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Facebook迎來15歲生日 但因爭議和擔憂而蒙上陰影

2月4日是Facebook推出15週年紀念日。所以,也是時候列出Facebook的所有成就了。但隨著公司成長到十幾歲,最重要的不是Facebook取得了什麼成就,而是它所處的環境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Facebook的未來15年將與前15年大不相同,因為它不再是一家鬥志昂揚的初創公司,而是全球最大的通訊平臺之一。人們不再對Facebook這樣的公司感到驚訝,只因為它們有能力將世界各地的朋友和家人聯絡起來。相反,許多人懷著恐懼的心情想知道,這些公司將如何把他們的家人和朋友變成陰謀論者,或者用仇恨言論炮轟他們還需要多久。

五年前,也就是Facebook上一次迎來重大生日的時候,該公司向華爾街證明,它正在成功地向移動業務轉型,此前該公司剛剛慶祝首次在一個季度內移動廣告收入突破10億美元。該公司最近還推出了Internet.org專案(現在稱為免費基礎),讓更多的發展中國家能夠接入網際網路。這項倡議被定位為一項人道主義努力,而關於它的評論,也是Facebook通過讓更多的人使用其服務來賺錢的一種方式,在有關這項倡議的新聞報道中,也被壓縮到一兩段。隨後,Facebook又以高價收購WhatsApp和Oculus,進一步擴大了業務範圍。

在接下來的幾年裡,Facebook繼續一路高走。當然,一些使用者可能已經有點嚇壞了,在2014年,Facebook祕密地使很多人都看到更多正面的或者負面的帖子作為一個研究專案的一部分,檢測其平臺的情感影響,或者在Facebook上的應用程式開發可以通過你的朋友收集你的資料。但是,道歉和承諾做得更好並不能解決任何問題。這些新聞報道大部分都沒有進入普通Facebook使用者的視線,如果有的話。

這種情況在2016年開始改變。去年,Facebook開始在通過即時文章和熱門話題在釋出新聞內容方面起到更大作用,越來越多的Facebook使用者表示,他們不僅在Facebook上分享照片和狀態更新,還通過該平臺獲取每日的新聞。該公司進軍新聞領域恰逢美國總統大選,這被證明是近年來最具爭議性的選舉之一。

如果問起許多美國Facebook使用者,他們可以確定一個時間點,即在2016年大選前夕,某個Facebook朋友分享了一個明顯是假新聞的故事,比如唐納德·川普已獲得教皇弗朗西斯認可,或者希拉里·克林頓已經死了,這麼明顯的假訊息一時之間在網上瘋傳。而且幾乎每個人都能記得,至少在他們的一篇帖子的評論部分,就有關於支援哪位候選人的爭論。

除了傳聞證據之外,許多文章發現,致力於傳播超黨派虛假新聞的頁面和賬戶在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上變得更加活躍。有時,虛假新聞文章甚至被Facebook自己進一步傳播。Facebook的演算法會在熱門話題中插入假新聞——在Facebook解僱其“熱門話題編輯”後,這種錯誤發生的頻率越來越高。該編輯聲稱,Facebook在壓制保守新聞報道。

這些不愉快或令人不安的經歷給了Facebook使用者更多的理由,讓他們要麼暫時離開這個平臺,要麼徹底重新考慮使用它。然後唐納德·川普當選總統,給共和黨帶來了一場巨大的勝利。鑑於研究顯示,美國的保守派選民更有可能分享假新聞,他的勝利引發了人們的疑問,即假新聞是否在煽動選民方面發揮了作用。(雖然假新聞在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上傳播,但Facebook與這個問題的關聯最大,主要是因為它擁有最多的使用者。)

扎克伯格試圖迅速踩住這道問題的剎車。扎克伯格在大選幾天後舉行的一次科技會議上發表講話,稱在Facebook上分享的假新聞以任何方式影響選舉的說法是“非常瘋狂的”,他堅稱“選民是根據自己的生活經歷做出決定的”。這是現實版的“無FxxK說”。但是對於那些看到自己的家人和朋友花越來越多的時間在這個平臺上分享假新聞的使用者來說,Facebook上發生的這些事情就是他們的生活體驗。扎克伯格很快收回了他的評論,但損害已經造成——現在Facebook使用者非常清楚,該公司要麼沒有關注其平臺上正在發生的事情,要麼是故意忽視它。

