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你不知道,失獨老人的晚年,有多“殘忍”

電影《地久天長》講述了劉耀軍、王麗雲這對夫妻,唯一的兒子溺水身亡,妻子又不能再生養。

他們隨後二十年的生命軌跡,被完全改變。

他們遠走他鄉,躲避著熟悉的環境,卻難以走出對兒子的思念。

而在生活中,有很多這樣的失獨家庭,他們各有各的辛酸苦痛。

觀看了央視2010年一期關於失獨老人的專題節目,才瞭解到,失獨家庭的經歷了煎熬痛苦,遠比我們想象的要深刻和殘忍。

1

在重慶,一次失獨老人組織的集體活動中,幾位失去了獨子的老人,唱著由《常回家看看》改編的歌曲。

老人們唱出了刻骨的思念,深深的孤獨。

陳茂虎和鄭洪英,他們是一對夫妻。

當年響應國家晚婚晚育、獨生子女的政策,28歲的鄭洪英只生了一個兒子。

孩子的降臨,給夫妻倆帶來了很多的歡樂,也讓他們有了為人父母的責任和擔當。

而命運,總愛跟人開玩笑,15歲的時候,兒子因病去世,留下了已經年過40的夫妻兩人。

兒子去世了十五年,提起這件事,他們還是有掩飾不住的眼淚和痛苦。

時隔十五年後,兒子的一切,還像在眼前,恍如昨日。

別人家老人在談論兒子、女兒,他們給自己買了兩隻小龜,從兒子去世那年,養到現在。

這兩隻龜,也已經養了十五年了,在他們心裡,就像是自己家的兒子一樣。

現在的他們,還可以照顧自己,而想到十年、二十年之後的生活,無兒無女的他們,要怎麼面對日漸衰老的身體和孤獨的晚年?

每次想到這裡,他們已經提前感覺到了,生活的殘酷。

在兒子的墓碑前,他們祈望能得到兒子的保佑。

雖然他們也知道,生活的艱辛,並不會因為他們的祈求而消除。

但活著的人,內心卻需要力量,來支撐餘生。

2

比起陳茂虎、鄭洪英夫妻兩個人的生活,同樣是失去了獨子的範梅,她的日子,似乎要艱難的多。

很早的時候,她就跟自己的前夫結束了婚姻,一個人帶著兒子生活。

而命運,並沒有對她溫柔以待。

五年前,突發心臟病的兒子離開了她,那一年,她的兒子27歲,正值一個男人的黃金年齡。

那是她人生裡最黑暗的時候,她覺得天塌地陷,沒有了活下去的願望。

絕望的她,做了最壞的打算。

她燒了所有跟兒子有關的物品,吞了300片安眠藥,想用這樣的方式,追隨兒子去了。

所幸,她被搶救過來了,經歷了生死,她決定堅強地活下去。

1500元的退休金,其中400元支付租房費用,500多用於手術後的醫藥費,生活已經很是艱辛。

而比起生活的艱辛,失去兒子後,一個人生活的孤獨感,才是她難以承受的。

過春節的時候,別人家裡都熱熱鬧鬧,而除夕之夜,她會上街轉悠,去人多的地方,直到午夜12點,才回到居住的房子。

似乎只有走出家門,融入人群的那一刻,她才能暫時忘記孤獨。

而她,需要面對的不止孤獨,更有身體的病痛,還有以後的養老。

手術時需要家人簽字,住養老院需要更多的積蓄,這些很現實的問題,都是她所憂慮的。

3

而陳茂虎、鄭洪英、範梅這些被媒體關注到的老人,是我國失獨家庭這個群體中的最普通的個體。

而這樣的情況,不僅僅是一個個案。

第六次人口普查和衛生部發布的《2010中國衛生統計年鑑》顯示,中國現有獨生子女2.18億。

15—30歲年齡段死亡率為萬分之四,推算出每年的獨生子女死亡人數至少有7.6萬人,所以,每年都會增加至少7.6萬個失獨家庭。

保守估算,中國至少有100萬個失獨家庭。

失獨家庭,是指獨生子女死亡,其父母不再生育、不能再生育和不願收養子女的家庭。

而我國社會養老還不健全,還是以家庭為主的養老現狀,“養兒防老”的觀念,也已經深入人心。

沒有子女的晚年,就像暴雨天氣,沒有了雨傘,在數九寒冬中,丟失了棉衣。

隨著年華漸老,生活起居、大病醫治、養老保障、喪葬善後等問題,成為失獨老人要面對的直接問題,也成為壓在失獨老人心頭的巨石。

而很多失獨老人,還伴隨著長期的心理健康問題,讓他們的生存現狀更加堪憂。

和普通家庭相比,失獨家庭面臨著更大地養老困境。

今年的全國兩會上,很多政協委員,也都拿出了提案。

“年滿60週歲的失獨老人,入住養老院,優先安排,減免費用。”

“在精神撫慰方面,委託心理諮詢機構進行心理輔導。”

“建立失獨家庭生活補償精神撫慰金制度,保證他們的生活標準。”

“失獨後收養子女,從收養到養育,一路綠燈通行。”

這些平凡的老人和他們生活的艱難,已經慢慢被看見。

而從被看見,到被幫助,卻需要更長的時間和等待。

願“老吾老以及人之老”,這句古話,能成為每個老人的餘生歸宿。

也願所有老人,終能老有所依。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