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 別把老婆當保姆!」母親住院丈夫拜託離婚冷靜期妻子床前照顧,被狠拒:我沒義務

不知道為啥,有些結了婚的男人,總覺得妻子好像是低男人一頭的,
就是沒有來的,普通但又極其的有自信。

我不是說所有的男人,但的確有這麼一部分的男人就是怎麼想的,
他們認為妻子在家沒有貢獻,就是做點家務
帶帶孩子照顧老人什麼的,掙錢這種大事都是男人。

即便妻子也掙了,可掙得遠不如男人,這就是他們普通自信的原因。

這些男人想得真的很簡單,覺得女人在家做的那些事情,
都是女人與生俱來就會的,是女人的責任,而且特別的輕鬆。

隨便一做,就完事兒了,就覺得女人特別好當,
當然也就從來都不會理解女人的辛苦,更別提讓他們感恩和回饋了。
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們能沖在前面安心奮鬥,多半的功勞是就是靠那個顧家勤勞的女人。

李叔(化名)最近一直蔫蔫兒的,整日裡唉聲嘆氣,
不太熟悉的人知道李叔的母親最近生病住院了,
李叔在家和醫院兩頭奔波,一個54歲的中年人,
在老母親床前盡孝,實在是非常的辛苦,故而才如此的身心俱疲。

但對李叔家熟悉的人卻明白,老李的確是心累,但心累的原因,
有母親的原因,卻不僅僅是因為母親。

真正讓李叔心累到覺得無法支撐下去的原因,老李自己很清楚。
「我家那口子,半個月前跟我提離婚了。」

是的,李叔的老伴兒兩個月前就已經搬離了家裡,和李叔徹徹底底的分居了。
期初李叔也沒把這事兒當回事兒,只覺得這是和妻子之間鬧小矛盾,
過段時間妻子想通了,自然就會回到家裡來。

他還和旁人說:
「她就是更年期!整天在家裡胡鬧騰,走了也好,
最好走了就別回來了,我還圖個清靜呢,我無所謂,
就怕她支援不住,你瞧好了,過兩天,她肯定自己就乖乖的回到家裡來了。」

李叔信心滿滿的等了近一個月時間,然而越到後來,他越發開始心慌。
剛開始他本來以為呢,妻子是去了兒子家暫住幾天,那肯定是如他所料一般。

兒子有自己的生活也已經娶妻生子了,這老太太咋可能在兒子家長住下去,
沒多長時間,就算妻子能呆得住,兒子願意讓媽住,
這兒媳婦人家肯定不願意,到時候還得乖乖的回到家裡。

可是李叔左等右等,也沒等到妻子的消息,
兒子最近打電話都沒有打過電話向他說過妻子的近況。

並且,這兩天,他每天下班兒回到家裡,總發現家裡少了很多東西。

不是進了小偷,家裡的貴重物品什麼的,都沒有少,
少的只有妻子的衣物和用品,直到最後,幾乎都搬沒了。

他終於才忍不住給兒子打了個電話,瞎扯了半天,終於扯到了正題。
「你媽,最近在你那兒過得還好不?啥時候回來啊?」

兒子聽完卻一臉懵:
「啊?我媽從來也沒來過我家啊,我昨天才跟她通了電話,
她說她好著呢讓我別擔心,難道我媽不在家裡?沒跟爸你一起嗎?」

李叔忙安慰兒子,可是此刻也已經瞞不下去了,只能跟兒子說出實情。
「你媽跟我兩個鬧矛盾,小一個月沒回家了,家裡的東西你媽自己的東西,她都搬走了。」

兒子聽完也著急的要命,氣的斥責李叔:
「爸!你咋回事兒,我媽都走了一個月了,
你都不告訴我,現在才想起來找人,爸,你的心可真大!」

掛了電話,李叔有點蒙,他打電話發簡訊發語音給妻子,
不是打不通就是不回復,反正妻子是徹底跟他斷了聯繫,
好在呢,老伴兒跟兒子還有話說,沒多久兒子就給老李回了電話。

「爸,我媽說她在外面已經租了房子,不準備回來住了。
爸我也不管你們之間鬧什麼,你這麼長時間都不找我媽,你現在就有責任要把她找回來!

