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馬英九總統8年來不敢說的秘密!台灣其實慘到靠北...每一段都讓所有台灣人哭慘

馬英九總統任期最後兩日,在臉書分享影片做出總結,並以幽默自嘲的口吻論功過,有人樂的分享,但也有人搖頭嘆息。知名導演羅景壬19日清晨也在臉書寫下8年來的總結,「我不願批評品味,但八年光陰如此膚淺輕薄帶過,我實在不能苟同。」並以18支廣告來告訴馬總統,事實上,這幾年台灣真的很慘。

原文如下:

終於來到八年的最後一日。

關於你終於要離開了,我確實和許多朋友相同,我們都感到歡欣。然而我並不願意僅僅沉浸在這種歡欣裡:你離開會使我們感到歡欣,前提即是你曾對這國家帶來多少傷害,每每想起這些傷害之大、影響力之持續久遠,我就沒有理由歡欣。

你昨日貼出影片,權作你的八年反省總結,我不願批評品味,但八年光陰如此膚淺輕薄帶過,我實在不能苟同。

廣告即膚淺輕薄的影片,是,我專門拍廣告。在你終要離開的最後一天,我願意認真回顧這八年,只為了向你示範:或許我們能力相仿,只懂創作膚淺輕薄的廣告影片,但至少我知道如何回首這八年,什麼才是真正的反省與總結。

八年來,我所拍攝/採樣的以下這些影片,並非片片精采,甚至獻醜,但它們確實以它們獨有的商業廣告之輕薄膚淺,為我們記憶了台灣的八年輪廓。

2008年最後一天,我曾為通路商拍攝以下廣告,你可以看見那時的蕭條,和創下經典失敗的消費券。

2009年,台灣與中國的關係迅速升溫。對應全面炒作“團圓”的氛圍,我們只能透過短小的廣告幽默感,勉強維持台日關係。

這一年,日子更艱難了。母親們總是對遊子們說你很忙就是好事,這種時機,有事可忙就是好事,你不要再寄錢回來了,媽媽錢夠用。這類對話開始在廣告廣泛出現,事實上也充斥在現實生活中,南北親子電話熱線裡。

省錢逐漸變成國民運動:它絕不能純粹被視作廣告創意,如果不窮,就沒有這種創意立足之地。

2010年,財富之不可得、幸福快樂之不可得,致使一般認為最保守的金融業廣告,也開始提出虛無的命題:快樂是什麼?大家開始試著找快樂。快樂丟失了。

由於快樂丟失了,於是省錢成為王道,快樂就是省錢。怎樣更誇張地節儉,已不再僅具娛樂性,而有了生活教學的風味。 

2011年,青年失業率高,教育制度失敗,讓就業難度也高。這時候的廣告只能不斷正向激勵每一位年輕朋友,要他們去衝去相信。然而另一支廣告卻道出其中的潛台詞:青年就業?十之八九靠人罩。

失業問題僅僅困擾青年嗎?當然不是,無薪假,中年失業,一併席捲而來,向來保守的商業廣告也已走到「不得不將之收編為素材,以貼近消費者生活實況」的激進位置。

2012年蔡英文競選廣告呼籲人民站上頂樓俯看自己腳下的國家,最後站上去的人終究不夠多,包括受制期末考的學生。

但人們的眼睛逐漸雪亮。這一年我還曾為某金融品牌拍攝廣告,劇情如下:低薪的保全人員為了保全客戶財產,必須以手銬銬住自己和客戶的數千萬現款皮箱,他吃著便宜的滷肉飯並不時抬頭看電視,新聞內容是油電雙漲。

你知道的,金融業永遠必須是最保守的,而他們竟然讓我們拍了這種影片。

這部影片已下架無連結。

2012也拍張懸《玫瑰色的你》。

2013年,即使是一般的機車廣告,也開始接受「正義就在街頭!」這種文案。正義確實已在街頭醞釀,蓄勢待發。另一方面,反核民意高漲,在總統聲稱沒聽過反對的聲音之後,反核影片更如雨後春筍。

2014年,貧富差距、居住正義等議題也進入廣告裡。

中產階級消失中,許多有工作的人被迫犧牲生活/家庭,為工作付出更多時間,以保住飯碗。這幾年來,補充加班體力的廣告早已堂而皇之地登場。

而貧窮,是更加紮實、更難翻身的貧窮。2015年,我一次又一次碰觸到貧窮/城鄉差距等議題,被收編進入廣告。

報告總統,僅究膚淺輕薄的廣告影片而言,這才是這八年的台灣樣貌於萬一。關於你八年執政告別影片裡那些你的護手霜毛筆字寶寶不說和逆風高飛,縱然同樣輕薄膚淺,我只能說,五點下班嗎?快回去吧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