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白鴉欺凌員工、汙辱公眾智商背後 有贊單季鉅虧4億

天生異象,必有妖孽。

如果說新東方年會的一夜爆紅離不開幕後黑手的話,"微信生態第一股"杭州電商公司有讚的年會在召開十餘天后緩慢發酵走紅就不得不歸功於其網紅CEO白鴉的智慧了。

這位出生於1982年,學過油畫和舞美,讀過中專上過電大,擺過地攤做過泥瓦工,號稱任過支付寶首席產品設計師的河南信陽人,憑藉一通語錄,儼然一顆新星冉冉升起,大有新一代教父的潛質。

有贊CEO 朱寧(白鴉)

將員工最後一滴血榨乾

雖然專業為美術,白鴉卻成名於如何榨乾員工最後一滴血上。

別人家的年會都是一派喜慶的氛圍,演幾個節目,評評獎,發發紅包,白鴉卻標新立異,毅然將有贊年會導演成一場鴻門宴。

作為一家知名網際網路企業的CEO,白鴉在2000餘人的有贊年會上大張旗推行996工作制,取消團建費用,並表示1985年之前出生的招聘物件、法定節假日前後請假超過3天的均須經其審批,引發員工普遍吐槽和投訴。

以前,確實有一些網際網路公司實行"996"甚至"997"工作制度,即一週工作6-7天,每天從早上9點到晚上9點,刨去用餐時間,一週下來,工作時長可能長達60-77小時。由於涉及勞動法,多數公司都很低調。

特立獨行的白鴉成國內IT界公然對抗國家法律法規第一人。

不僅如此,在大幅延長工作時間卻不肯支付加班費的同時,白鴉卻又以勞動力冗餘為由將裁員大刀揮向現有員工,青睞相對廉價的年輕員工,在他的努力下,有贊正在成為違法欺凌員工的典範,以至於《中國青年報》憤怒地表示,"員工被當成掙錢盈利的工具與手段,為了提高盈利,可以公然違反法律,踐踏員工的基本權益。"

對於那些不從的員工,白鴉則營造一種病態的企業文化:"在有贊會有很大的壓力,很多人工作時間很長成了習慣,有讚的人工作和生活很難分開",試圖以此洗腦每位員工,曲解他人言論甚至大放厥詞,製造工作家庭平衡不好可以離婚的謬論,無所不用其極。

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根源是蒼蠅還是蛋?

抱怨與吐槽是人們對產品、服務、組織的一種反饋,歷來存在著兩種截然不同的看法。

聰明的管理者懂得任何企業、產品或服務都不完美,他們通過聆聽顧客與員工的心聲,不斷改進,從而讓組織越來越健康,讓產品、服務越來越完美,競爭力越來越強。

但在白鴉看來,一家公司沒人吐槽是不可能的,吐槽都是那些心理陰暗的人乾的,如果有人吐槽有贊,這不是有讚的問題,而你不具備"正向思考"的能力。

指責一隻蒼蠅總是容易的,而反思自己有無問題,身上裂縫在哪裡,耗時耗力,正如小時候的我們看電影時只能分辨好人與壞人一樣,等我們長大了才明白,人性如此複雜。對於只讀過中專上過電大的白鴉來,指責別人比反思自己要容易得多,

當員工炸鍋時,白鴉同學依然很不憤,專門發了一條理直氣壯的微博,並將其在有贊年會上分享的精彩內容貼了出來。

"幾年後回頭看,這次絕對是好事。"

原想博得滿堂彩,結果偷雞不成反蝕把米,引得各方聲討,不得不刪掉微博,關閉賬號,銷聲匿跡。時無英雄,遂使豎子成名。

一地雞毛的背後:單季虧3.68億港元

擁有這樣一位昏招迭出的CEO,有讚的業績自然好不了。

作為一家移動零售服務商,有贊主要專注於為中小商戶提供微店鋪和移動零售解決方案。去年4月,有贊借道港股上市公司中國創新支付實現曲線上市,前者以55.16億股股份收購有贊51%股權,並更名中國有贊(08083.HK)。

儘管一再強調"沒有人姓公名司"這個金句,白鴉卻是中國有讚的第一大股東,持股13.42%,身價超10億港元。

不過,微信電商始終未能成為主流,隨著移動網際網路紅利的快速消退,過著寄生生活、鮮有創新的有贊正面臨空前危機。

2018年Q3財報顯示,有讚的核心業務即第三方支付服務實現收入7455.7萬港元,環比下降24.21%,僅此一季經營虧損就超3.68億港元,難看的業績導致投資者用腳投票。近一年來,有贊股價最高為1.25港元,目前只有0.57港元,蒸發了54%以上,成交量低迷。

病急亂投醫,經過這一番折騰後,領完2018年終獎後還能安心留在有讚的恐怕真的都是一些非常enjoy的"聰明、皮實、要性"的孩子了。請大家一起留下精彩祝福,祝白鴉和他的有贊“越來越好”!(部分圖片來自有贊官網)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