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

姐弟失散九年,一見面萬雷齊鳴,姐姐當場被劈為灰燼!

大家好,我是Ifunny趣味新聞小編Sophia!今天要來說說關於「姐弟失散九年,一見面萬雷齊鳴,姐姐當場被劈為灰燼!」的事!不知道大家對於這個有多了解呢?一起來看看吧!

 

姐弟失散九年,一見面萬雷齊鳴,姐姐居然被劈為灰燼

(source: toutiao)

 

故事:姐弟失散九年,一見面萬雷齊鳴,姐姐居然被劈為灰燼

這年清陽二十三歲,決定下山行除妖之事。他還有個師姐,名做紫瑛,早他十年下山,除了次年二月回道觀一趟,此後再也沒有回來過,但是卻屢屢傳來她斬殺妖魔的事蹟,也算是報平安的一種方式。

師姐大他四歲,兩人幼時都經歷過妖兵作亂,據師父張飛虎說,發現他們兩人的時候,一個不滿周歲,奄奄一息,一個神色茫然,守在父母屍旁。師父本是世外之人,此刻於心不忍,便將兩人收養,做了無相山三清觀小道童。

張飛虎懂驅鬼除妖,被時人稱為謫劍仙,於是口傳身教,授他們本事,紫瑛開悟甚早,清陽卻少些靈性,於是張飛虎便多讓清陽抄經背典,經年累月,紫瑛的道術高出清陽一大截。

後來,活了兩百二十八歲的張飛虎仙逝,臨終時,將一口寶劍交於紫瑛,同意她下山磨煉,但必須每年二月回無相山一趟,抄寫觀中經文十遍,然後方可再下山去。世間多妖,有善有惡,惡的可以除去,善的可以留下,要是拿捏不穩,善惡難斷,則可用封印符將其暫且封印十年,十年後可再行判斷。

又告訴清陽,說他天資稍差,但貴在勤奮,可在二十三歲時下山入世,濁世險惡,碰到兇妖,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不丟人,那妖怪要是窮追不捨,可返回無相山三清觀,整個道觀倚法陣而建,有妖怪強行闖入,無論妖力多高,一旦踏上三清觀地盤,登時會有天雷將它劈成肉渣。

交待完畢,張真人去見三清祖師了。

紫瑛早按捺不住,怀揣道符,背負寶劍,躊躇滿志入世修行。

清陽那年十三歲,眼巴巴瞅著師姐下山,此後整日在三清天尊塑像面前祈禱,保佑師姐平安。

晃眼到了次年,紫瑛依著師父遺囑,回到三清觀,清陽見師姐英姿勃發,羨慕不已,紫瑛給他講了許多世間趣事,以及一些驅妖經歷,清陽自幼生活在山上,聽得涎水直流,恨不得肋生雙翅,下山見識一番。

紫瑛師姐並沒有呆多久,還未抄完經書,又急匆匆的下山去了。

此後,再也沒有回過無相山,清陽倒是常常聽到師姐斬妖之事,雖渴望下山,卻也不得不遵遁師訓,直到近日,他無意中雙手碰到觀中的試心石,那石頭上忽現蓮花一朵,清陽欣喜不已,這正是可以入世修行的徵兆,於是沐浴更衣,焚香念經,三日後,收拾一番,下山修行。

他早想好了,師姐九年前曾說過一事,監縣小妙山下的十里亭,曾被她封印了只妖怪,此妖雖無害人之象,但難保今後不做傷天害理的事,最後施上封印符,把它打回原形,乃是一隻青蛇,壓於亭下,待十年期滿,再行定奪。

掐指一算,距師姐封印此妖已有九年十個月,還有兩月便滿十年,因多年未見師姐,清陽便思忖著先去這監縣十里亭,守株待兔,姐弟倆好見上一面。

監縣遠在千里之外,清陽懂畫符疾行,不足一日,便可到達,是以倒也不慌,緩緩而行,沿途過三州九縣,瞧得百姓熙熙攘攘,他事事留心。

烏飛兔走,不覺兩月之期將到,清陽來到監縣,天色已晚,離十里亭不遠處便是村落,此刻,村民早已睡下,清陽在太陰光下,吸氣吐納良久,神識沿著十里亭搜尋,察覺到地下六尺有一條青蛇,此蛇也發現了他的神識,不由得身形一振,乞求清陽放它一條生路。

