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阿嬤臥床被兒子遺棄由養女照顧,臨終前把房子留給養女,才知養女已去世多年!

社區的周阿嬤躺在床上已經一天一夜了,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兩個兒子不在身邊,沒人照顧,她一天都沒進米水。​

想到兩個兒子,她氣不打一處來,兩個兒子不孝不說,昨天把她從醫院接回來,說她病好了,讓她自己照顧,最後拍拍屁股走人,把她一個人留在房裡。

這讓她一個瞎眼老婆婆,除了病痛,還看不見四周,怎麼照顧自己,她對兩個兒子徹底寒了心。

周阿嬤依稀記得,一個月前她在廚房滑了一跤,摔在地上人事不省,還是好心的鄰居串門子發現了她,趕緊把她送進醫院,救了她一命,否則她撒手西去,哪還有現在的痛苦和折磨。

兩個兒子後來雖然付了醫藥費,還請保姆照顧了她一段時間,但醫生說周阿嬤摔這一跤,引發偏癱,以後只能躺在床上靜養了,讓家裡人好好照顧,不能刺激老太太,更不能讓老太太勞累過度。可兒子們認為她有手有腳,勉強也能下床,完全能夠照顧自己。周阿嬤實在下不了床的時候,他們才會請人照顧周阿嬤。

可周阿嬤現在就下不了床啊,無論周阿嬤怎麼求兩個兒子,兒子不為所動,留了一點錢,出門走了。天漸漸黑了,周阿嬤強撐著身子爬起來,她想下床找一點水喝,她腳剛一著地,身子掌握不了輕重,一下摔在地板上。她在地上摸索著緩慢向熱水器爬去。

這時,門「咣當」一聲開了,進來一個人影,開了電燈,來人看見爬在地上的周阿嬤,大叫了一聲:「媽,你怎麼躺在地上?哥哥他們呢?」周阿嬤側耳一聽,聽出來是自己的養女桂琴,她一下哭了。她邊哭邊說:「那兩個畜牲,不要媽媽了,他們丟下媽媽走了。媽媽就快死了。」桂琴一邊安撫媽媽,一邊把周阿嬤抱到床上。

她給周阿嬤倒來熱水說:「媽,哥哥們不照顧你,以後都由桂琴來照顧媽媽,桂琴以後都不會走了,我會一直陪著媽媽。」

周阿嬤感動落下淚水說:「還是女兒心疼媽媽。可是你還有公公需要照顧,還有孩子需要找工作,你是嫁出去的女兒,你以公公那邊為重吧,可不能為了媽媽,破壞了你家庭的團結。我一個孤獨老太婆,我能照顧自己。」

桂琴眼裡湧上淚花說:「媽,你身體不好,又下不了床,就讓女兒來照顧你吧,我這一生別無所求,只求能跟媽媽在一起,陪你度過一段幸福時光。公公那邊我已安排好了,他們也沒意見。」

在桂琴好說歹說下,周阿嬤終於同意讓桂琴來照顧自己。桂琴回去後,跟丈夫和女兒說了,丈夫和女兒也支持他過來照顧周阿嬤。

周阿嬤和桂琴又像回到小時候的時光,甜蜜溫馨,快樂幸福,只不過現在不是周阿嬤照顧桂琴,而是桂琴照顧年邁的周阿嬤。

白天,桂琴背周阿嬤出去曬太陽、嘮家常,晚上背周阿嬤回去做按摩、洗衣裳,半夜還給周阿嬤弄好吃的。讓周阿嬤笑口常開,周阿嬤感覺自己一下年輕了很多,心態也越來越好。

一年過去後,有一天周阿嬤從床上醒來,聽見一個陌生聲音,
這個聲音喚她吃早飯,這個聲音不是桂琴的。
周阿嬤揚起臉問:「你是誰?你怎麼在我家?我的女兒桂琴呢,她在哪,她在哪?」
陌生聲音說:「婆婆,我是桂琴請來的保姆,我叫小娟。她家裡有事,她公公病了,她回去後,估計有很長一段時間她都不會過來,以後都是小娟來照顧婆婆。」
周阿嬤很不高興說:「你從哪裡來,滾回哪裡去。我不要你照顧,我只要我的桂琴,我只要桂琴來照顧我。」

當周阿嬤知道桂琴再不會回來的時候,她終於明白,桂琴的公公也需要照顧,嫁出去的女兒總不能住在娘家這邊,她回去理所當然。

周阿嬤想到這裡,心中一下釋然。從此以後,周阿嬤日常起居、按摩看病都是由保姆小娟照顧。時間過得很快,一晃眼四年過去了。​

有一天,周阿嬤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小娟趕緊叫救護車把周阿嬤送去醫院。一番檢查後,醫院下了病危通知。

醫院經過幾天搶救,周阿嬤終於從病中醒來,她自知時日不多,她想到不是親生女兒的桂琴,想到比自己兒子還親的桂琴,她決定把自己不多的20萬存款和自己名下的房產都送給桂琴。她叫小娟趕快把桂琴通知來,她有話要當面對她說。

小娟猶豫了一下,答應也不是,不答應也不是,她沒有打電話。周阿嬤叫她趕快打電話。小娟突然流下眼淚,撲在周阿嬤身上哭了。周阿嬤吃了一驚,問小娟出了什麼事。

小娟抬起頭來,淚流滿面說:「媽媽……早在四年前……就去世了。媽媽……走了。」

周阿嬤嚇了一跳,問她:「你說誰,是桂琴嗎?怎麼可能,她身體不是好好的嗎?怎麼可能,你說的不是真的。」

小娟擦了淚水說:「外婆,是真的。媽媽五年前就查出肝癌,她忘不了你,所以想回到你身邊。她去世前,要我來照顧你,她不想你孤單。媽媽還說,沒有你,就沒有媽媽,沒有媽媽就不會有後來的我,媽媽要我報恩。」

周阿嬤摸著小娟的手說:「你是誰?」

小娟說:「我是媽媽的女兒,你的外孫,慧娟。是媽媽讓我不要告訴你。」

Reference: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