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朱嘯虎的捕“獸”心經 | 婷姐閃聊

“上市也只是一次融資,而不是什麼安全著陸,如果公司上市前就在流血,你就要考慮,血再流完了怎麼辦。”

說在開聊前

半年過去了,港股的投資人有沒有看懂映客的模式我不知道,但是我清楚,這個案例已經足夠可以驗證朱嘯虎的成功了。

7月12號的那個上午,映客奉佑生與團隊赴港上市敲鐘,寫著HKEX的金色響器為“港股娛樂直播”第一股鳴響。我同往現場祝賀,並帶領「我有嘉賓」的攝製組全程紀錄。那天現場,作為投資人的朱嘯虎始終保持著一臉內斂的笑容。

作為“獨角獸”捕手的朱嘯虎,已經數不清捕獲了多少這樣的高成長企業了。2018上半年,他清倉“ofo”、出手“餓了麼”,他預言“共享經濟的紅利期”已經結束,但對映客寄予厚望。至2019年1月末,映客市值雖然已跌至上市之初的四成,但還好已經穩住了股價。映客還能重振旗鼓嗎?中國直播行業的未來如何?區塊鏈行不行?回顧敲鐘當天這位投資人和我的對話,我們可以找到很多答案。

“半夜還有很多人

盯著女孩聊天”

婷姐:這是第幾次陪伴你投資的企業走進這個場合了?在接下來的1~2年,大概還會有幾次?

朱嘯虎:有3次了吧,像之前蘭亭集勢在紐約,還有大智慧在上海。還有幾家公司在(上市的)過程當中,暫時不能透露。

婷姐:投資的企業上市也許是投資人最高興的時刻,你是在映客哪一階段進場的?

朱嘯虎:我們第一個投的它,在它還在A8孵化階段就投了。

婷姐:你覺得映客上市,對你來說,最大的意義是什麼?

朱嘯虎:見證一個行業迅速的發展,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經驗。

婷姐:當時你看中的是這家企業的什麼?

朱嘯虎:2016年的時候,移動直播起來的非常快,我也體驗了一下,發現這個產品很有意思。我發現,在晚上兩點多的時候,還有很多人在看一個女孩子在聊天,這說明很多人的空閒時間非常多,靠移動直播來打發時間是一種非常好的方式。我們看好移動直播、全民直播,也因為那時候手機很強大了,拍出來的效果好、有美顏功能,而且寬頻資費也低,構成了天時地利人和。在當時所有的同類公司都見了一遍之後,就投了映客。

婷姐:現在也有人對直播提出了不那麼樂觀的看法,到現在這個時間節點上,你怎麼看待直播這個風口?

朱嘯虎:直播是在視訊這個大賽道里,而視訊已經很明顯是未來的一個趨勢,在其中,短視訊、長視訊、直播形成了一個很好的互補。在前兩個領域都已經湧現了幾百億、上千億市值的公司,那麼直播也會出現類似規模的公司。

直播現在很成熟,

但還需進一步演化

婷姐:在同業裡做出某一個選擇,你一定是認可它的創始人,你所認知的奉佑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朱嘯虎:我覺得老奉是一個非常內向的人,我們當時看了一圈,之所以選擇他,是因為他是一個非常好的產品運營人才。他以前沒有做移動直播的經驗,但當時他對運營的策略想的非常清晰。

婷姐:這個選擇依據符合你一貫的投資邏輯嗎?

朱嘯虎:我們一般在選中一個領域之後,會把所有公司都看一遍,然後選擇一個最好的團隊。映客在這個賽道里看的很清晰很遠,這是我很看重的能力。

婷姐:在走到這個輝煌時刻之前,映客也經歷了很多的起起落落,你印象中,你陪伴他們度過最難捱的時刻是什麼?

朱嘯虎:有很多這樣的經歷,比如我們是在2016年11月投進去的,結果他的APP在3個月以後就被蘋果下架了。當時是因為一些比較惡意的競爭,股東在那時候很著急,群策群力幫助它重新上架。

婷姐:說說你們都是怎麼群策群力的,你自己做了什麼?