清陽和紫瑛同宗同脈,倒是可以解開封印,清陽通過探察之術,了解這條蛇的修為遠不如自己,無甚危險,但既是師姐打下的封印,還是等她回來親自解開比較好。

於是傳達了想法,這條蛇不敢多言,只是說自己十分思念孩子,十年前她從集市回家,在平常人眼裡,根本就是個普通村婦,誰會料到她是個蛇妖,甚至還為人族的丈夫產下一子。

姐弟失散九年,一見面萬雷齊鳴,姐姐居然被劈為灰燼

(source: toutiao)

 

竹籃裡帶著孩子喜歡吃的糖餅,杏子,從集市到家裡,不足七里,但這次卻沒能回去,途中逢紫瑛尋氣而至,她也不想束手就擒,兩者鬥法,最終敗下陣來,跪地乞求紫瑛放她一馬,紫瑛只當她是滿口胡言亂語。她又獻上內丹,裡面有她一生的記憶,並未做過任何傷人害畜之事,反多有善行,紫瑛看罷,一時難斷,不顧她苦苦哀求,施封印符將她壓在十里亭,一晃十載。

“這亭子離我家不遠,我卻困在這裡十年之久,未能回家,”蛇妖邊泣邊說,“妾身日想夜盼,想跟家人團聚,望真人成全。”

清陽目瞪口呆,有些煩躁,收回神識,那地下蛇妖的哭聲從心頭消失。

他有些不解,“蛇妖若能產人胎,證明功德不薄,上天喜之,既是老天有此安排,為何師姐仍將她壓入亭下?”思忖著等師姐歸來,好好問問。

卻不曾想,等了足足八日,仍不見師姐歸來,期間,清陽又用神識和蛇妖對話,蛇妖將如何認識夫君之事,從頭至尾講述一番,倒是一樁良緣,清陽心裡嘆氣。

又等兩日,還沒有師姐踪影,清陽盤算,不如我先行解開封印,師父曾言,若有人解了施術者的封印,施術者便會察覺,如此一來,倒可早點見到師姐,總比在此乾等的好。

於是從包裹掏出一銅罄,一邊敲擊一邊唸咒,畢竟不是自己設的封印,敲了一整日,期間,村民圍觀清陽,問他作甚,清陽實言相告,要放妖,村民個個罵他傻道士,清陽亦不理會,敲至掌燈時分,蛇妖身上的封印解除,但覺亭子一抖,地面迸塌,從下面飛出一蛇,衝清陽叩首相謝。

清陽說道:“你既出來了,我便和你一道去看看你的丈夫孩子,”其實以他的道行,早曉得蛇妖句句屬實,但依然想看看蛇妖生的孩子是什麼樣貌。

蛇妖道:“真人,十年前,我的內丹被那位女道長收走,遭她封印,妖力大減,未及以前一成,不能變回人樣,恕小妖斗膽,能否藏在真人袖中,免得嚇到我的孩子。”

清陽微微點頭,將這小蛇裝入袖袍,依著指點,找到她家。

哪知,十年未見,原本院落房屋早已破敗不堪,荒草叢生,沒有一絲活氣,問了鄰居才知道,那蛇妖的丈夫,因妻子失踪,一直杳無音訊,思念成疾,精神恍惚,一日上山砍柴,從山上跌下摔得粉身碎骨,他們的兒子,小小年紀,失怙失母,託人介紹,最後去了監縣一商號去做學徒,只逢父母忌日回來燒幾刀紙錢。

清陽聞言,忽地想到自己身世,亦是無父無母,心裡生出一絲惆悵,那袖裡的蛇妖已淚流滿面,她告訴清陽,雖然體內只有少許妖力,但她要去縣城尋找兒子,暗中保護他,要看著他娶妻生子。

清陽見她心意已決,告誡道:“你如今道行淺薄,一切須謹慎行事。”