媽告訴了我她現在租房子的地址,我說是擔心她要去看她的,
她一直告誡我讓我別告訴你,但是我希望你也能跟著一起去,把我媽給勸回來,你來不來?」

老李本來是不想去的,但被兒子勸了又勸,最後決定放下自尊心跟過去。

只是到了老伴住的地方以後,老李還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態度,
讓妻子回來,也不願意說個軟話,心裡雖然是想讓老伴兒回來的,
可是嘴上說的都是那些傷人的話。

「你一把年紀了,還以為自己是小姑娘呢,
還離家出走,趕緊的回去,別在外面丟人現眼了。」

這話當然沒把妻子勸回來,而是進而激怒了妻子。
妻子聽完後一言不發,直接從臥室的床頭櫃裡
拿出了一份離婚協議書,當著兒子的面交給了李叔。

「我這麼多年,都是為了兒子,現在兒子成家了,
我也沒什麼怕的了,我絕對不會回去的,
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既然你來了,咱就去把離婚證給辦了。
兒子,你就別勸我了,這些年我是怎麼過來的,
你最清楚不過了,你現在再勸我,就是把你媽往絕路上逼!」

兒子最終也還是站在了母親這一邊,不再勸母親了:
「媽,你不管做什麼,我都支持你,你們要離婚我雖然心裡並不想看到,
但如果媽你過得這麼不快樂,那我也沒意見。」

或許是被兒子和母親同一條陣線的態度給激怒了,
老李當場同意了離婚,下午老兩口子便到了民政局去,想把離婚手續給辦了。

但人家工作人員一看李叔兩口子,便向他們表示了,
現在離婚,是有離婚冷靜期的,即便老兩口離婚的態度都很堅決,
但最終還是沒能立刻辦完手續,只能等這一個月以後如果還想再辦再過來辦理。

李叔回到家裡,還是一肚子的氣,他並不覺得沒了妻子都什麼不好的,
家裡是比以前邋遢了,但他無所謂,再邋遢只要他不覺得臟那就沒啥。

雖然吃不到妻子做的飯了,但他自己糊弄糊弄下點麵條吃一吃,
那也都無所謂,日子還不就是這麼過,回家沒有熱炕頭,
但也沒了人管,每天下了班跟老朋友們打打牌聚一聚,日子過得不要太舒坦。
李叔是這麼安慰自己的。

可好巧不巧的,就在沒幾天以後,李叔獨居的老母親突然從床上摔了下來,
差點就出了大事兒。醫院建議住院觀察一段時間,老李徹底犯了難。

他自己可以糊弄糊弄著過,但母親不行啊,兩個妹妹如今
都有了自己家的第三代,很多事情要忙,又都在外地。

最重要的是,平時裡,老人但凡出了點兒啥事兒,都是李叔的妻子忙前忙後的照顧,
從來都沒有讓她們操過心,這會兒子也都指望著嫂子。

老李呢,思前想後了好一陣子,最終電話給妻子,妻子倒是接聽了,
知道了情況以後,過來看了看婆婆,送了點吃的和錢,但也僅僅是如此,之後便走掉了。

老李忙追了上去,懇求妻子:
「咱媽生病了,你就過來照顧幾天唄,老人之前都是你伺候的,我哪兒會啊。」

然而妻子的回答讓老李的心被一下子刺了個對穿。
「別咱媽咱媽的叫了,那是你媽,本就應該是你照顧,
我能過來,憑的是情分,可我就是不過來,那也是我的本分,我沒有義務了。
非要講的話,從前我就沒有義務,只不過是嫁給了你,是你家的媳婦,
我這些年幫你攬下了你家所有的事情,我給你,給你家當了三十年的保姆了,
我現在正是辭職了,我保姆已經當到頭了。」

三十年的保姆下崗了,李叔終於知道怕了,可是怕又有什麼用呢?
老母親還是要照顧。從前有妻子幫忙他可以不管不顧,
如今他只能獨自挑起大樑,做不到也只能硬著頭皮做了。

被妻子離婚後,李叔第一次感受到了後悔,可是即便他再懺悔哭訴,也沒有人想聽了。

可是試想一下,如果沒有離婚,如果李叔沒有親自去做,他會後悔嗎?
我想,還是不會的,站著說話不腰疼,沒做過的事情,
有些人就是可以站在旁邊事不關己的評頭論足,根本不在乎。

我不相信男人都是傻的,男人再情商和智商雙商堪憂,往往也能明白妻子很不容易,
可到底不容易到了什麼程度,男人們往往不知道,
他們只能看見妻子默默的做著,就覺得好像根本不難。

或許只有真的讓男人做了一次,他們才會發現,有些事情,
強大的男人就是幹不好,就是得靠女人才能完成,
他們才能知道女人在家庭在男人的生活中,到底有多麼大的重要性。

只有讓他們自己真正體驗顧一次,他們才會閉上喋喋不休的嘴巴,
才能懂得他人的苦楚,懂得共情,可是到那個時候感情也已經被傷害完了,一切都遲了。
 

Reference: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