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女秘書被老闆求著被潛規則!被送上了客戶的床!最後老闆竟要她…太不可思議!

那天晚上,我懷著絕望與報復的心態走進了他朋友的房間。不久之後,我們公司成功得拍到了那塊地皮。董事長沒有失言,他送給了我一套市中心的小戶型,還讓我去美國進修了三個月。從美國回來的那天晚上,我們就在一起了。這就是我被「潛規則」的全過程。
就像許多人臆想的那樣,我就是一個「被潛規則」了的秘書,是你們眼裡那種靠著漂亮臉蛋和心計混跡職場的壞女人。但如果你因此就認為我本性如此,那我必須站出來,為做我們這行的女人說幾句公道話。
 
 
 
當年考大學填志願,父母堅決反對我選擇「文秘」專業,那時他們的理由是,做秘書就是給老闆打雜,會很累很沒出息。現在我才知道,其實我的父母和許多人一樣,對女秘書這個職業充滿了偏見,只不過他們那時不好對我明言而已。
但是,性格叛逆的我還是不顧他們的反對,選擇了「文秘」專業。大學裡,我們「文秘班」清一色的女生,個個聰明漂亮,多才多藝。我們中間大多數人想法很簡單,就想著畢業後找個好點的公司,跟一個好點的老闆,可以從他們身上學到許多管理經驗,將來還可以自己當老闆。
 
情感口述:一個漂亮秘書被潛規則的全過程
當然,那時也有少數女生,還沒畢業就去上班了,每天都有老闆開車接送。我們知道那意味著什麼。很自然,像我這種清高而又自愛的女孩,很看不起這些女生,就像你們現在也看不起我一樣。
 
 
大學四年,我甚至連戀愛也沒有談過,一直在學習專業知識,就想著畢業後自己能夠憑著本事吃飯,而不是靠臉蛋去找工作。
 
然而,畢業後的求職經歷,徹底粉碎了我心底那些單純的願望。第一次面試,老闆是個胖子,明目張胆地要求我陪他去香港「出差」一周,算是實習期。我當即憤怒地摔門而去。接下來幾次,我頻頻被這些老闆的「暗示」,有兩次甚至被動作騷擾。
我心灰意冷,一度想要放棄這個職業。可我一想到父母辛苦掙錢供我讀大學,又心有不甘。後來,我到一家房地產公司應聘。這家公司應聘的程序顯得嚴格而正規。三十多個女孩爭搶一個董事長助理的職位,經過殘酷的選拔之後,我終於幸運地脫穎而出,搶到了這個職位。
 
 
 
這家公司董事長姓劉,四十五歲,有過哈佛大學進修的經歷,顯得文質彬彬。上班第一天,我心頭那些顧慮就消除了,他和我先前遇到的那些老闆簡直是天壤之別。他對待下屬很好,公司每個員工都尊重他。
一切似乎非常順利,我努力地工作,我的才華逐漸被董事長認可。他開始把一些重要的事情交給我去完成,比如讓我代表他去拜見重要的客戶,讓我幫他簽一些重要文件。我已經成了他信任的助手。除了工作上的接觸,我和他保持著很好的距離。
 
 
 
我暗自慶幸,以為自己苦盡甘來,真的跟了一個好老闆。然而,這樣美好的局面僅僅持續了半年時間。2003年10月,我陪他到南充考察一塊地皮。當時我們公司正在調整戰略,進軍二級城市的房地產市場,因此董事長對這塊位於嘉陵江的地皮志在必得。但當時至少有四家公司在互相爭奪。
那天晚上,我和董事長陪著他的一個「朋友」喝酒。我從那人眼神和動作里,發現他對我不懷好意。
 
事實上,這樣的局面,在我陪董事長應酬時經常碰到,但每次他都幫我解圍。然而,這天晚上,對於他那位朋友種種的出格舉動,他似乎一直在縱容。吃完飯,他把我拉到一邊,竟然央求我陪他朋友過一晚,並許諾事後給我一套住房,送我到美國學習。
我呆立在那裡,渾身冰涼,我對他所有的尊敬都化為了烏有。或者說,我好不容易才建立的職業自豪感,在他哀求的目光中土崩瓦解。
 
那天晚上,我懷著絕望與報復的心態走進了他朋友的房間。不久之後,我們公司成功得拍到了那塊地皮。董事長沒有失言,他送給了我一套市中心的小戶型,還讓我去美國進修了三個月。從美國回來的那天晚上,我們就在一起了。
這就是我被「潛規則」的全過程,那時,我大學畢業不到一年,我只有23歲。後來,那位董事長的老婆找到我,她遞給我一張10萬元的支票,說是要買斷我剩下的兩年合同,要我拿著錢離開公司。
 
當著他老婆的面,我將支票撕掉了,然後撒在了她的臉上。後來我才覺得我不該那樣對她。她也是一個可悲的受害者。再以後,我離開了那家公司,變賣了市中區那套房子,隻身去了上海。在上海的3年時間,我換了4家公司,依然給老闆做秘書,對那些潛規則已經習以為常了。
 
只有在面對父母,面對朋友的時候,我才會感到內心劇烈的痛苦。每換一次工作,我都欺騙他們,說我在做別的工作。不斷的強顏歡笑,沒完沒了的虛情假義,已經讓我疲憊不堪。
 
這些年,我前前後後談過好幾次戀愛,卻都只是逢場作戲。我能體諒重慶那位做過秘書,八次相親都失敗的女孩。只要你做過這行,就算你真的出淤泥而不染,又有幾個人相信你的清白呢?
或者說,就算你想要潔身自好保守清白,但面對某些老闆們的那些骯髒的要求,你又有多少資本和勇氣可以拒絕?
Reference: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