與蛇妖告別之後,想到他們全家因師姐一念之間,生生拆散,心裡不是滋味,蛇妖既使途中無礙,也要再修百年才可重塑人形,而那時母子倆怕是早就陰陽相隔了。

翌日,東方吐白,正在亭下盤坐的清陽,忽覺一股極不舒服的氣息從南邊飛來,估摸著約有三十里遠,那是一種頗難形容的氣息,壓得清陽心頭一緊,暗道不好,這股氣似人非妖,似魔非仙,修為遠在我之上,此番必對我不利,師父說,惹不起便躲,我眼下先避避風頭再說。

想到這裡,清陽往腿上拍了兩道符篆,屏氣飛奔,似離弦之箭,一柱香功夫,狂奔一百餘里,然而那股不快之氣,似附骨之蛆,緊隨其後。

清陽心惱,繼續御氣疾奔,午時便到了無相山,心想,這東西還能追到我三清觀不成?它若識相,還得罷了,如若不然,這三清觀外的萬雷陣,還不將它劈成灰燼。

姐弟失散九年,一見面萬雷齊鳴,姐姐居然被劈為灰燼

(source: toutiao)

 

這萬雷陣乃是順天之意而造,心有善念之人無礙,任何妖魔鬼怪一旦踏入觀外三里範圍,就會驚動天雷,到時萬雷齊鳴,插翅難逃。

清陽跳上觀頂,穩住心神,朝觀外的那股魔氣看去。

不由得大吃一驚,這人竟同樣是道士裝扮,並且還是個女道姑,手執寶刃,殺氣騰騰,頭頂烏煙瘴氣,雖相隔九載,清陽還是認出她來,並非別人,正是師姐紫瑛。

這紫瑛沒有瞧見清陽,竟是一刻不停,朝三清觀飛馳而來。

清陽連忙將聲音聚成一線,傳到紫瑛跟前,“師姐,你身後是否藏著個妖怪?”

紫瑛一怔,停步朝清陽瞧來,也千里傳音道:“原來是師弟,卻何故說笑?不管什麼妖怪在我十里之外,我便能感知到,我身後怎麼會有妖怪?我倒是察覺到一股不快之氣逃到了觀裡,此物將我封印的蛇妖放走,卻又懼我道行,東躲西藏,被我一路追趕,慌不擇路,竟作死往我們三清觀跑,師父曾經說道,有邪物一旦踏入這三清觀屬地,便遭萬雷之厄,為何沒有雷至?”

邊說邊慢步向道觀走來,哪知又走幾步,驟地虛空之中雷雲滾滾,降下無數條霹靂,齊齊朝紫瑛擊來,紫瑛見勢不好,甩身便逃,眾雷狂攆不止,幾息瞬間,紫瑛被萬雷擊中,慘叫一聲,僕地不動。

清陽看得頭暈目眩,幾個箭步抄至,紫瑛早氣絕身亡了,清陽手指所觸之處,如同泥灰撲撲簌簌,掉下灰燼來,清陽喃喃道:“師姐竟被這萬雷陣劈死了,師​​姐竟被萬雷陣劈死了。”心想,這萬雷陣既然能夠發動,說明老天已視師姐為邪魔了,沒想到師姐這十年斬妖除魔,自己不知不覺也變成了妖魔……

(故事完)

閃電的放電作用通常會產生電光。雷電起因一般被認為是雲層內的各種微粒因為碰撞摩擦而積累電荷,當電荷的量達到一定的水平,等效於雲層間或者雲層與大地之間的電壓達到或超過某個特定的值時,會因為局部電場強度達到或超過當時條件下空氣的電擊穿強度從而引起放電。

空氣中的電力經過放電作用急速地將空氣加熱、膨脹,因膨脹而被壓縮成電漿,再而產生了閃電的特殊構件雷(衝擊波的聲音)。目前對於放電具體過程的認識還不能透徹明白,一般被認為和長間隙擊穿的現象相類似。

 

看完後是不是覺得Sophia小編在Ifunny趣味新聞分享的瘋軼聞文章很好呢?想看更多好文,或是喜歡Ifunny趣味新聞的文章的話,可以按讚追蹤爆笑趣味新聞並分享這篇「姐弟失散九年,一見面萬雷齊鳴,姐姐當場被劈為灰燼!」出去給大家一起看看喔!

Reference:toutiao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