假新聞登上頭條的不只是美國。在英國之前的一段時間裡,無論是英國脫歐公投,還是菲律賓強硬派羅德里戈•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當選總統,還是最近巴西當選總統加爾•波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使用者都轉向Facebook或其他應用程式——Instagram和WhatsApp——來分享超黨派或虛假的政治新聞。令人震驚的是,假新聞甚至以種族清洗為藉口在Facebook上傳播。

據透露,俄羅斯Internet Research Agency (IRA)是美國最大的假新聞製造者之一,該機構通過虛假的個人資料傳播內容的。

但是Facebook迄今最大的美國醜聞時透露,2018年3月,該公司未能阻止劍橋———資料分析公司受僱於總統川普——從不當獲得近8700萬Facebook使用者資料和使用該資料來建立心理檔案的美國選民,他們在Facebook上和目標廣告。

但Facebook迄今為止最大的美國醜聞發生在2018年3月,該公司未能阻止劍橋分析不正當地獲取近8700萬Facebook使用者的資料並使用該資料建立美國選民的心理狀況以及Facebook上的針對性廣告。而這家公司也是川普競選時選擇的公司。

這一醜聞讓許多Facebook使用者明白,他們在Facebook上分享的資料可能被用來製作廣告,目的明顯是操縱他們。它讓人們認識到這樣一個事實:這些策略可能會產生現實世界的後果——比如可能會讓選舉結果偏向川普(儘管劍橋分析公司廣告定位的有效性存在高度爭議)。

從2018年3月到現在,劍橋分析公司事件對Facebook的影響之大,再怎麼說也不為過。這一事件的後果導致馬克·扎克伯格首次在參眾兩院作證。它還促使該公司對其平臺上的開發人員進行廣泛審計,並承諾建立一個按鈕,允許使用者清除與其賬戶相關的資料。這也增加了Facebook採取其他措施打擊假新聞的緊迫感,比如為政治廣告客戶提供身份驗證,與Twitter、Google等平臺合作,更快地發現和移除外國影響業務。

那麼,過去幾年Facebook是否更容易失去使用者和廣告商呢?如果看看該公司最近一次財報電話會議的話,就會發現並非如此。Facebook慶祝它取得了169億美元的創紀錄收入,儘管北美和歐洲大部分地區的收入增長平平,但該公司的使用者數量已經攀升至每月23.2億活躍使用者和每日15.2億活躍使用者。

一些人表示驚訝的是,多年來有關Facebook被用來傳播宣傳和吸收使用者資料的訊息,並沒有對其使用者數量造成更大的損害。但指望一個擁有超過10億使用者的服務在一個季度、甚至一年內流失數億使用者是不現實的。

很難預測Facebook未來15年內會是什麼樣子,直到我們看到世界各國開始規範公司和其他社交平臺——無論是通過資料隱私法像GDPR或像德國的法律,這就需要Facebook投入更多的資源刪除仇恨言論。

但隨著Facebook步入15歲,很明顯的一點是,使用者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有理由對繼續留在這個平臺上持保留態度。當然,任何人使用特定服務的時間越長,他們使用該服務的體驗就越糟糕。但使用者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適應社交媒體的黑暗面。他們不再僅僅把它看作是一種向世界傳播自己的想法、與家人和朋友分享照片的有趣方式;他們越來越多地把它理解為一種工具,可以扭曲他們的現實感,影響他們的政治前景。他們也許不會在明天就放棄這項服務——但對許多人來說,這樣做的想法已經在他們的腦海中根深蒂固。

這意味著Facebook不再是一種新的訊息傳遞應用程式,推出科技讓你閱讀你的面板,或者建立一個應用程式,收集所有使用者的智慧手機活動為目的的市場調研沒有議員和使用者在最好的和最壞的表示懷疑的恐懼。我不認為這是件壞事。正如過去五年所顯示的那樣,Facebook上發生的事情會帶來現實世界的後果。從華爾街到矽谷,全世界都應該更認真地思考這些後果,而不是盲目地慶祝Facebook每次都達到一個新的里程碑。

這意味著Facebook不再是一個新的訊息應用程式,推出可以讓你通過面板閱讀的技術,或構建一個應用程式來收集使用者的所有智慧手機活動,以便進行市場調查,而不讓立法者和使用者充分表達懷疑態度,最糟糕的是被淘汰出局。 這也不一定是件壞事。 正如過去五年所表明的那樣,Facebook上發生的事情會帶來真實的後果。 從華爾街到矽谷,全世界都應該更加認真地考慮這些後果,而不是每次Facebook都達到一個新的里程碑時不加思索地慶祝。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