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

她是年輕有為美女學生,卻被「斯文敗類」的老師騙上了床,最終她離奇死亡,但他卻無罪釋放!

Emilie Morris悄悄的把錄音筆塞在了自己的運動胸衣裡,她把車開到了一個停車場,在那兒,她要和一個名叫Jim Wilder的高中體育老師見面。
Wilder是她的高中老師,但是這次見面,並不是為了敘舊,而是為了取證,
她要聽Wilder親口說出一些自己早已知曉的事實--- 當年他欺負了她。
嗯……她的計劃成功了,
幾週之後,憑藉這份錄音,美國密蘇里州聖路易斯縣的警察將Wilder逮捕,
同時Wilder被以六項罪名起訴,每一項最多都可以讓他蹲最多7年大牢。
可是,Wilder並沒有坐牢……
在遞交錄音的一年之後,Emilie離奇的死在了自己的公寓裡,Wilder卻被無罪釋放……
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Emilie的這個故事,要從她的高中時期開始說起……
高中時期的Emilie是一位優秀的學生,
她擅長畫畫,也是個體育健將,自行車,旱冰,跳水,蹦床,樣樣不在話下。
當時,Emilie就讀於Lindbergh高中,這是密蘇里州最大的公立學校。
時年29歲的Jim Wilder正是Lindbergh高中女隊的教練,
在他的建議和訓練下,Emilie開始練習越野賽跑,並且沒過多久就成為了一個出色的運動員,
對於Wilder,Emilie的內心充滿了尊敬和信任,
她覺得WIlder是真的全心全意的在培養運動員,為自己好,因此對他幾乎毫無保留。
等到1996年,Emilie進入高中三年級的時候,她已經和Wilder建立起密切的“導師關係”,
除了運動,Emilie學習,生活方面的事情也會跟Wilder進行交流。
當時,她留著一頭金發,皮膚光潔,還有一雙溫柔的藍眼睛,因此經常遇到追求者,
這些事一度讓”Emilie十分困擾,於是她選擇跟自己的導師訴說,而Wilder也會一一解答……
就這樣,不知不覺的,Emilie對Wilder產生了過度的依賴……
而Wilder,也在一步一步入侵她的生活……
而Wilder第一次越線,是在學校附近進行訓練時。
當時,Emilie發現自己忘記帶訓練服,於是她找到​​了Wilder,並且像往常一樣向他吐槽有一個男生要給她玩“小雞”遊戲。
“小雞”遊戲指的是一種男女之間的曖昧小遊戲,
男孩子把手放在女孩子的腿上,慢慢往上移,看能試探到什麼高度,喊“小雞”就必須停止。
沒想到,Wilder聽後說,“你願意跟我玩小雞遊戲嗎?”
然後他把手放在了Emilie的腿上,慢慢往上移,停在了她的大腿上。
這個舉動讓Emilie懵逼了,“小雞!”她連忙喊道,
但沒想到Wilder並沒有停止,反而繼續往上,一路摸到了她的跨部,直到一個路人走過才匆匆的放開。
兩個人的氣氛有些尷尬……
 
訓練結束之後,Wilder像往常一樣應她父母要求,送Emilie回家,
Emilie邀請Wilder到了自己家,家裡沒人,於是Wilder進了屋子,脫下了她的衣服,用嘴對她進行了欺負。
在那個瞬間,Emilie覺得非常慌張,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但是當Wilder問道是否該停下時,她立刻答到“停下”。
Wilder也沒有生氣,反而牽著她去了後院,一起在蹦床上玩了會兒……
在當時,只有16歲的Emilie對於這個教練的情愫是非常懵懂的,
他英俊,高大,為人謙和,雖然結了婚有了孩子,但依舊是很多女孩子心中的“男神”,
她信任他,尊敬他,但是更進一步?她不知道。
這些舉動是Wilder喜歡自己的意思嗎?她也不太清楚。
但是模模糊糊的,兩個人的關係就發生了改變,那個時候Emilie以為,自己戀愛了。
從那天起,兩個人開始偷偷摸摸的發展著關係,
他們有時會在學校,有時會在車裡,有時也會在野外……不過兩個人從來沒有插入式性交過。
對於這一切,16歲的Emilie只覺得刺激和有趣,
她覺得自己是有點喜歡這個老師的,所以特別聽Wilder的話,說讓她幹什麼就乾什麼,
兩個人的事情她從來都沒有跟別人說過,更不要說告訴父母,
所以那時的她並不知道,自己還沒有到密蘇里州法定的行為年齡,而Wilder的行為更是犯法。
但紙終究包不住火,在1996年3月,
有人在樹林裡看到了兩人曖昧,並且很快就在學校里傳開。
Emilie和Wilder都被叫進了校長辦公室,但是他們都發誓什麼都沒有發生。
最後,家長和老師們認為,這可能是某個嫉妒Emilie優異成績的人編造出來的謠言。
不過,校長不相信不代表學生不相信,幾乎整個高中的學生都認為兩個人真的“有一腿”。
不過在當時,幾乎沒人覺得這對Wilder來說有什麼問題,
因為他樣貌好看,年輕,在學校裡很火,大家都覺得“這就是他會做的事情”。
但是對於Emilie來說,言語上的攻擊就非常苛刻了,人們認為她不學好,勾引老師……
在一開始,年輕的Emilie並沒有太在意,
 
