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奇

冰凍的女人死而復生!證明身體死後大腦會繼續活着!

在1999年五月,二十九歲的放射科醫生 Anna Bågenholm以及其他兩位年輕醫生出發前往挪威的基阿連山脈( Kjolen Mountains)滑雪。所有有經驗的滑雪者會避開人多的地方享受新鮮的白雪,但是 Bågenholm女士跌倒,並且滑落斜坡,頭先着地,撞上結冰的河流。


Anna Bågenholm

(source: sciencealer)

 

她的朋友迅速地抓住她的雪撬,試圖把她拉起來,但是冰太厚,而她被卡在石頭間。他們聯絡救援人員,但是於此同時, Bågenholm正頭下腳上的卡在那裡,身上穿着厚重的衣物裝備,被冰冷的河水拉扯,可以說是最糟糕的狀況。
 

(source: sciencealer)

 

幸好,她找到一處可以吸到空氣的縫隙,並且努力維持意識,等待救援,但是四十分鐘後,她停止了活動。當救援隊到達,她已經在冰下待超過八十分鐘了,並且冰冷僵硬。

當她被送到醫院的手術室時,從她落冰開始已經過了兩個小時半,而她的體溫來到前所未有的攝氏13.7度(華氏56.7度)。

在十年後, CNN被告知:“在直升機上,醫生將心電圖( ECG,electrocardiogram)和她連接,顯示結果是一條完全水平的線,就像用尺畫出來的一樣。完全沒有生命跡象。”

Gilbert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他說:“我們不會宣告她死亡,直到她的身體溫暖但是死亡。”

Gilbert希望 Bågenholm女士的大腦可以因為低溫而自動減緩活動,在她死去前自我保護,防止有傷害產生。

(source: sciencealer)
 

 

身體喜愛的溫度是攝氏37.5度(華氏99.5度),我們的大腦只能在缺氧狀態下支撐大約20分鐘,在不可逆的傷害發生前。但是當我們冷卻,我們身體的代謝也會慢下來,維持我們的生命,也就是說大腦可以再更缺氧的情況下撐過去。

他的團隊將 Bågenholm女士與人工心肺機( heart-lung machine)連結,他們將她的血液抽出並加溫,在血液重回她的身體循環前。最終,經過幾小時後,她的體溫開始上升。心臟監測儀( heart monitor)有幾次反應,但是之後還是顯示水平。整個團隊等待着。在隔天下午四點左右,經過 Bågenholm掉下河中幾乎一天後,她的心跳又開始跳動了,開始自己泵送血液。最終身體其他的部分也開始痊癒。經過十二天後,她張開了她的眼睛,但是她花了超過一年才能再開始走路、移動,因為神經的損害。
 

她現在已完全康復,並且在拯救她性命的醫院工作。她的案例不只記錄在紀錄簿中,也記錄在《刺胳針》( The Lancet,為世界上最悠久及最受重視的同行評審性質之醫學期刊之一)的一篇研究中。這也改變了醫生對低溫死亡的判定方法。
 

(source: sciencealer)
 

 

《刺胳針》的研究總結:“一個嚴重意外低溫死亡的受害者,經歷九小時的人工心肺復蘇以及穩定,可達成良好的生理以及心理復原。像這樣的例子的復原潛力必須要被銘記於心。”

在1999年以前,沒有低溫死亡的患者在北挪威大學醫院( University Hospital of North Norway)存活。但是在1999年到2013年間,有在二十四位病人中有九位從低溫心臟驟停中存活,這被記錄在一份2014年由 Gilbert主導的研究中。

匹茲堡大學醫學中心(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Medical Centre hospital)的醫生現在將低溫死亡列入危重病人中,讓這類病人能有更好的機會止血並被救活。
 

(source: sciencealer)

 

生理學家 Kevin Fong在2014年告訴 NPR( National Public Radio,全公共廣播電台):“我們一開始有想過沒希望了,但是這只是過程。”

與 Bågenholm女士一同滑雪的醫生 TorvindNæsheim告訴 CNN:“緊急治療最重要三件事是永不放棄、永不放棄、永不放棄。因為永遠有希望。”

Reference:sciencealer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