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愛上大我二十歲的男人,我受到別人的冷眼對待,沒想到在七夕當天,他竟然與別的女人結婚!

他徒手抵擋世界的荒涼,我丟失原本的顏色,被寵成罪人。

只不過歡笑還是抵不過言論,二十年漫無目的地行走,在抵達目的地後迷失方向,丟失自己。

肖北最不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和我出門逛街,不是因為不耐煩,只是每次都會有不怕死的大叔大媽七嘴八舌,

「這個男的一定很有錢吧」

「嘖嘖嘖,老牛吃嫩草」

「以後男的死得肯定比小姑娘早啊」

看著他皺著眉頭憋著一股氣的樣子,我忍住不笑,悄悄得捂住他的耳朵,親在他臉上。

肖北是我的男朋友,比我大了二十歲,雖然他一直都不想承認這巨大的年齡差,但是我並不覺得這有什麼影響。我還經常調侃:

「你要多多規劃一下我們的未來,不然你死了,我真有可能不會守寡哦」。

 

他也不回答,直接把我扛起來扔到床上,威脅我必須守寡。

「我偏不」

「守不守」

「不」

「恩...」

他親我的時候永遠是那種不容拒絕的強硬,一直到快窒息才肯放嘴。

他強硬得要我記下和他在一起的所有畫面。

因為他說,他已經荒廢了沒有我的二十年,接下來的日子要二十倍的加滿。

我會衝進他的懷裡,說二十遍『我愛你』來彌補這空缺的二十年。

可是我真的不希望他會這麼在意這二十歲的差距。用二十年的空白來等待他,我覺得是一件很可愛的事情。


 

我在這段空白里,一直為他守著這塊凈土,他也是。

我和他是在一個線上社群的活動中認識,是一個關於張愛玲讀書會的社群,我加這個社群的第一天,群主就開了活動。

規則就是,群主指定一人開始,發出半句最喜歡的張愛玲的話,接上的第一位便可以組隊7天CP。

從第一位開始發出的半句「雨聲潺潺,像住在溪邊」開始,我一直都沒有接茬。

直到我看到「悲觀者稱半杯水為半空」時,我飛速的接下「樂觀者稱半杯水為半滿」
 

不小心,我和他得到了七天CP的機會,對話框裡除了『你好』沒有第二句話,我也沒在意,輕輕的退出後台,開始刷劇。

直到我第二天,再次打開手機的時候,我看到了二百多條信息,嚇得我趕緊點開。

我看到了他把他從出生到昨天的所有經歷都一一和我說了一遍,我驚訝得不知怎麼辦。

我覺得這突如其來的相遇有些過度,但也被這個不知名的大男孩輕輕得打動了,我覺得他應該是一位不壞實誠還認真的孩子。


 

在線上聊了七天之後,我們之間的好感度飛速上升,也許是因為他的閱歷,也許是因為他的耐心,我們幾乎可以從起床聊到睡著。

所以,順其自然得約了見面。

「我再提醒你一下哦,我今年四十」。

見面前他一直給我發這一句話,反覆強調。我也反覆的回覆:

「我知道,我不介意,真的」。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當我看到眼前這位略顯滄桑老態的男人,還是有一些吃驚。

 

「我說了吧,我已經四十了」。

我連忙收起冒犯的吃驚,假裝不經意的開始點菜。

那天開始,我們在一起了。

 