可等到她和Wilder的“愛情”隨著被發現破滅之後,Emilie慢慢恢復了清醒,
她意識到自己並不是真的愛著Wilder, Wilder也並不是真的有多麼喜歡自己,他只是利用著自己,
最重要的是,她意識到自己犯了多麼嚴重的錯誤……
但是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整個學校的人都在笑話她,嘲諷她,陰影跟著她,一遍遍提醒著她的過往。
她開始變得易怒,脾氣古怪,獨來獨往,
曾經,她是跳水好手,但是現在,她拒絕穿泳衣,
平日里,她還經常會莫名其妙的大哭,哭到停不下來,
對於這一切,母親Joan都看在眼裡,但是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Emilie也不願意告訴她。
等到了大學,這樣的事情還在愈演愈烈,
謠言還在到處傳播,但是“謠言主角”的人生卻大相徑庭……
Wilder在學校裡成為了“榮譽老師”,Emilie卻在大學裡經受著嚴重抑鬱症的折磨。
她經常會有自殺的念頭,並且暴食症愈發嚴重。
因為在高中時期,Wilder曾經說她長得太胖應該去做抽脂,
所以每一次想起Wilder,她都會開始大吃大喝,來對抗Wilder曾經說過的話。
等熬過了黑暗的大學四年,又在社會上闖蕩了幾年,直到2007年,Emilie的人生才稍微恢復了安穩。
她了結婚了,有了兩個孩子,生活過的還算平靜……
她以為,一切都會過去,都會恢復平靜。
所以,當2008年12月,Wilder被一個女學生起訴性騷擾時,她選擇保持了沉默。
因為她想維護好自己的婚姻,照顧好自己的孩子,不希望“打翻小船”。
不過,這次被起訴Wilder被判無罪,因為“沒有可靠的證據證明有行為發生”。
但是,生活並不是想平靜就能平靜下來的,
高中時期發生的事情依舊如噩夢一般侵蝕著Emilie的人生,
她的情緒還是時常不穩定,並且染上了酗酒的壞毛病,
在2012年,她的丈夫選擇與她離婚,並且還帶走了兩個孩子……
婚姻的破滅和孩子的離開讓Emilie心痛不已,
一直以來,Emilie試圖通過心理治療,草藥,醫藥等各種方法治療自己,但都沒有效果。
在醉酒中,她終於告訴了自己的父母高中時期發生過的事情,
“她憎惡自己,她憎惡自己做過的事情,她想殺了自己。”母親Joan回憶道。
或許,想要解決問題,就得直面問題,
Emilie開始反复思考要不要走出自己的舒適圈,講出自己的故事,
她想起了自己的女兒,如果自己的女兒被老師性騷擾自己是什麼感受?
她也想起了心理治療師的女兒,心理治療師曾告訴她,自己的女兒也正在Wilder的隊伍下訓練,有不少涉及腿部的動作……
 
如果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也發生在自己女兒的身上,發生在別人女兒的身上……?
於是,Emilie終於下定了決心……
在2013年,她33歲這一年的6月17日,Emilie走進了警察局……
在聽聞她青少年時期的遭遇之後,警察選擇相信她,但是事情發生太久,沒有DNA,也沒有物證,
因此,Emilie選擇了直接與Wilder溝通,錄音以獲得證據。
把錄音筆藏在胸衣內,和Wilder相約在停車場,
Emilie記錄下了Wilder對於往事的供認不諱……
“必須說,不是我主動找你的,是你自己在引誘我,雖然我很喜歡這個結局就是了。”
“在世界90%的國家,15歲就合法了。如果我是在西班牙,什麼都不會發生,但是在這裡,碰一下16歲的女孩,就得坐牢。”
“在當時,我們確實做了一些不符合法律的事情,但是你知道的,我不是壞人,我不壞。”
“我一直想讓你知道,我是在保護你,不是在傷害你。”
這段長達87分鐘的對話讓Emiliee噁心,對話一結束,她就把錄音筆交給了警方。
2013年8月,Wilder就被警方逮捕,他被以六項二級罪名起訴,
這個結果讓Emilie開心極了,
她終於邁出了人生的一大步,接下來只要等待Wilder接受審判就好了……
在漫長的等待過程中,Emilie一直非常有耐心,她在不斷的努力改變自己。
她找到了一份新工作,經常運動,花更多的時間陪伴孩子,
 
