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客運駕駛心肌梗塞!苦撐送客到站後昏迷!無法上班薪水遭大砍剩1.1萬,駕駛妻:不知道該怎麼辦

客運駕駛過勞的問題,似乎一直層出不窮,像是今年九月才發生了一起留美女碩士遭闖紅燈桃園客運撞後身亡,事後得知這名駕駛是忍著慢性病病痛上工開車,再加上過勞才釀憾事。

不料同月,擔任桃客盧姓司機,出勤時突心肌梗塞,但車上載有乘客他靠著捶胸撐到總站將乘客平安送到站。鬼門關走一遭的他,醒來才發現公司未列「職災」,甚至沒有慰問,最後也將薪水砍到只剩1萬多,讓盧家面臨經濟重擔、苦不堪言。

國道心肌梗塞 他搥胸硬撐送乘客到站 遭砍薪剩1.1萬

▲盧先生於桃園客運擔任駕駛,九月旬出勤卻突然心肌梗塞但卻為了保護乘客送到站,撐到公司才倒下,公司事後對他不聞不問。(圖/中天新聞)

擔任桃園客運盧姓司機表示9月14日出勤時,當天從台北開往桃園回程時,感到身體不適當時下車吐了2次,起先原本以為是吃壞肚子,不以為意。從市政府前往內湖港墘時1名乘客上車,但當下的他不舒服感不斷湧上,但心想「這班客運從台北到桃園,將近1個小時才發1班」一定要載。努力撐,撐到國道1號,向公司回報身體不佳,需要休息無法再開下趟次,此時於高公局的第2位乘客也上車。

一定要將乘客安全送到站
當第2名乘客上車時,盧先生再度感到身體相當不舒服,這次胸口很悶劇烈疼痛,但他不曉得原來這是急性心肌梗塞,他只好用拳頭搥著自己胸口,手一邊握住方向盤,心想說「再撐一下下,快到總站了,一定要將乘客平安送下車。」
一到桃園總站,盧先生實在撐不住,用不穩身子用最後氣力搖搖晃晃進到辦公室,同事見他似乎喘不過氣、且快暈厥過去,趕緊拿椅子給他坐並打119緊急送醫。

▼盧先生急性梗塞嚴重到一度發病危通知,妻子快被嚇壞,最後醫藥費達2萬多,因為身上沒現金只好刷卡 。(圖/東森新聞)

盧先生想起餘悸猶存,他表示當天真的以為自己可能真的活不了,醫生在他醒來後對他說:「再慢幾分鐘就醫,你可能就會走了。」這一席話仍在他腦中迴盪,他覺得自己到最後一刻僅想著,「我要怎麼樣才能保護車上的2名乘客、還有不能讓車子損傷或是殃及到其他人、車輛。」他以為這樣子想,公司應該會正視他的職業道德,甚至予以慰問吧。

桃客時常讓休假員工回崗值勤駕駛過勞桃客不聞不問
不料,桃客竟未將他此次發生的身體狀況納為「職災」,甚至反遭公司要求請病假、事假,一個月僅休4天的盧男,表示他過去遇休假時常被公司叫回去上班,其他同事也一樣,一出勤可能就是14小時起跳,而付出過度勞力,換來薪水達7萬多,卻因這次突然心肌梗塞需要休養,公司不但沒給付他職災期間喪失工作能力的補貼,甚至11月只領到11837元,讓他表示生活真的快過不下去。

▼盧姓司機過勞上工薪水原可達7萬,但這次因突心肌梗塞11月公司僅給付11837元薪資。(圖/東森新聞)

盧太太接受訪問時,神情相當難過,想起先生因為過勞工作差點就失去他,再加上生活真的快過不下去,不禁落下淚水來。她也難過的說,先生是家裡唯一經濟支柱,房貸、車貸、還有2個小孩學費,還有高齡婆婆醫藥費,光是每個月就得固定支出將近5萬元支出,因為先生無法被認定職災,所以根本沒辦法領到全薪,連自己的媽媽都去撿雞蛋,撿一天僅有微薄的200塊收入。這個月僅有1萬多元收入,下個月就沒收入,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盧先生也在旁沮喪地說,原本開車有6萬到7萬元,上個月就已經剩3萬多元,想不到這個月僅有1萬多元,下個月就是0收入。他也說公司表面上好心說可以讓他去當站務員,但站務員薪水僅2萬多,扣一扣只剩1萬初,除了無法養家,也感受到公司根本變相要他自己離職。現在僅靠向親友借錢,或是給一些物資幫幫忙,表示公司真的太無情,也對公司感到失望。

▼盧太太想起差點失去先生,加上生活真的快過不下去不禁落下淚來。(圖/東森新聞)

盧太太也向記者表示,先生真的很辛苦很辛苦,這個家完全僅靠他這份收入;過去她本來也有份工作,但也是因為職業災害被迫離職。想到先生為了配合公司制度,每天都是天還沒亮就出門,工作10幾個小時,回到家都已經晚上10點將近11點,睡個幾個小時又要出門上班,一個禮拜幾乎沒休息一直在工作;如果先生不配合公司排班,很可能就會失去這份工作。當個聽話員工不斷工作,在過去健康檢查也都正常,努力為公司任勞任怨賣命工作,很明顯就是累積下來的職業災害,但公司卻悶不吭聲。

盧太太也提到說,發生了這起事件之後,桃園客運的高層對此完全不聞不問,連用「職災單申請住院」,苦等不到公司出面來協助。出院時,醫藥費和住院費將近3萬元沒錢繳,只好刷爆信用卡。公司冷漠對待,僅剩先生同事還會來家裡關心和帶些物資幫忙,大嘆到底怎麼會這樣,真的很希望大家可以幫幫他們。

Reference: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