我們在一起了,可是我們沒有公開。

他不願意,他說怕我抵擋不住猛獸一樣的流言。

我們的交流基本是在線上,但是每當周末,他都會從城南開一個小時的車到城北。

帶我去看夜景,帶我去吃網紅小吃,帶我去看網上的爆片。

每次坐在副駕駛把我送回家的路,都是最不願意看到的風景。

有一次,為了逃避和他的分開,我假裝睡著,他就靜靜得一直看著我,看我演不下去了,「我看你還能憋多久」

我投降,怏怏得道別下車,他也不直接走,一直到看見我房間的燈亮了,他才離開。

在外人眼裡,我有一個好叔叔,在我看來,我有了一輩子的幸福。

所以我一直不理解他為什麼不願意公開這段愛情,不理解他說的猛獸般的流言。

直到那次他開車送我到我的學校,我習慣得拉著他的手走在去寢室的路上

「林當歸,和他爸爸關係好好哦」

「好羨慕,他爸爸還蠻時尚的感覺」

我的耳朵還沒被這些話填滿,我感到手上一陣掙脫,我試圖緊緊抓住快要滑落的手,卻不及抓到一陣落空,隨即心中也一陣落空。

我看向他,他躲避著我的眼睛,拉著行李走在我前面。

一直到離開,他都沒說一句話,他說以後再也不會來我學校了,他不想給我太大的壓力,我問什麼壓力,他說不必要的輿論壓力。

我搖搖頭,我根本就不在乎。

我不在乎,他很在乎。

或者說他在乎別人對他的看法和評價。我理解他,所以我一直聽話得沒有公開。

雖然我一直不厭其煩的拒絕所有不知情的追求者;雖然我一直在壓抑想要在朋友圈分享幸福的時刻;雖然我一直抱著他說二十遍我愛你。

我們的愛情一直是見不得人的,像塊醜陋的寶石,沒有人為它買單,只有唾棄。

可它還是一塊寶石,不是麼?我還是這麼愛他不是麼?

五月的周末,我和往常一樣站在陽台等待他的出現,卻遲遲沒有。

我按捺不住躁動的心,打他電話,一直拒接,我又生氣又擔心,我瘋了一樣衝出家門打車到他的住所。

我在他家門口足足等到半夜,他看見蜷縮在門腳的我,抱起我放在懷裡。

說著傻瓜才會信的情話,說著沒有誠意的抱歉,我問他:

「你去幹嘛了,為什麼不來找我,為什麼不接電話,為什麼回來這麼晚」

他笑著說,你的問題太多了,我答不上來,但是我必須要把你送回家哦。
 

還是看著一路不願意看的回家景色,那一路我們都沒有說話,我不想說,他也沒打算說。

下車的時候,他摸摸我的頭告訴我:

「我是一個你不值得愛的人」

我還在氣頭上,一下打開他的手,走進屋沒有回頭。

但其實,我很想回頭,我想看他愛我的樣子,卻不想,他已經走遠不再回頭。

我進屋跑到房間,打開窗,我發現,他沒有等我,已經開車走了。

 

收到他的喜帖是在我賭氣不理他的第二十一天,我很認真的記下生氣的日子,我想要在和他和好之後一筆一筆算上,不過現在,怕是算不清了。

我在線上求他,我把所有的聊天記錄都打包發給他,我要他親眼看看我們的過去我們的愛情歷程,他說這不過只是一堆數據,一下就刪了。

我跑到他面前求他,我撕心裂肺的扯著自己的頭髮,他說這樣真的不漂亮。

我打算跑到他的未婚妻面前求她,我希望她可以放過我可憐的愛情,他拉著我強硬得吻著我,他說希望我可以成全他們。

我哭得不像樣子,可我想到他說我這樣不漂亮,我抹掉所有眼淚,我笑著說:

「我聽話,我理你,你回來好嗎」

「你還只是個孩子,遇見你是我的幸運,你的錯誤,對不起」

「我愛上了這個錯誤,怎麼辦,我不要命的愛上了」

「對不起,我不能愛你」

不能愛我,多麼可笑的理由,我卻無力反駁。

我在沒有他的二十年里漫無目的地行走,好不容易找到了方向,卻迷失了自己。

今天是七夕,他們的婚禮。

我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幸福,

反正我不會了。

看完後是不是覺得katy小編在有錢人這麼想分享的女人故事文章很好呢?想看更多好文,或是喜歡有錢人這麼想的文章的話,可以按讚追蹤女人婚姻事並分享這篇出去給大家一起看看喔!

Reference:kknews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