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

Air Jordan,原來你也有今天

1988年2月6日,NBA全明星扣籃大賽在芝加哥球場舉行,邁克爾·喬丹最後時刻的一記罰球線起跳的滑翔扣籃,不僅扣出一個冠軍,也扣出了喬丹鞋的新生。

1984年,21歲的喬丹被芝加哥公牛隊選中,正式進入NBA,他被公為是一顆有遠大前途的新星。

而這時候,作為美國體育品牌新星的耐克正面臨一場危機,在1983年短暫地超過阿迪達斯成為世界第一品牌之後,耐克的銷量在1984年出現急劇下滑,他們急需做點什麼來挽回這樣的勢頭。

耐克公司決定出資125萬美元,購買NBA一名新秀5年的“穿鞋權”,最終他們選擇了年輕的喬丹。第一代耐克喬丹鞋Air Jordan就此問世。

第一代喬丹鞋由當時耐克首席設計師彼得·莫爾設計,標誌是一隻插上翅膀的籃球,在那個被黑白二色主宰的籃球鞋年代,無論式樣和配色都稱得上是標新立異。

但這雙鞋卻給喬丹惹來麻煩。時任NBA老闆大衛·斯特恩堅持認為,作為一個球員,不僅比賽服要與球隊的其他球員一致,球鞋也不能有太大差異,公牛隊的球鞋以白色為主,如果喬丹繼續穿其他顏色的球鞋,那麼每上場一次就要處以5000美元罰款。

其實,喬丹本人並不滿意第一代喬丹鞋的設計,因為這裡面有太多的耐克元素,卻沒有多少他自己的影子。於是,第二代喬丹鞋拿掉了大大的耐克標誌,並在售鞋時綴了一個有喬丹飛起扣籃照片的商標牌。

沒想到這張照片又惹來了官司。1984年,美國國家男籃出征洛杉磯奧運會,喬丹是其中一員,攝影師雅各布斯·倫特梅斯特在為《生活》雜誌拍攝專輯照片時,其中就有一張是喬丹扣籃。

倫特梅斯特提起了盜版訴訟,認為喬丹鞋商標牌上的照片雖然是以芝加哥為背景拍攝的,但創意完全來自他的照片。

時間終於來到了1988年扣籃大賽,這屆扣籃大賽的陣容空前強大,除喬丹之外,多米尼克·威爾金斯、克萊德·德雷克斯勒、奧蒂斯·史密斯、傑羅姆·凱西、格里格·安德森和安東尼·韋伯都是個頂個的扣籃高手。

就連第一夫人南希·里根也來湊熱鬧,這場角逐的受關注度可見一斑。

決賽中是喬丹和威爾金斯的對決。喬丹以雙手“親吻籃框”的扣籃,第一扣便奪得滿堂彩,與威爾金斯打成平手。第二扣,喬丹僅得到47分,而威爾金斯的一記簡單幹脆的扣籃卻得到了第二個滿分,頓時場上觀眾噓聲一片。第三扣,倍受壓力的威爾金斯僅僅得到45分。

喬丹獲得了反超的機會。他接受了場邊“J博士”朱利葉斯·歐文的建議,從罰球線起跳扣籃,但可惜沒有成功。喬丹在補釦中抓住機會,以乾脆漂亮的動作完成了這記滑翔扣籃,並最終以滿分圓滿收場,如願地在自己的主場成功蟬聯“扣籃王”殊榮。

當時在場邊觀戰的有耐克新上任的首席設計師亭克爾·哈特菲爾德,喬丹的表現令他印象深刻。回去之後,他便將喬丹在扣籃大賽中的驚人一扣設計成了喬丹鞋新的標識,這一標識既紀錄了喬丹職業生涯中最經典的一刻,也成為了喬丹鞋永久的標誌。

這一標識也挽救了喬丹與耐克的合作關係。喬丹本來已經決定在合同期滿後離開耐克,但正是看到貼上了新標識的第三代喬丹鞋,他改變了主意,Air Jordan,這一傳奇球鞋系列的光榮之路也因此得到延續。

雖然倫特梅斯特仍然認為這個標識依然有盜版之嫌,但將他照片中的喬丹做成剪影效果,與現在的標識是有明顯差別的。喬丹本人也說,倫特梅斯特拍照片的時候,我只是幹拔做了個動作而已,既沒有助跑,也沒有把球扣進,而新標識實實在在紀錄下了我在罰球線起跳的一次成功扣籃。

球鞋從一種快速消費品演變成一種文化符號,喬丹鞋的貢獻不可磨滅。當2003年籃球之神終於決定離開球場的時侯,他仍然留下了一種方式來承接人們的崇拜,那就是他的鞋和飛人的標識。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