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支付寶水滴石穿

作者:周天

今年是集五福的第四年,最初,五福是作為紅包大戰的一個競爭策略而誕生的產物,那一年我剛進入科技媒體記錄金融科技行業,目睹了紅包大戰的激烈,彼時,支付寶切入高頻社交的意圖明顯,但一旦急功近利就難免動作走樣,當時的支付寶引起了不少爭議。

但四年後的今天,五福沒有了廝殺感,而是開始像天貓「雙 11」一樣,變成了一種儀式感。

在除夕和之前的 10 天裡,共有超 4.5 億人蔘與了集福活動。這相當於中國三分之一的人口。

儘管如此,如今的五福,比過去慢了下來,不再有鋪天蓋地的營銷戰,變得更像是用一種迴歸民俗的友好方式去貼近下沉市場,變得更有公益性和佛系,也在不知不覺間成為節日文化的一部分。

如果說雙十一是一種關於購物的狂歡,激發大家的購物慾,那麼五福則更像是親情與傳統文化的一次回憶殺。

往更深一層看,集五福和雙 11 都在近年來阿里巴巴和螞蟻金服的戰略中,發揮著關鍵性的作用。

用阿里巴巴 CEO 張勇最近在財報分析師會議上的話來說,獲取新使用者對公司保持市場領先地位非常重要,阿里與螞蟻金服一起做了很多舉措去拉新,像支付寶的集五福活動,已是一個超級 IP,會吸引更多消費者參與。

過去一兩年,中國多達數億的下沉市場使用者被加速攬入網際網路世界中,無論是網際網路巨頭與運營商合作,補貼使用者的流量費用,還是拼多多、趣頭條等市場主體開始讓下沉市場嚐到了甜頭,總之,中國的網際網路邊界又進一步拓寬了邊界。

這個現象在支付寶身上體現得尤其明顯,截止 2019 年 1 月,餘額寶服務使用者數達 6 億,其中農村使用者超過 1 億。

而支付寶五福的資料則顯示,和去年相比,今年參與集支付寶五福的人數同比增長了 40%,其中,重慶、廣州、深圳、成都、東莞 5 個地區增長人數最多,支付寶的使用者下沉獲得顯著增長。

而以淘寶為例,其最新一個季度新增的 3300 萬年度活躍消費者中有七成來自三線及以下城市。

在這樣的趨勢中,從一味追求高頻到關注下沉市場,支付寶換了一種策略,開始關注新使用者的市場教育,擴大使用者基數。

春節就是一次絕佳的使用者教育場景,我目睹了太多親友們之間互相安利網際網路產品,這是一個高密度的資訊交換場域,也帶有高信任背書,能幫助產品往下沉的窪地流動,從而突破移動網際網路生態裡的孤島效應。

最新資料顯示,支付寶全球使用者數破 10 億,且保持 55% 的月活增速,其最新 MAU 資料為 6.5 億。從一個側面證明了支付寶拉新的成功。

不過,拉新僅僅是第一步,功夫都在拉新之後。新使用者如果發現支付寶毫無用處,必然也會敗興而歸,白白流失掉,因此,拉新策略的成功只是部分勝利,五福這一自帶流量的超級 IP 的養成,是水面上可見的部分,而在水面以下,則是整個支付寶生態的建成。

