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結婚時爸媽陪送了我房子,公公婆婆都住進我家被我趕了出去

我和張少輝結婚的時候他孤身一人在城裡。我看上的是他努力,雖然沒財產,沒房子,長得也很普通,但是我覺得男人應該選績優股。

我和張少輝在一個公司上班,他的努力和勤奮得到了所有人的認可,老總挺喜歡他,上班三年提了兩回職,每個月比我多掙一千塊錢。

我覺得張少輝是有未來的,所以當他對我說他愛我,但是不敢說讓我嫁給他的時候,我笑着說:那你嫁給我吧。

我家庭條件不錯,我爸早些年做生意,買下了兩套房子和一套門臉。後來不願意應酬顛簸了,就在家炒炒股。我媽是事業單位工作人員,早些年內退了,但退休工資並不少。爸媽只有我一個女兒,一直給我灌輸的概念是:找個對你好的男人就行。

張少輝對我不錯,每天給我買早飯,颳風下雨的也特別體貼。他沒車,也不可能接我上下班,因為住的掉角,但每天都會在地鐵站接我。

我爸媽對張少輝也算滿意,他們不願意我找個有錢的傲氣的男人。

我結婚的時候,張少輝家給了三萬塊錢,他家在縣城,他爸一個人上班,攢不了什麼錢。三萬塊錢就說給我買件衣服什麼的。

 

我們結婚住的是我爸以前買的房子,一百四十多平米。我爸買這套房子的時候,這個位置還是冷清,房價低,蓋得都是大戶型。買了以後因為太大也不好出租,就一直閒著,慢慢這邊繁華起來了,房價翻了三倍了。我也和張少輝戀愛了,我爸說,他家肯定沒房,這套房子就陪嫁給你吧。

張少輝自己攢了八萬塊錢,加上他媽給的三萬,買了輛汽車。房子的裝修,家電,我們兩個結婚的衣服,甚至照相的錢都是我家出的。

剛結婚的那一年,我和張少輝還算挺幸福的,每天一起上班,下班一起回家做飯,高高興興的。

後來我懷孕了,張少輝對我也還好,直到張少輝他爸得了病來城裡看病,我的好日子結束了。

張少輝他爸病了,張少輝說縣裡醫療條件不好,讓到城裡查查。

既然來了,我就跑前跑後的聯繫醫院,張少輝工作比我忙,我們雖然還是一個公司,但他已經調到西城區辦事處當經理了,我還是做以前的文員,所以他爸住院檢查的事都是我跑。那時我都懷孕五個多月了。

他爸也沒什麼大事,就是老年病,在醫院住了半個月就沒事了。

可是張少輝就沒讓他爸媽走,他跟我說,咱們房子這麼大,就讓老人跟咱們一起住吧,互相照應,你還有幾個月就生了,到時候老人也能幫着看孩子。

我其實心裏是不願意的,誰想跟公公婆婆一起住啊,就是跟我爸媽一起住我也不願意啊,老人在規矩多,總有人管,就不隨便了。

但我是做不出轟老人的事來的,於是公公婆婆就住了下來。

我們把帶衞生間的那個臥室給了公公婆婆住,我這個人大大咧咧,想着他們在,難免每天去轉市場,乾脆就讓他們買菜。於是我每個月給他們兩千塊錢,但很奇怪的是,他們買了菜都記上帳,然後還跟我要錢。我說不是給了你們菜錢了嗎?他們說那是零花錢。

我很舒服,為什麼他們住在我們這裏,我們還要給他們錢。公公是有退休工資的,這裏也用不着化什麼錢啊。

我跟張少輝說,他說就給他們吧,你就當請保姆了,兩千可不夠吧。

我沒好意思說,保姆干多少活兒啊,保姆我可以提要求啊。但是想想還是算了。

我生下孩子後,公公婆婆倒是很喜歡,可是我卻過的不舒服。因為公公婆婆做的事情就是帶孩子,洗衣服做飯的事都是我的。歇產假在家的時候,我餵了奶,婆婆就把兒子抱走,對我說:我看着孩子,你收拾吧。

