果子女犯了錯誤,他們只是用繼承的一部分財產犯了錯,而非全部財產。”但也有一些情況證明,如此自動分期分配財產可能不利。

“如果子女離婚或破產怎麼辦?”摩根表示。“現在我們只是給了子女屆時退出的權利。”

許多律師建議,在子女60歲前終止這一信託。舍恩菲爾德表示:“我曾聽說過一個信託,子女們到70歲才能領到錢。這傳遞出一條信息:你不信任你的子女。”

死後還能控制子女的誘惑也折磨著激勵型信託(有時被稱為道德信託)——這是一種最近幾年引起了大量關注的遺產規劃工具。

 


一類激勵型信託根據子女收入分配給同等金額的遺產。另一類可能要在子女達到某些標准後才進行遺產分配——大學畢業、參與慈善工作或不吸毒。但一些顧問警告稱,如果要運用激勵型信託,運用方式一定要明智。

“激勵子女實現某些目標,實際上是父母將自己的價值觀強加給子女,”摩根表示。“我提醒人們,他們的子女——與必須償還抵押貸款的人不同——有能力找到好工作或從事不一定有利可圖的職業。”

JP摩根私人銀行(JPMorgan Private Bank)美國信託和財富顧問業務主管喬安娜•約翰森(Joanne Johnson)表示,必須在更廣泛的遺產規劃背景下考量激勵型信託。

“人們只要建立信託,就是想保護財富的世代傳承,並確保這些財富的存在不會有損於他們希望灌輸給子女的價值觀。畢竟,這是父母的錢。”

她表示,激勵型信託的效用和成功取決於信託章程和家庭狀況。她補充稱,等值激勵信託可以採用的一種方法是對分配額設置上限,這樣,那些選擇教師職業的子女就不會輸給那些做投資銀行家的兄弟姊妹了。

有創業愛好的父母可能希望將這這種愛好灌輸給子女,約翰森認為,信託把錢借給有可行商業計劃的女兒是沒有問題的。與此類似,她的許多客戶建立了跨越幾代人的長期信託,專門作為子孫後代的教育資金池。在此,她表示,這些客戶也許不僅是在激勵受益人,從長期教育成本來看,他們也是在幫助父母。

約翰森還看到,一些信託賦予託管人全面的自由,唯一(且寬鬆)的條件是子女僅需成為“社會的生產成員”,不管是全職媽媽、企業家還是化學研究員。

許多遺產專家不僅鼓勵取消苛刻的信託結構,他們中的多數人還提倡,信託應只用作“胡蘿蔔”,而不是“大棒”,特別是在受益人可能是一個迷途的孩子時。

惠特科姆表示:“儘管父母做出了最大努力,但個人終究是個人。沒有哪個激勵型信託能幫助困惑不安的孩子。你需要為孩子提供福祉。富有的子女可能會進少管所,也可能肆意揮霍,完全不會管理金錢,這不是父母的錯。”

 


實際上,如果子女的餘生都需要醫療照顧,或者有其他理由需要在遺產中取得較兄弟姐妹更大的份額,那麼最好是在父母在世時提出來。遺產規劃中的不平等待遇可能引起兄弟姐妹之間的不合,這非常危險。

貝西默信託的捨恩菲爾德表示,一些客戶希望遺產在子女中平等分配,其他人則會考慮子女的不同情況不同。如果存在明顯的不平等,她建議召開家庭會議,向受益人解釋理由。

“在他們的一生中,父母可能是裁判;父母去世後,裁判也就沒有了。如果有機會解釋你的理由,孩子們就不必一生都在說'哎呀,爸爸更喜歡你'。”


 

看完後是不是覺得Karen小編在Ifunny趣味新聞分享的瘋軼聞文章很好呢?想看更多好文,或是喜歡Ifunny趣味新聞的文章的話,可以按讚追蹤沙發上的馬鈴薯並分享這篇「女婿不遺餘力照顧中風的岳父,沒想到看了遺囑後,隔天立刻把岳父岳母趕出家門!」出去給大家一起看看喔!

Reference:sina,ftchinese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