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

把傳統儒釋道相互融合,要拿得起,放得下,想得開!

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對於和合心態的養成,儒釋道三家都是不可或缺的元素。三教分別滿足中國人精神生活中某方面的需要,幫助人們養成和合的心態。四川安嶽大般若洞三教合一窟儒家的精神趣旨,可以概括成三個字,那就是“拿得起”;用兩個字來概括,那就是“有為”;用一個字來概括,那就是“張”。儒家主張立德、立功、立言,主張乾事,主張積極有為。孔子、孟子為什麼周遊列國?還就是找事幹!他們憂國憂民,古道熱腸,心懷天下,都是呆不住的聖賢。

孔子是個呆不住的人,暇不暖席,褥子墊兒還沒有坐熱乎,他又走了。他積極地找事幹,“知其不可而為之”,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拿得起”。儒家好比是糧食店,是精神的加油站,激勵人前進。任何人都離不開糧食店,可謂須臾不可離。“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人沒有飯吃,活不成;沒有精神食糧,同樣也活不成。道家的精神趣旨是“想得開”。用兩個字來說,叫做“無為”;用一個字來說,叫做“弛”。道家的趣旨與儒家似乎相反,實際上互為補充。

學會緊張,是一門學問;學會放鬆,同樣也是一門學問:對於人來說,都是不可缺少的。人白天干事,這是“張”;而晚上睡覺,需要“弛”,否則會失眠的。人不能總是“張”,也不能總是“弛”:需要張弛有度,相互配合,各得其所。古人非常明白這個道理,主張把兩方面統一起來,踐行“文武之道”。《禮記·雜記下》寫道:“張而不弛,文武弗能也;弛而不張,文武弗為也。一張一弛,文武之道也。”我們在諸葛孔明身上,可以看到儒道互補成功的範例。

他的人生信念是“寧靜以致遠,淡泊以明志。”“寧靜”、“淡泊”體現出道家的趣旨,“致遠”、“明志”則體現儒家的趣旨。當你身陷逆境的時候,道家還會告訴你:不要陷入到精神痛苦之中不能自拔,要想得開,要看得遠,要明白“禍兮福之所伏,福兮禍之所倚”的道理,要掌握安時處順的生存技巧,因而具有勸慰的功能。道家好比是藥店,當人遇到了精神困惑的時候,光吃糧食是不行的,還需要吃藥。買藥就得上藥店。佛教精神趣旨是“放得下”。

用一個字來說,那就是“空”。“放得下”是禪宗講的一個故事。有一個富家子弟帶了一大筆錢,為了成佛,遍訪名師,終於遇到了一個高僧。這個高僧是一位禪師,他告訴那個小青年:“你不是想成佛嗎?我告訴你有一個地方,你到那裡就能成佛!”小青年迫不及待地問:“在哪兒?”禪師說:“你沒看那裡有一個粗木竿子嗎?你爬到那竿子頂上,你就成佛了。”小青年信以為真,把錢袋子放在地上,趕緊就往上爬。等他爬上竿子的頂端,回頭一看,那個老禪師把他的錢袋子背起來走遠了。

老禪師問那小青年:“成佛了嗎?”小青年一下子領悟到:把什麼都放得下(包括成佛的念頭),那就是成佛了!所以,“放得下”三個字,可以用來表示佛教的精神趣旨。用佛教的術語說,“放得下”就是看破紅塵,去除我執和法執,把精神追求的目標定位在彼岸的極樂世界。佛教並不是反對男婚女嫁,只是不認同世俗的愛情觀。按照佛教的說法,兩個人結為夫妻,乃是因緣所致。“因緣和合,幻相方生”,關情何事?放下惱人的情吧,不要再為情所苦了!

佛教是一個精品店,它要化解人生中的煩惱,達到精神上的解脫,主張在對永恆的極樂世界的嚮往中,使心靈得以淨化。拿得起,想得開,放得下,人的方方面面的精神需求,都可以在中國哲學中得到解決。假如有一位未婚的男青年,碰到一位自己心儀的姑娘。這時,儒家會鼓勵他:小伙子,趕緊往前衝,大膽地追求她。“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男青年認認真真地追求姑娘,有可能成功,於是乎引出一段纏纏綿綿的愛情故事;但也有可能失敗,沒有求到。

遇上後一種情形,男青年精神上肯定十分痛苦,“求之不得,吾寐思服”,“悠哉游哉,輾轉反側”,睡不著覺,欲罷不能。怎麼擺脫困境呢?這時,道家會這樣安慰他:小伙子,想開一些吧,失戀了就失戀了吧,沒什麼不得了的,天涯何處無芳草,從頭再來嗎!至於佛教,也許會這樣開示男青年:施主,看清楚了,美女果真美嗎?“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你幹嘛把那美女當真呢?按照佛教的說法,美女根本談不上美,美女的美,不過是假象而已。

對美女當作“白骨觀”。你看她長得“皓齒櫻唇”,那並不是諸法實相。青春是短暫的,也就是那麼幾年。再過幾百年,你去看那個美女,難道她還美嗎?不也就是白骨一堆嘛!在佛教看來,光“想得開”還不夠,還要“放得下”,也就是別把美女當真,別往心裡放。儒道兩家是中國固有的學問,主要是講人生哲學。儒家告訴人如何堂堂正正地度過一生,道家如何輕輕鬆鬆地度過一生,至於人死後怎樣,兩家都不怎麼在意。​

佛教是從印度引入的學問,主要是講人死哲學。佛教為人設計了“終極關懷”之所,標示出超越的精神取向,告訴人如何干乾淨淨地辭別塵世。人死哲學與人生哲學似乎相反,惟其如此,才構成互補關係:倘若悟不透死,焉能悟透生?綜合運用儒釋道三家學問,連生死大關都能勘破,還不算是心態和合嗎?儒道互補,講出“張弛和合學”;儒釋道互補,進一步講出“生死和合學”:三教共同培育和合心態的形成。張載在《西銘》中說:“存,吾順事;沒,吾寧也。”

這可以說是對和合心態的寫照。他所說的“事”,就是乾事,涵攝儒家“拿得起”的趣旨;他所說的“順”,是指化逆為順,涵攝道家“想得開”的趣旨;他所說的“寧”就是無所求、無愧疚,涵攝佛教“放得下”的趣旨。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