這是一個水滴石穿、不易察覺的過程。

在 2016 年年末的戰略會上,支付寶清醒了過來,確立「放棄社交、迴歸支付」的策略,並提出「多維打高頻」,走出「高頻打低頻」怪圈。

種種跡象顯示,戰略清晰之後,螞蟻金服走在了正確的路徑上。

這要從支付寶現在所處的格局和其路徑規劃說起,當移動支付雙寡頭格局穩固,行業進入「後支付時代」,開啟了 B 端融合、普惠金融創新、全球化發展的新階段。

這三件事,沒有一件「止於支付」,也沒有一件事是輕鬆的,都需要支付寶付出巨大的努力去鋪好基礎設施。

支付只是一種淺層的連線,在服務 B 端上,光有支付是遠遠不夠的,一旦涉及到基礎設施的改進,就需要整個生態的驅動,支付寶背後有整個螞蟻金服和阿里巴巴集團的支撐,而包括支付寶在內的阿里商業作業系統能為商家跟傳統行業提供更全面的解決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從投資層面來看,螞蟻金服直接基於支付本身所做的投資並不多,而是呈現出明顯的基於 B 端痛點的投資特色。從物流資訊化提供商凱京科技就獲得了螞蟻金服 C 輪 10 億元領投,到收銀環節資訊化提供商商米科技獲得螞蟻金服數億元投資來看,螞蟻金服實際上是在致力於推動不同行業不同環節的資訊化程序。

1. 深入傳統行業的深水區

沒有比公交體系更加傳統和保守的服務性行業了,而公共交通領域又是一個巨大的市場。其中公交汽電車行業日均客流約 2 億人次,地鐵行業日均客流 5000 萬人次,一年下來就是近 200 億人次。

但是公交行業長期以來只見流量、不見使用者,和使用者的距離非常遙遠,體驗也影響著使用者的出行選擇:找零和排隊是困擾軌道交通的兩大難題,前者需要人力成本,後者在高峰期危及公共安全。

改善其痛點,都要從資訊化入手,周天財經觀察發現,為公共交通行業接入移動支付的本質,是培養數字化能力,支付只是一小部分。正如支付寶政務民生服務事業部總經理劉曉捷對藍洞商業所說的:以支付為起點,把基礎設施資料化的基礎工作做紮實,然後再把底層的系統從資訊化向網際網路化升級,整個出行行業才能具備大規模網際網路化應用的可能。

根據基礎設施的不同現狀,支付寶會提供雙離線技術、電子公交卡、mPaaS 技術、信用能力等多維能力,參與硬體設施的改造中去。

舉例來說,在北京、上海這樣的一線城市,早晚高峰過閘上地鐵、坐公交,經測算,耗時必須控制在 300 毫秒以內,否則就會影響通行效率,嚴重時會加劇擁堵。為此,支付寶自主研發出雙離線二維碼技術,來提升過閘效率。

按下葫蘆浮起了瓢,此時,另一個問題出現,離線刷碼的情況下,如何保證使用者不會逃票?此時雙離線二維碼 + 信用託底,就構成完整的解決方案。

從杭州為起點,不到一年,支付寶首創的掃碼乘車技術已經廣泛應用於包括北上廣在內的 120 多個城市公交、地鐵,掃碼過閘效率可達 0.3 秒/人。

0.3 秒的背後是支付寶三年多的積累。支付寶並未止步,還設計了以「電子公交卡」為核心的技術 + 服務解決方案,幫助公交公司提升收銀效率。而一旦實現人卡繫結,還可以讓資料反哺運營效率。

「不止於支付」的整套解決方案,成為支付寶撬動公共交通行業的關鍵性籌碼。

像出行行業這樣的解決方案,支付寶還有很多,目前已經開放包括金融智慧、金融安全、金融分散式、移動安全、區塊鏈、金融的分散式資料庫等在內的 80 多個金融科技產品,以及 50 多個以交易場景為核心的技術性、行業性、通用性解決方案,已經在金融、出行、政務、零售等不同行業實現應用落地。

2. 普惠金融帶來的資源下沉

完成資訊化程序之後,真正的實業開始獲得了螞蟻乃至阿里生態的數字化驅動。

截止到 2018 年初全國 4000 多萬小商家靠支付寶收錢碼實現了收銀環節的數字化,從而有了「多收多貸」和「多收多保」的可能性。如果小商家們開設了網店,並在淘寶天貓上有了經營流水,他們獲取資金的槓桿會進一步放大。

從線上獲客,到數字化收銀,再到阿里的配送體系擴大了商家的服務半徑,乃至備貨所需的短期拆借資金由螞蟻金服旗下的網商銀行來提供,一箇中小企業的全生命週期內的多維度需求,就有了一攬子解決方案,相當於裝上了阿里巴巴商業作業系統的 CPU。

