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

可怕!美國女死刑犯執行死亡幕後!沒想到用這種東西放進她那裡!沒見這麼無恥的人!

犯人是個很年輕的女孩,長的有些南美人的樣子,名子叫安妮,販毒罪名,哎……好好的日子不過,為什麼要尋死呢,今天就是安妮的行刑日!

大家好,本人叫馬克,美國一座監獄的醫療人員,具體地址不便透露,因為這是機密,我說是醫生,其實也負責某些額外工作……哦,旁邊的椅子和藥袋已經準備好了

犯人已經帶出來,是個很年輕的女孩,長的有些南美人的樣子,據說是叫安妮,販毒罪名,哎……好好的日子不過,為什麼要尋死呢,我插著手冷冷看著她,今天就是她的行刑日

安妮看到了行刑的椅子,貌似知道了什麼,嘴裡卻還是罵罵咧咧的,到了現在她還是不老實嗎,後面的女獄警抓著她讓她不要亂動.男主:好了,把她弄上去吧!
安妮:什麼……你們要把誰弄上去不會是要弄你老娘吧!
男主:你最好老實點,這樣大家都方便,合作的話很快就好了,你不會受太多痛苦的……

安妮不再說話了,似乎也變得老實了。
她終於肯合作了,這樣之後的事情就比較容易了,獄警把她後面的手銬解開,因為這樣銬著無法躺上去,所以要換個姿勢

脫了手銬,安妮突然間的掙紮起來,原來她是要等機會反抗,幸好獄警和我的力氣夠大,能夠把她制住,這小野貨力氣還不小啊

獄警:你給我老實點,死到臨頭還他媽不老實啊

我們兩人又是抓手又是掐腰的,費了很大功夫才把她搞定,可能她也累了,最後也消停下來了。其實這也是正常反應,誰不怕死呢,在處決前都要鬧一下的,我也看得多了

安妮:好了,不就是個死嗎,老娘我自己上去好了!

看到對方終於妥協了,我總算鬆了口氣,馬上示意獄警和我一起把安妮的身體固定好,至少在她反悔之前,否則這樣我們又要廢掉很多力氣來弄她了
安妮:藥物注射是不是和吸毒一樣,讓人爽的嗨嗨的在死掉啊,那樣也許我會挺爽的吧,哦耶,居然有點小興奮啊!
安妮:我已經同意合作了,為什麼還要把我綁起來
男主:這是規矩

安妮:為什麼要把我綁起來,是不是怕我掙紮,我可不怕死
男主:等會兒藥物注射以後,你的肌肉會產生強烈的抽搐和痙攣,所以必須要綁好
安妮:那麼就把我綁緊點,我可不想骨斷筋裂
男主:你放心,包你滿意

安妮的手在把手上面摩擦著,可能她還是很緊張,呵呵……這個小壞蛋,嘴皮硬心裡還是害怕啊
安妮:你是說我的身體會不受控制的亂抽嗎
男主:是的,到時候你的大腦已經無法控制肌肉運動了,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把你的身體紮牢,這樣你就不會扭斷自己的經脈,那樣死相太難看了

行刑椅上的拘束帶有好幾段,所以需要一根根的綁好,這樣可以保證她的身體徹底固定

即使身體反彈在厲害也不會脫離椅子,確保了處決的順利完成

安妮:不要不要,我不想死……不要死啊
獄警:老實點,馬上就結束了

安妮:不要,不要死,請讓我和法官再求求情……
男主:不可能的,事情很快就好了

看著這個女孩之前還是那麼的倔強,現在卻開始求饒起來,我心裡不由產生了一份征服的快感,是啊……在這裡,我才是王,她只是一具快要做出標本的肉體而已,我摸了下她的腳心,邪惡的想著很快這個鮮活的女孩就要變成任人處理的屍體了

為了測試身體數據,現在要給她戴上血壓測量儀,體驗過的同學應該知道這是什麼

可能知道自己要死了,所以安妮反而顯得異常冷靜,她已經不在反抗了,眼睛看著一邊也不知道在想什麼,我記得她只有二十二歲吧,她的人生就到今天結束了,不過想到研究室裡能多一具少女的標本倒也不錯啊
安妮:醫生,嗚嗚……我還能在見見我的媽媽嗎!

男主:恐怕沒有機會了,我們還是抓緊時間吧
男主:現在已經打開開關了,藥物會進入你的身體,當然不會很快發作,如果可以的話你能把你之後身體的感覺告訴我,為了我們的研究記錄,你應該已經簽署了遺體捐獻書了吧

我把氰化物毒針注入了安妮的管子裡面,這才是真正致命的東西,上面的點滴袋只是鎮靜劑和止痛藥。安妮看到了我的動作,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她還是害怕的打起了哆嗦

安妮:哎呀……好難受啊……不是說不疼嗎……血管好像燒起來一樣……啊啊!
男主:這個確實不好受,不過時間不會太長的,這也是為了保留你完整的屍體用來研究

安妮的肌肉突然繃緊,腳板打的筆直,身體開始劇烈的惆悵起來,藥物正在流入她的動脈,進入心臟在進入全身的血管。

安妮的身體顫抖的更加劇烈,彷彿是被電流經過全身一樣。她的神智明顯已經模糊了,嘴巴里只能發生呃啊呃啊的呻吟喘息聲,她的內部正在被徹底破壞。
可惜事情沒有安妮想的那麼容易,又是一陣劇烈的痙攣讓她的背部劇烈拱起,要不是拘束帶說不定她的真的會拉斷脊椎或者身體肌肉。
啊……安妮的身體突然猛的抽筋了一下,使的整個身體高高彈起,要不是拘束帶,她已經滾下了行刑椅。混合的藥物正在不斷注入她的血管,揉虐著她那顆嬌弱的心臟

安妮的渾身肌肉亂晃著,就好像是在上電刑一樣,腰臀部啪嗒嗒的拍擊著椅子,讓椅子左右搖晃著。想不到藥物對人體的作用如此之大,還是說這個女孩本身的肌肉反應就很敏感
安妮的身體突然的安靜了下來,我也沒有聽清她最後在嘟囔什麼東西,反正那個已經不重要了,我想她的大腦應該已經停止作用了吧

安妮的身體徹底癱軟了下來,就好像一攤死肉一樣,當然她現在確實是塊死肉了,藥物應該已經流進了全身的血管了吧

根據遺體捐獻法第三章第56條,現在你的肉體就歸我……哦,不是,是歸我們監獄所有了。

我把帆布慢慢拉起,露出她筋腱的雙腿,看得出這是雙很完美的腿型。所謂的人體研究也只是一個稱呼,放到這裡的屍體會全權有我處理,不管是解剖還是火化或者用作其他用處。

Reference: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