她的飲食越來越健康,狀態也越來越好……
但是,審判卻遲遲沒來,
Wilder先是被保釋出獄,然後聽證會一次又一次的推遲……
不過Emilie並不是很擔心,因為她堅信,審判很快就會到來,Wilder正在和檢察官談判認罪協議……
一轉眼,時間到了2014年11月2日,
此時距離Emilie在停車場獲得錄音已經過去了16個月。
審判依舊未置,而Emilie卻死了。
11月4日,Emilie的父親去她的公寓進行檢查,
發現她穿著自己的睡衣,面朝下倒在地上,垃圾桶正扣在她的腦袋上。
父親以為她睡著了,但撿起垃圾桶,卻發現Emilie的身體已經涼了……
在垃圾桶周圍有一些嘔吐物,Emilie的頭和臉上也有,周圍還散落著她的手機和一些零食。
據法醫說,Emilie死於垃圾桶內襯的塑料袋造成的窒息,但是死亡方式依舊存疑,
沒有人知道她是怎麼死的,
 
下半身緊緊裹著毯子,上半身卻埋在只有40厘米寬的垃圾桶裡窒息而死?
而且Emilie也沒有醉酒,她血液中的酒精濃度只有0.05%(酒駕是0.08%),
同時,Emilie的家人表示,Emilie有幽閉恐懼症,她是絕對不會把自己塞入垃圾桶裡的。
因此,他們認為,這肯定不是故意或者無意的自殺,很有可能是謀殺……
可是,在發現屍體的兩個月之後,警方沒有找到任何嫌疑人,於是他們關閉了調查。
同時,讓Emilie家人氣憤的是,檢察官撤銷了對Wilder的指控。
“ Emilie一死,案子就無法推動下去了。”聖路易斯縣的助理檢察官Sheila Whirley說道。
“基於我們現在獲得的證據,需要她的證詞才行。”
雖然法院獲得了Emilie的錄音還有她自白的錄像,但是他們認為這並不夠,“被告有對質權。”
在以往,並不是所有的案子沒有證人就辦不下去的。
2017年的聖地亞哥,一個男人綁架並強姦一位交換生,儘管受害人未出席,但最後陪審團認定他有罪,
2016年,同一地區的檢察官辦公室成功起訴一位在2003年強姦女性的男子,受害者死於2007年。
在沒有證人的情況下,檢察官會根據證據的質量和數量進行定奪,
但是在Emilie這,他們認為證據不足,又沒有證詞,案子辦不下去,就撤銷了……
更讓Emilie家人生氣的是,除了指控被撤銷之外,Wilder的法院記錄也被封存了,
也就是說,這個兩次被兩個不同女人以性騷擾起訴的男人,犯罪記錄上依舊一片空白,
他還擁有著教師執照,還在學校裡教書,拿著薪水……
幾年來,Emili家屬一再對學校、警方和法院討要說法,但效果不大……
在2015年,迫於壓力,Wilder選擇了自己辭職,拿了離職補償金,大搖大擺的離開了這裡……
只留下悲傷又無奈的Emilie家屬……
曾經,Emilie無數次幻想過審判的結局,她想要的其實很簡單,1.吊銷Wilder的教師執照2.  讓他註冊成為犯罪者,但是這兩個一個都沒有做到。在2013年8月Wilder被逮捕之後,
 
Emilie曾寫信給友人,“這種感覺很糟糕,但是同時我又覺得,我重新找到了我自己,我又獲得了尊嚴,自我還有愛的能力。”
 
“在一開始,我懷疑自己,害怕死亡,但是現在我意識到,我不僅是在釋放自己也是在解救其他的女孩,這是被祝福的,我知道我做了正確的事情。”
 
在當時,她確信的寫到,“他會被證明有罪的。”
Reference:careerengine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