我真不知道誰是保姆。

我每天做一大家子的飯,洗一大家子的衣服,收拾一百多平米的大房子。婆婆的習慣是:什麼都不扔,什麼破爛都往家裡撿。她擺列的亂七八糟的東西我賣廢品她都不高興。

我每天和孩子相處的時間都不多。其實我更喜歡自己帶孩子,畢竟老人和年輕人的觀念不同。我是希望讓孩子什麼都多接觸,多學習,但公公婆婆不讓,說浪費錢。每天他們兩個哄孩子,孩子兩歲多就會念麻將牌了,還會說粗口了。

因為我總讓孩子學東西,懂禮貌,而爺爺奶奶什麼都由着他,孩子自然喜歡爺爺奶奶,所以無論我怎麼對孩子,孩子都跟我不親。這一點我很寒心。

婆婆是個厲害角色,特別會示弱,特別會兩面三刀,特別會演戲。在張少輝面前,在兒子面前,她總是裝的很無辜很柔弱。

 

但我不會,我不高興了會跟張少輝發牢騷甚至吵架,漸漸的,張少輝開始對我方案了。

婆婆還是不停的在中間挑唆,她和公公最喜歡的事就是張少輝跟我耍威風,他們希望自己的兒子是一家之主,希望是個爺們。

張少輝終於在他父母的鼓動下,在一次和我吵架後動手打了我。

我這個人什麼都能忍,但是決不允許別人對我動手,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我跟張少輝提出離婚。

張少輝怕了,他求我,跪下來求我。這一幕讓他爸媽看見了,他爸打了他一巴掌,說男兒膝下有黃金,給媳婦跪,你瘋了吧。

張少輝一氣之下走了,我每天給他爸媽一起住,心裏又恨又煩,後來我從幼兒園接了孩子回我爸媽那裡住了。

但是孩子沒跟慣我父母,吵著要回爺爺奶奶家。

孩子一直說我們住的那兒是爺爺奶奶家,每次我爸媽過去看他,他都是看外人的表情,我知道,這都是爺爺奶奶教的。

公公婆婆看我帶着兒子走了,他們也心疼,畢竟是他們帶大的孩子。

他們跟我說好的,勸我回家,而且讓張少輝去我家道歉。

我原本打算回去了,但是我偶爾聽到了同事的對話,我覺得張少輝是有問題的。

我悄悄的跟了張少輝幾天,我發現他原來和他們辦事處的小會計好了,他憤然離家的那幾天,就是跟那個女人一起住的。

我這次急了,我堅決離婚。

但是公公婆婆賴著不肯走。說他們住的是兒子的房子。

張少輝知道,他和我離婚不可能要房子,因為房子是我爸的名字。

他堅決不離,我就起訴,我有他出軌的證據,我堅決的要孩子。

張少輝同意離婚了,但是他也堅決要孩子,他們甚至教孩子說我是壞媽媽。

我是鐵了心了要離婚,不要孩子也離。我相信孩子是我生的,他總會有知好歹的一天。

 

張少輝一家搬走了,公公婆婆哭天搶地。但我還是找了很多人看着他們搬家,我買的東西一樣都不能讓他們拿着。

張少輝第二年把孩子給我送了回來,他說孩子該上學了,離我家進的學校比較好,讓我帶着孩子。

我知道他是沒條件帶孩子了。

張少輝雖然當着經理,比我多掙兩千塊錢,但是他租的那套六十平米的房子租金就兩千多。公公從來沒自己動過自己的工資,以前我給兩千零花,菜錢還是我出。孩子喝得奶,玩的玩具其實都是我爸媽貼的我的錢買的好的,孩子幼兒園一個月就要三千多。公公婆婆把私藏的積蓄和公公的工資都貼進去也不夠。

我還聽說張少輝那個小情人懷孕了向他逼婚,但是他堅決不肯娶,因為他知道他養不起。小情人急了把他做花帳的事告訴了總公司,張少輝面臨着炒魷魚的危險,自然沒有能力帶孩子了。

我的孩子我當然要,但我跟他們說,只能兩個月讓他們見一次,因為我有自己教育孩子的方式,如果總和他們見面會影響我教育孩子。

張少輝答應了,他現在沒有條件不答應,他現在經常給我發信息,他希望能和我挽回。我鄭重的告訴他:如果再給我發信息我就換號讓他聯繫不上我,見不到孩子。

遇到這樣忘恩負義的老公和婆家真的是離得好啊!!不是所有女人都給男人回頭的機會!結局真是大快人心啊!!喜歡這篇文章的話,就點個讚分享出去吧!
Reference:toutiao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