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必看!古人所留下來的智慧,曾國藩:人生有3種不祥之事,很多人因此失敗(有兒子必看!)

曾國藩曾說,天道忌巧,天道忌盈,天道忌貳。他用三個字概括了人生的三種不祥、三種不幸,或者說三種失敗。這是我們應該努力避免的,因為這同樣是天道所厭惡的。
 
天道忌巧
 
天道是厭惡投機取巧行為的。不論什麼時代,大道至簡,都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天道忌巧」,語出曾國藩,當時的晚清,在一種虛浮、圓滑、取巧的氛圍中,因此曾國藩大膽「去偽而崇拙」。
 


 
曾國藩用兵,很少有出奇制勝的戰例,他有自知之明,不高估自己的能力,不低估對手的智商,由此發展出了一套「紮硬寨,打死仗」的笨工夫,穩慎徐圖,穩紮穩打,反而一步步地在與太平軍的作戰中占盡了上風。
 
曾國藩的秘書趙烈文在日記中記載了這樣一個細節:曾國荃久攻天京(南京)不下,朝廷令李鴻章助剿。李一方面不想奪了曾家兄弟的頭功,向曾家邀功買好;另一方面又想把抗旨之責推給曾氏,因此私下做了很多小動作。

 

趙烈文評價李鴻章:「此一事而機械百出,語言處處不同,其圖望大功,日夜計算心機之工,細入毫芒。」
 
而曾國藩的對策是呈上一道誠懇卑約的奏摺,堅請速派李鴻章前來,不望有功,但求無過,言語懇切,謙卑恭順。相形之下,李氏的小算盤明眼人一目了然。趙烈文得出結論:曾國藩的手段,平直無奇,卻實高於李數倍。
 
曾國藩認為「天下之至拙,能勝天下之至巧」。笨拙的人不懂取巧,遇到問題只知硬鑽過去,因此不留死角。相反,那些有小聰明的人不願下「困勉之功」,遇到困難繞著走,基礎打得鬆鬆垮垮。所以,「拙」看起來慢,其實卻是最快,因為這是扎扎實實的成功,不留遺弊。
 
曾國藩的精明,就是建立在這樣的笨拙之上,這樣的絞盡腦汁殫精竭慮之上的。確實,「笨」到極致就是「聰明」,「拙」到極點就成了「巧」。
 
明代呂新吾曾言:(做人)深沉厚重是第一等資質,磊落豪雄是第二等資質,聰明才辯是第三等資質。現實生活中,人們最喜歡看的是那些教人如何奸巧、智謀、投機的書,追求的是「何以解憂?唯有暴富」,殊不知有了這些念頭就已和第一等資質絕緣了。
 

 
天道忌盈
 
《周易》裡說,天道虧盈益謙,地道變盈流謙,鬼神害盈福謙,人道惡盈好謙。天道、地道、鬼神之道,人之道,都是忌盈好謙。
 
盈,就是滿,自滿、自驕自傲,曾國藩認為這是人最大的凶德。一個人一旦自滿、驕傲,心裡就再也不能容人、容事。人一旦有了傲的心,必然會在各個方面放鬆警惕,禍亂、失敗也必然接踵而至。在這一點上,曾國藩和王陽明的認識驚人地相似。

 

曾國藩有很多說法:
 
天下古今之庸人,皆以一惰字致敗,天下古今之才人,皆以一傲字致敗。
 
故吾人用功,力除傲氣,力戒自滿,毋為人所冷笑。乃有進步也。
 
古來言凶德至敗者約有二端:曰長傲,曰多言。
 
大約軍事之敗,非傲即惰,二者必居其一;巨室之敗,非傲即惰,二者必居其一。
 
戒驕字,以不輕易笑人為第一義,戒惰字,以不晏起為第一義。
  
傲為凶德,惰為衰氣。二者皆敗家之道。戒惰莫如早起。
 
可見,曾國藩對於驕傲、自滿是多麼的深惡痛絕。盈的對立面是謙。南懷瑾說,萬事退一步就叫謙,不傲慢就叫謙,讓一步就叫謙,多說一聲謝謝、對不起,就叫謙。人生到了最高處,就要平實,不要認為自己高,這就是謙的道理。
 
曾國藩和左宗棠兩人名氣都很大,朝廷一般多以「曾左」並稱。曾國藩要比左宗棠大,並且曾經對左宗棠予以提拔。但左宗棠為人非常自負,從沒有把曾國藩放在眼裡。有一次,左宗棠很不滿地問身旁的侍從:「為何人都稱'曾左’,而不稱'左曾’?」一位侍從大膽直言:「曾公眼中常有左公,而左公眼裡則無曾公。」曾與左,從謙這一點看,高下立判。
 

 
天道忌貳
 
貳就是有二心,用心不專。人生就是有了一定的目標,做事就是要專注,一心一意堅持走下去,老天都會幫忙的。
 
很多失敗的人,並不是他們不夠聰明,也不是他們不努力,而是朝三暮四,做事不專心。看別人賣服裝賺錢,就開店賣服裝,剛開始盈利,見炒房子賺錢,就去炒房子,接著股市一路上漲,又馬上一頭紮進股市

 

曾國藩曾經這樣反思自己:凡人做一事,便須全副精神注在此一事,首尾不懈,不可見異思遷,做這樣想那樣,坐這山想那山。人而無恒,終身一無所成。我平生坐犯無恒的弊病,實在受害不小。
 
用功譬如掘井,與其多掘數井而皆不及泉,何若老守一井,力求及泉,而用之不竭乎!曾國藩的專注和他的「忌巧」是一致的。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有趣或是對你有幫助的話,分享讓更多朋友看看,討論一下你們的想法吧!

Reference:aboutfighter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