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結婚60年分床30年!82歲老人「戀上小20歲女」堅決與老伴「離婚」:只活一天也值得

在愛情中,年紀越大的人,相對越會顯得理性,畢竟,經過了歲月洗禮的人,大多懂得生活的不易,明白愛情不只是幻想中的風花雪月,更是現實中的柴米油鹽。

步伐輕快、隨時都哼著歡脫的小曲,近一年來,衢州82歲的張建國,猶如墜入愛河的少年,變得容光煥發。

沒錯,他結識了一位相談甚歡的「靈魂伴侶」,他「戀愛」了!

然而,他並不是單身,他還有一位79歲的原配妻子。

在經過漫長的掙扎和思量後,張建國向妻子吳英提出離婚;一心撲在家庭的吳英自然是不同意的。
60年風雨同行的兩人該何去何從?

「第三者」是否是張建國鬧離婚的真正原因?
麗水俠姐調解工作室賈維俠對他們進行了調解。

結婚60年分床30年,「夕陽戀」讓他說出離婚

張建國夫婦的家,是衢州市區一套老舊的商品房,屋內的木製傢具擺放得井井有條,隔著客廳的兩個房間安放著夫妻兩人各自的床,結婚60年,他們已分床30年。

退休前,張建國和妻子就職於同一所大學,一個是教授,一個是行政人員,張建國負責賺錢養家,吳英負責照顧孩子生活和學習。

每天下班後,吳英的重心便是孩子、家務,而在家裡,張建國待的最多的就是書房。

60年如一日,住在同一幢房子,就職於同一個單位的兩人如同兩道平行線。

當然,繁瑣的生活,也會有引發夫妻間的矛盾,但他們的表達方式卻是:冷戰。

60年來,張建國夫婦鮮有吵架,最多的是冷戰。
吳英印象中,最久的一次冷戰兩人持續了三個月。

吳英以為丈夫張建國就是「沉默寡言、上進好學」的性格,久而久之,也習慣了。
但這只是吳英以為的「張建國」。
日復一日,風平浪靜的背後,思想的鴻溝早已在夫妻兩人之間拉開。

浸泡在書房的張建國變得滿腹經綸、談吐不凡,吳英培養了出色的兒女,但卻忽視了自我的成長,夫妻兩人之間的關係變得愈發淡漠。

張建國52歲時,倆人開始分床。
隨著女兒各自成家,張建國夫婦一天也講不到5句話,家中常常是一片寂靜。

去年,在當地老年大學教二胡的張建國認識了62歲的劉女士,兩人談古論今,相談甚歡。
妻子眼中一向寡言的張建國,像是變了個人似得。
吳英也察覺到了丈夫的變化,愛哼歌了、臉上的笑容多了,她也莫名地為他高興。

但吳英萬萬沒想到的是:今年年初,丈夫竟突然提出要離婚。

「都這把年紀了,我們離婚,讓孩子怎麼做人。」吳英首先想到是孩子。

吳英經過一番「調查」,認為張建國是因為「劉女士」而鬧離婚,並動員兒女和親戚一起相勸。

但張建國始終態度堅定。

步入鑽石婚的兩位老人,在本該安享晚年的年紀走到了人生的分叉口。

離婚後,哪怕只活一天也值了

為了不影響兒女,兩人在親戚的建議下,來到麗水俠姐工作室進行調解。

6月的一天,艷陽高照,賈維俠迎來了張建國夫婦。

張建國頭髮整齊,穿大頭皮鞋、背帶褲配白色T恤,而吳英則隨意扎著個小辮,穿著布鞋、黑色長褲、灰色短袖。

「一個講究、一個隨意」這是賈維俠從各自衣著得出的判斷。

「你們是怎麼結婚的?」和所有婚姻糾紛調解案例一樣,賈維俠試著幫助他們找回初心。

「那時,我家在『文革』中被打成右派,一落千丈,我22歲還沒討媳婦也比較急,家中介紹她,於是就稀裡糊塗結婚了。」
張建國低垂著眼睛,回答迅速、語氣平靜,彷彿這話在他心中已蘊藏了多年。

「60年來,我一直在進步,而她卻沒有,我和她也從未有過精神上的共鳴,在這段婚姻中,我感到很孤獨。」張建國繼續說。

「說得好聽,還不是因為在外面『有人了』!」吳英恨恨地說。

張建國抬眼看了一眼吳英,繼續平靜地說:我們確實互有好感,但發乎情、止乎禮,沒離婚之前,我絕不會和她做出越軌之事,而且我離婚也不是因為她,離婚的念頭已經在我腦海裡浮現過千萬次了。

「難道你就不考慮孩子?我們一把年紀鬧離婚,不給孩子們丟人嗎?」吳英質問到。

而張建國彷彿準備了所有問題的答案,他依然平靜地說:你一輩子圍著孩子轉,辛苦了。但是我現在想為自己活一次,離婚後,哪怕我只能活一天,我也覺得值了!

張建國這話,著實刺激到了吳英。

吳英鬆了口氣說,「60年來,你除了給家裡錢,你管過什麼事?說實話,我也覺得過得特別壓抑,現在我們之間更多的是親情,如果你覺得和我離婚你能幸福,我也同意。」這話,賈維俠能夠感受到吳英的真誠。

重歸於好已無可能,只能將傷害降到最低

離婚已成定局,現如今,吳英最大的心結還是孩子。
吳英告訴賈維俠,兩個孩子都在當地政府部門工作,不想因為離婚這事影響孩子。

「每個人都應有自己的生活,孩子是獨立的各體,他們如今都有自己的家庭了,離婚這事應該徵求他們的意見,但如果離婚能讓你們兩個覺得輕鬆,相信他們也會理解的。」賈維俠寬慰到。

在了解到,張建國夫婦還未曾與兒女正式商量過離婚事宜後,賈維俠又分別給張建國夫婦的兒子、女兒致電,說明了兩位老人的想法。

「這個事他們鬧很久了,沒想到我母親是怕影響我。其實我是尊重他們的,只要他們覺得分開能讓彼此開心就行,完全不會影響我,讓我母親放寬心吧!」老人兒子說。

「印象中,父親和母親從不吵架,最多是冷戰幾天,沒想到他們這麼不開心。我尊重他們的決定,只要他們開心就好。」老人女兒說。

兒女們的話,讓吳英一顆懸著的心徹底放下。
賈維俠接著囑咐道:你們回去也再慎重思考一下,是不是真的沒感情了,非要離婚不可。

向賈維俠致謝後,兩位老人自顧自地走了。
近日,賈維俠致電吳英得知,兩位老人已辦理離婚手續,目前,張建國還沒和劉女士發展成為戀人關係。

在婚姻糾紛中,我想做好「擺渡人」的角色

「婚姻糾紛調解的目的是什麼?」賈維俠時常思考著這個問題。
12年的調解生涯,賈維俠調解了上千起婚姻家庭糾紛,洞見了人性的善與惡。

有的人,自己有了外遇還要偷偷轉移財產,企圖讓另一半凈身出戶;有的男人,對妻子生的每一個孩子都要進行親子鑒定,長期分居兩地,信任根本無從談起;當然,更多的是夫妻情感真摯,但因溝通不到位,而矛盾激化的。

「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
這是賈維俠婚姻調解的初心,但她卻從不強行撮合。

「我的職責就是判斷兩人是否還有感情,如果沒了感情,我能做的就是解開心結,把傷害降到最低」賈維俠說「我希望能成為他們的『擺渡人』。」
 

Reference: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