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老人路上撿到10萬現金, 歸還時「失主」說「少」了10萬, 他女兒卻說「錢多了」……

城南菜市場裡經常會看到一位老太太,每天手裡拎著一個編織袋,
在菜市場的菜攤前面撿一些別人不要的碎菜葉子,這老人名叫趙桂芝,
周圍的人都知道老太太是個可憐人,老伴兒死得早,自己含辛茹苦的把兒子帶大,

看著兒子結了婚,兒子結婚後第二年有了孫女,但在孫女三歲的時候,
兒子檢查出了晚期尿毒癥,兒媳婦因此跟兒子離了婚,孩子判給了兒子,
反正兒媳婦不要,就這麼老太太一人照顧著一家人,因為沒有錢,
兒子的病情也得不到有效的控制,離婚後的第三年,白髮人送了黑髮人。

趙桂芝老人已經七十歲了,給人幹活也沒人要,只好靠著撿廢品賣錢養活自己和孫女,

每天早上一大早就去菜市場撿菜葉子,這就是一天的伙食,
白天的時候就在大街上的垃圾桶垃圾堆裡翻撿廢品,晚上的時候再把一天撿來的廢品背到回收站賣掉,
忙活一天下來,多的時候能賣個一百塊錢,少的時候也就十幾塊錢,
老人和孫女相依為命,她真怕有一天自己不在了,孫女還沒長大就成了孤兒,所以她最大的希望就是自己能再多活幾年。

這天一大早,上幼兒園的孫女跟她說學校要交五百塊的學費,
老人從兜裡翻出了一堆十塊二十的錢,認真數了好幾遍,確認是五百塊錢,
然後就給了孫女,讓她裝好別丟了,到了幼兒園就把錢交給老師,孫女點頭說知道了,然後高高興興的去上學了。
五百塊錢對於別人來說可能不算什麼,但對於老人來說,這是她辛苦大半個月才能掙來的一筆錢,

老人不知道自己能供孫女讀書到幾年級,但就現在而言,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未來的事情誰也說不好。
天上飄起了雪花,老人在一個又一個酸臭的垃圾堆裡不斷地翻找,
希望能多找到一個飲料瓶子,或者一個易拉罐,中午的時候,老人掏出兩個又冷又硬的饅頭,
就著一瓶從家裡出來時帶著的涼白開吃了,這就算是老人的午餐了。

傍晚的時候,老人背著滿滿一袋子的破爛走著,她要背著這幾十斤的東西去附近的廢品回收站賣掉,
按著老人的估計能賣個七八十塊錢,天上的雪片越飄越大,雪花落在老人的頭上,
肩上,還沒走到回收站,老人已經像一個行走的白色雕像一樣。

賣完破爛回家,兜裡揣著一天辛苦賺來的75塊錢,老人很滿足,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路上的行人們沒有幾個,大多都已經下班回到了家,街邊的路燈亮了起來,
發出微黃的光暈,老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看見路邊有個黑色的皮包,
已經快被雪全部蓋住了,要不是老人走的慢,也估計發現不了。

老人走過去撿起了皮包,抖去上面的雪,皮包鼓鼓的,沉甸甸的,看著皮包的樣子估計很值錢,
老人拉開皮包一看,竟然是一遝一遝的現金,老人數了一下,正好十萬,
老人第一反應就是“這麼多錢丟了,那失主該有多著急啊。”
老人手裡拿著皮包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看樣子這包應該是剛剛丟的,

要不然早就被雪埋住了,既然是剛剛丟的,說不定失主發現後會馬上回來找的,老人就站在路邊等著失主。
十幾分鐘後,一輛看上去很豪華的車緩緩的在路上開著,那開車的司機還不停的看向路的兩邊,
似乎在找什麼東西,這時老人也注意到了這輛車,而那司機也看見一個老人奇怪的在路邊站著,
司機把車開了過來,打開車窗,問道“老太太,你在這兒有沒有看見一個皮包?”

“什麼樣的皮包,你能描述一下嗎?”老人問道。
司機一聽就知道老太太見到了,滿臉堆笑的說:“就是一個黑色的皮包,大概這麼大,然後···”
司機一邊比劃著一邊形容那皮包的樣子,形容的非常詳細,老人聽過之後確認這司機就是失主,
然後把皮包從編織袋裡掏了出來,給了失主。
失主高興的接過皮包,看了一下外表是自己的包,然後拉開了皮包,突然臉上的笑容戛然而止,

冷冷的說道“不對啊,我這裡有二十萬呢,怎麼就剩下十萬了?”
“不可能,我沒拿裡面的一分錢,我就拉開看了一下裡面是什麼東西,我真的沒動,
我要是想拿,我根本就不會在這等你回來的”老人急忙解釋。
“誰知道那打的什麼主意,我這裡就是少了十萬,不是你拿了還能有誰!”
失主好像是賴定老人了,這十萬塊錢就是老人昧下了。

老人跟他說什麼也不好使,那失主就是要老人拿出偷走的十萬,老人急的都快哭了,
她把兜裡僅有的75塊錢掏了出來,我就這麼多錢了,我一個撿破爛的糟老太太哪有十萬塊錢,就是殺了我我也沒有啊。
老人語氣近乎哀求著失主,就差給失主跪下了磕頭了,這時一個撐著傘二十出頭的小姑娘走了過來,
看著可憐巴巴的老人,對那失主說:“爸,這怎麼回事,這老婆婆怎麼了?”

那失主被女兒問的老臉一紅,沒說話,女孩又轉過頭看著趙桂芝老人。
“姑娘,是這麼回事,我剛才在路邊見到了你爸的皮包,我沒有拿裡面一分錢,
但你爸硬說是少了十萬,閨女,我真沒拿,要是老婆子我說假話,那就讓我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
“大娘,您可別這麼說,我怕折壽,我還沒活夠呢!我信您的話,是我爸冤枉了您。”女孩安慰老人道。

“爸,你是怎麼回事,還沒老呢就這麼健忘,今天不是下午去李老闆那裡買了十一萬的貨嘛,
那二十萬不就剩下九萬了嘛!”女孩責備著爸爸。

“哦哦哦,對不起,我忘了,真是的,下午確實做了一單生意,
包裡只剩下九萬現金了,哎怎麼還多出一萬呢?”失主聽了女兒的話突然想到了什麼,
知道了女兒的意思,於是和老人道歉。
這時女孩向爸爸使了一個眼神,爸爸會意,拉開皮包從裡面拿出一萬塊錢塞到老人手裡,
說道“老人家,我包裡只有九萬塊錢,這多出來的一萬不是我的,我自己有多少就是多少,其他的我不要,您收好。”

“那大娘,我們先走了,雪下的這麼大,您趕緊回家吧!”女孩上了車,
搖下車窗和老人說了一句,車便開走了,留下了一時還沒反應過來的老人。
老人捧著這一萬塊錢,眼眶裡滿是晶瑩,就是一個小孩子,此時也應該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老人行走在雪花紛飛的冬夜,但心裡暖暖的,回到了家,
孫女問老人“奶奶今天怎麼回來這麼晚?”老人說“奶奶剛才碰到一個好人,
他遇到了點麻煩,奶奶幫了他一把,所以回來晚了。”孫女對著奶奶豎起了大拇指,“奶奶真棒!”

Reference: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