朱嘯虎:當時大家就是一起想辦法,優先解決重新上架問題。我是去跟蘋果溝通,說這是競爭對手的惡意行為。對手當時惡意幫我們刷(下載)量,讓蘋果認為我們是在自己刷,就下架了。

婷姐:今天映客上市了,你覺得未來它還存在哪些風險?

朱嘯虎:我覺得它還需要進一步演化,目前它看起來是比較成熟,但它還需要更多的功能和玩法,推出新的垂直品類。

婷姐:你說的演化是轉型嗎,還是什麼,對於它的發展,你有什麼建議嗎?

朱嘯虎:不一定是叫轉型,但是需要豐富,比如他們之前做過的PK,還有加入小遊戲,這都是非常好的方式,滿足使用者消磨時間的需求。也許他們的團隊比我們更瞭解使用者需求,但如果說到建議的話,我建議,大膽嘗試,小步快跑。

上市並不代表安全著陸,

輸血只能輸一次

婷姐:今年有很多網際網路企業奔赴境外扎堆上市,形成一波新的上市潮,你怎麼看待這種現象?

朱嘯虎: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正常的現象,每一個時代都有不同的黃金行業,像一二百年前的房地產行業,100年前的火車大開發時代的交通行業,他們在那個時代都佔據了股市總市值的50%甚至更高的比例。而現在,從全球來看,整個網際網路行業佔股市市值才只有20%多。所以,未來還會有大批的網際網路公司上市,不管是在中國還是在美國,這個時代是網際網路的時代。

婷姐:也許大趨勢是那樣,但就目前的這一波而言,我聽到也有不同的說法,很多人現在一級市場很難,所以去股市、去二級市場尋求安全感。

朱嘯虎:上市也只是一次融資,而不是什麼安全著陸,如果公司上市前就在流血,你就要考慮,血再流完了怎麼辦。

婷姐:可是有很多被資本追捧的公司就是流著血上市的,比如小米,你怎麼看?

朱嘯虎:小米不能算是流血上市,因為它沒有比上市之前的估值降低,只是雷軍選擇要以比較厚道的股價上市。

婷姐:在今天之後,或者未來半年你會比較關注什麼賽道?

朱嘯虎:現在關注的很多,都是網際網路圈的,比如小程式、小遊戲、教育。這都是今年比較火的賽道。

婷姐:還是堅決不看區塊鏈嗎?

朱嘯虎:區塊鏈也看,但那些不能為使用者創造價值的錢我們是不想賺的。

婷姐:這是一個繞彎的否認,那你看到了有為使用者創造價值的區塊鏈企業嗎?

朱嘯虎:目前我們沒看到。最近我們還真是連續看了二三十家區塊鏈公司,但是真的,離給使用者創造價值還非常遙遠。

婷姐:所以你認為怎麼才算是給使用者創造價值呢?

朱嘯虎:至少得有人在用吧,比如網際網路剛出現的時候,沒辦法用,後來在瀏覽器出現兩年以後,就有幾千萬人在用了。而現在比特幣、交易所這些東西出現有8年了,並沒有人真正在用。

▲點選視訊,觀看「我有嘉賓」吳婷對話朱嘯虎

推薦閱讀

熊曉鴿的理性與情懷 | 婷姐閃聊

婷姐對話

吳婷對話毛大慶:我是一個典型的過程主義者吳婷對話馮侖:我沒有退休而是在重振旗鼓吳婷對話蔣錫培:創業30年,我經歷企業5次改制 吳婷 對話魏東:我的背水之戰吳婷對話餘凱:挑戰巨人,你要站在它的射程之外吳婷對話劉自鴻:當你凝視巨頭,巨頭是否回望你?吳婷對話奉佑生:一波三折,映客圓夢吳婷對話尹燁:我們都存錢,有人存命嗎?吳婷對話劉夜:中產在為教育而焦慮嗎?吳婷對話史蒂夫·霍夫曼:中國創業者正在重塑這個星球?吳婷對話戴雷:中國新造車正處於全球中心?對話小豬短租陳馳:醫生凶猛 | 吳婷日記對話韓后王國安:AB雞血官 | 吳婷日記 吳婷對話賈偉:我要搭建人人都是設計師的超級模式吳婷對話米雯娟:教育的利潤不能急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