也難怪井賢棟在達沃斯峰會上分享中國經驗時會受到各國政要的好評,井賢棟說,阿里巴巴平臺有很多小微企業,通過大資料和人工智慧,可以為它們刻畫信用,快速便捷地提供貸款,並且隨著規模擴大,額度也會提高,而這一切不需要人工介入。另外,中國有很多線下小微企業,由於成本原因沒有安裝 POS 收款機,支付寶通過二維碼幫助它們解決收款問題,同時實現了線下的數字化經營。

螞蟻金服CEO 井賢棟

一旦實現數字化經營,包括金融在內的資源下沉就變得順其自然。

就連街頭小攤小販這樣的經濟毛細血管,商家能從支付平臺所獲得的服務也已經遠遠不止支付。過去的一年,支付寶以收錢碼為基礎,為小商家提供了包括信用貸款、資金管理、經營分析、貨源賒銷等服務。

截至 2018 年 6 月底,螞蟻金服累計為 1042 萬小微企業和個人經營者提供了近 1.88 萬億的經營性貸款,平均單比貸款 9700 元,其中三農使用者超 390 萬,線下的小微「碼商」超過 300 萬,併為超過 70 萬的全國貧困縣使用者提供過貸款。

在數字化經營和支付之外,螞蟻金服還有財富、芝麻信用、保險、網商銀行、花唄、借唄等一系列成熟的模組化產品。這種佈局上的差異,讓支付寶在為 B 和 C 兩端提供普惠金融價值的同時,也為自己帶來了更穩健、更多元的營收來源。

3. 到全球去

在螞蟻金服身上,我們看到了從 copy to china 到 copy from china 的變遷。

自 2015 年 2 月與印度電子錢包 Paytm 達成戰略合作以來,到 2018 年底,螞蟻金服在「一帶一路」沿線 9 個國家和地區佈局了 9 個本地電子錢包,包括,印度、泰國、韓國、菲律賓、中國香港、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巴基斯坦、孟加拉。

到 2018 年底,全球前四大電子錢包,依次為支付寶、微信支付、PayPal、Paytm,螞蟻金服獨佔兩席(支付寶、Paytm)。

香港過年掃福

這些國家,有 20 億人口沒有銀行賬戶,僅 10% 的人持有信用卡,有貸款需求的人中僅 21% 通過正規金融機構獲得貸款,除了移動支付,他們還有包括小微貸款在內的更多的金融服務需求,想象空間巨大。

井賢棟談到,未來十年,用技術、資料能力,服務全球 20 億消費者,要做 2000 萬家小微企業的 CFO。螞蟻金服的眼界,從來不止是支付業務的一城一池,而是著眼於全球,也著眼於 B 端和 C 端這兩端。

正如螞蟻金服副總裁紀綱在 36 氪新風向大會上談起的:

螞蟻金服在海外已經有九個本地錢包,這些錢包今天都面臨著支付寶五六年前快速發展前夜的情況,我們今天把我們在中國積累的技術和運營的經驗帶到海外國家去,在海外積極推廣掃碼支付這種方式,讓這些公司可以從第一天起就跨越在中國經歷的痛苦,這些都是原來的企業從來沒有想到過的,接觸到的機會。正是因為支付寶不再沉迷於單純的國內支付戰場,轉而投身到更大的賽道里啃硬骨頭,帶來的效果是,支付寶變得更加被 C 端消費者和 B 端商家所需要了,而且供需雙方會更加相互強化彼此的體驗,所以,不奇怪,為什麼 Trustdada 資料顯示支付寶 MAU 超越 QQ,成為國內第二大 App,而 App Annie 的資料則顯示,支付寶進入 MAU 全球十大榜單,且是最大的非社交類 App。

扔掉了「高頻」、「支付筆數」包袱的支付寶,不再頻繁改版了,也不再急功近利,少即是多,慢即是快,支付寶反而在網際網路人口紅利見頂的大趨勢下,把使用者數從 2017 年底的 5.2 億迅速擴充至 2018 年年底的 10 億,一年時間翻倍,本身就說明了阿里商業作業系統一體化和多維能力這條戰略路徑的正確性。

END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