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紅包大戰開啟新格局:微信支付寶“收手”,短視訊平臺激進

2019年農曆新年的春節紅包大戰落下帷幕,在超30億重金投入之下,幾家歡喜幾家愁。

2019年農曆新年的春節紅包大戰落下帷幕,在超30億重金投入之下,幾家歡喜幾家愁。

而今年的紅包大戰也象徵了新格局的開啟——微信支付寶“功成圓滿”,短視訊平臺硝煙瀰漫,更廣闊的B端市場正待征程。

移動支付之爭的落幕

紅包大戰的最早源起是支付寶與微信爭奪移動支付市場份額。隨後,百度、網易、京東、今日頭條等平臺都相繼加入。5年過去,不可否認,移動支付市場的格局已經基本形成,對“春節紅包”這件事,支付寶和微信開始“放下”,百度、京東等平臺依然不想放棄。

2014年,微信紅包橫空出世,相關資料顯示,僅在當年的除夕夜到大年初一16時,參與搶微信紅包的使用者超過500萬,總計搶紅包7500萬次以上。微信靠著“春節紅包”完成了大規模引導使用者銀行卡綁卡理財通的目標,更在此基礎上迅速向支付寶發起“攻擊”。

此後,支付寶也意識到“春節搶紅包”的重要性,不僅成功推出了佔領國民心智的“集五福”活動,也開始春晚聯合。

而今年,微信與支付寶在“搶紅包”這件事情上都選擇了低調。支付寶繼續延續“集五福”,並只希望大家好好過年;微信方面,張小龍早在2017年就表示,“微信紅包的歷史使命已經完成。”

易觀2018年第三季度《中國第三方支付移動支付市場季度監測報告》顯示,支付寶、微信在移動支付市場份額達到92.53%。雖然,各家資料都有不同的統計方法,但是兩家佔據絕對市場份額的大局已定,使用者習慣已經養成。春節紅包大戰,已經不是移動支付的主戰場。

今年百度成為央視2019春晚獨家網路互動平臺,全球觀眾參與互動次數達208億次,日活峰值突破3億元,但在最終效果上,尚無最終評定。

家在廣東的苑先生告訴DoNews,因為需要下載百度搜索APP,還要將銀行卡繫結“度小滿”,他沒有參與這次搶紅包活動。“搶不到幾塊錢,還要將自己的資訊重新繫結在一個平臺上,太不合適了。”在苑先生看來,目前,無論是線上線下支付還是部分金融理財活動,支付寶與微信都可以滿足現有需要。對他來說,增加一個新平臺的賬戶成本太高,且沒有必要。

短視訊平臺的紅包拉新戰

在今年的紅包狂歡中,各大短視訊平臺成為主角帶來了一波波高潮。

1月28日,抖音啟動“美好音符年”活動,使用者通過邀請好友得音符、面對面得音符、完成“特殊任務”等方式可以集齊“哆、來、咪、發、索、拉、西”七張音符卡,最終分享5億元的紅包,單個使用者最高可獲2019元。

而抖音的“兄弟”多閃則推出 “發隨拍、分一億”活動,只要使用紅包道具拍攝傳送隨拍,就可以獲得現金紅包。

微視方面則打出“春節刷微視,5億現金等你拿”的口號,除了製作視訊紅包分紅包、隨機紅包雨之外,優質使用者拍攝視訊也會得到平臺扶持與補貼。的優質紅包視訊還有機會被平臺選中,給予補貼。

快手方面推出“拍視訊領紅包”、“組隊分現金”、“直播間紅包雨”和“邀好友賺獎金”等活動,此外,在規定時間內,使用者觀看快手直播或者拍視訊等行為都可分享紅包。

短視訊平臺的“激進”,無疑是因為爭奪有限流量的迫切需求。其中,抖音的“野心”不僅僅在於流量,它還希望通過視訊紅包的方式完成社交關係遷移。對於抖音來說,依託紅包可以找到熟人關係,還可以為多閃進行引流。

值得一提的是,抖音和多閃的提現體系並不依靠微信或者支付寶,而是要繫結銀行卡。

紅包的B端爭奪

一直以來,紅包大戰一直存在於C端使用者中。隨著“戰爭”的不斷升級,阿里系與騰訊系都不約而同將目標轉向了B端。

2018年對騰訊來說是戰略轉型的重要一年。跟隨全面ToB的產業網際網路戰略,企業微信推出企業“定製紅包封面”功能。據介紹,企業可以為員工定製微信紅包封面,員工領取後,可以在微信發出帶有定製封面的特色紅包。這些定製微信紅包封面都具有較高的品牌識別度,在傳播過程中無疑可以增加企業的曝光度,還可以提高員工歸屬感。

絕大部分C端使用者同時也是B端的一份子,對於新玩法,當然樂於接受。

企業微信從“紅包”入手的做法,很像2014年微信用“紅包”為“移動支付”開局,進攻支付寶的情形。

自然,釘釘不能“重蹈覆轍”。1月底,雖然早已上線“紅包”功能釘釘宣佈也正式推出企業拜年紅包。釘釘的做法更為直接,它號稱企業員工將不需要自己掏腰包發紅包,而是通過傳送帶有企業名稱和logo標識的企業紅包,向客戶、合作伙伴和家人們拜年。

釘釘與企業微信把焦點同時瞄準了B端,是否會帶來新的迅猛增長還未可知。截至記者發稿,釘釘與企業微信都尚未公佈這第一次“試水”的成績。

來自DONEWS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