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每月薪水交老婆保管,弟弟結婚她給了我一張卡,查看餘額我淚流滿面!

我和弟弟是雙胞胎,母親因為生我們的時候難產去世,我們一生來就沒了媽媽,是外婆用米粉把我們養大。

小時候父親很少來看我們,每次看到別的孩子有父親,我和弟弟就找外婆要,這時候外婆總是抹著眼淚,哄我們說父親去賺錢給我們買糖了,直到6歲那年,我從舅媽的口中得知,原來父母感情特別好,父親把母親的離世,歸咎到我和弟弟身上,所以這麼多年很少來看我們。

7歲時候,父親終於來接我和弟弟,因為我們要上學了,外婆送我們到村口,囑咐我們要聽話,不要惹父親生氣。

一路上父親沒有和我們說一句話,我和弟弟悶著頭跟在後面走,父親走的飛快,根本不停下來等我們,偏偏我的鞋子壞了,只好拎著鞋子打赤腳。父親在村裡窯廠上班,每天早上把飯做好,他就去幹活,我和弟弟吃了去上學,學校離家有五裡路,別人家的孩子經常有父母接送,我和弟弟永遠是自己走,有一次我發燒實在走不動,弟弟就攙著我,在村口遇到父親,他只是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跟我說回去睡一覺就好了。

父親的冷酷無情讓我們懼怕,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和弟弟猶如孤兒的感覺,抱團取暖,兄弟感情特別好。上高中時候,父親跟我們說,他負擔不了兩個孩子上學,讓我和弟弟抓鬮,我和弟弟學習成績都好,我打心裡是想繼續讀書的,弟弟應該也是一樣,但父親把話說死了,我們只好照做。抓鬮要用到紙條,弟弟說他來去準備,幾分鐘後,弟弟拿來了兩個小紙條,他說為了公平起見,讓我先拿,我猶豫了半天,撿了個圓潤的紙條,打開一看,上面寫著“上學”,我長舒了一口氣。

一旁的弟弟見狀,他說那他就不用看了,說著把那隻鬮裝進了口袋。我深感這個機會得之不易,從此後更加用心學習,而弟弟去了外地打工,臨走時候弟弟笑著跟我說:“哥,你就放心讀書,學費交給老弟我了!”看著弟弟遠去的背影,我紅了眼眶,要知道他還是個孩子啊!回家後,沒有弟弟的房間空蕩蕩的,弟弟剛走,我就開始想念他。晚上我決定睡在弟弟的床上,這樣感覺他還在我身邊,剛躺上去,發現有硬東西頂著我頭,掀起床舖一看,下面有個小瓶子,裡面裝著那隻決定我們命運的鬮。

我抱著好奇的心理打開看了,只見上面也寫著“上學”兩個字,原來弟弟做了手腳,兩個紙條一模一樣,他故意讓我先拿,他是成心把上學機會讓給我,知道真相我充滿了自責,我這個哥哥太自私,耽誤了弟弟的前途。大學四年,弟弟按月給我寄來生活費,關於抓鬮的秘密,我一直埋在心裡,我想我這輩子有了出息一定要好好報答他。畢業後,我找了份穩定的工作,還娶了老婆,老婆和我是同事,雖然是城裡人,但是人很好,結婚時候我一無所有,但她還是願意跟著我。

好在岳父母賞識我,陪嫁了一套婚房。老婆對我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薪水交給她保管,我覺得這個要求不過分,也就答應了,我把我和弟弟的故事跟她說了,等弟弟結婚時候我們必須要備一份大禮,老婆當時沒有表態,只是嗯了一聲。弟弟這些年一直在外地打工,為了多賺點錢,幾年都不回來,前段時間他打電話說談了個女朋友,準備五一回來把婚事辦了,我聽了由衷的高興,弟弟這輩子太不容易了,因為文化不高,做的都是些苦力活,都三十多歲才娶上媳婦,他能安定下來是了卻我一樁大心願。

我開始盤算給弟弟多少錢合適,我結婚6年,每個月薪水有一萬多,我和老婆都節約,去除家庭開支,我的薪水應該有不少結餘。當我問老婆弟弟結婚多少錢的時候,她還是沒有給出明確數字,只說到時候你就知道了,老婆這人平時比較摳門,我心裡實在沒底,但又不敢把她惹毛了,畢竟家裡財政大權都在她手上。眼看弟弟婚期就要到了,他們提前回來準備婚禮瑣事,我趁著周日過去幫忙,臨走時候老婆叫住了我,遞給我一張卡,她說不用取錢,直接把卡給弟弟就行了,密碼是我和弟弟的生日。​

我追問老婆數額,她還是沒有說,我有點鬱悶,想先去查查餘額,如果錢太少,我就去問朋友借點,怎麼也要湊夠10萬給弟弟,可當顯示螢幕上跳出金額時,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整整30萬!我掏出電話給老婆打電話,我的手都在顫抖,我問老婆是不是給錯卡了,電話那頭,老婆淡淡的說:“沒給錯,你有今天都是弟弟給的,你的薪水理應有他一份,這錢讓他先拿著,以後遇到事隨時跟我們開口。”掛斷電話,我淚如雨下,我這一生最愛的兩個人都是這麼善良,處處為我考慮。

弟弟為了供我上學,主動放棄前途;老婆買根蔥都要討價還價的人,為我竟然一出手就是30萬,她知道我能有今天多虧了弟弟,她怕我良心不安。

我裝好卡,大步往家走去,弟,哥來給你道喜了!

Reference: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