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我們組團去問ofo退押金,你來不來?

本來春節打算停更了,但我一朋友組了個律師團,幫助所有被ofo拖欠押金的朋友,以“合訟”的方式組團去退押金。“愉見財經”一聽就high了,這事兒,於情於理於道義,都必須跟。

我們這些普通消費者,吃啞巴虧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ofo押金這事兒,對於單個使用者也就是99元或199元的權益,索賠起來,靠投訴,哪個部門能把錢要回來給我們?靠起訴,需要先支付訴訟費、公告費、律師費及大量的時間精力,付出的成本遠遠大於押金,即使勝訴了,獲得的賠償還不足以彌補訴訟的成本支出。

所以碰上這種事兒,對絕大多數人而言,恐怕就是拖著拖著就算了,自認倒黴。

如果每個人都想想算了,那整體呢?那可是涉及3000萬左右的使用者權益,那可是一筆可能超過30億的鉅額資金啊,就這麼輕易地拖成個無底洞?讓創業公司就這麼輕易地佔有著這比資金?

這次,我們打算嘗試一種新方法——合訟。人多標的就大,我們組團打官司去。

試試看,能不能不要再吃啞巴虧。

下面的文章是北京市漢鼎聯合律師事務所的黃剛律師借“愉見財經”平臺寫給大家的。黃律師試圖從法律的角度,對押金的性質、拒不退還押金的法律責任、以及使用者該如何有效追索被佔有的押金等問題,進行探討。

聽聽黃律師的邏輯,看看您是否認同。如果認同,文章裡有個網址連結,一起行動起來。

亡羊補牢,也許未之晚也。

ofo收取使用者押金

屬於何種法律性質?

雖然《擔保法》第二條第二款規定的擔保方式為保證、抵押、質押、留置和定金,沒有押金的表述,但是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百一十八條之規定:“當事人交……押金或者訂金等,但沒有約定定金性質的,當事人主張定金權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援”。

最高人民法院通過司法解釋認可押金是一種擔保方式,只是不適用於有關定金的規定。至於押金是屬於擔保中的質權、還是特殊的物權或一種特殊的擔保方式,因立法界和司法實踐中沒有明確的規定,眾說紛紜,但押金是一種法律意義上的擔保,這點是明確的。

既然是擔保,那麼押金的所有權是屬於使用者的,只不過暫時歸ofo佔有。

隨著使用者用車結束,主合同履行完畢,ofo已無權繼續佔有使用者的押金,應當立即將押金退還給使用者。

如果ofo拒不退還押金

需要承擔什麼法律責任?

民事責任上分析,雖然《擔保法》未規定違反押金的法律責任,但《民法總則》 第一百七十九條規定承擔民事責任的方式主要有:(四)返還財產、(八)賠償損失等;《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條及第一百二十二條約定:受損害方可以要求違反合同的一方賠償損失等違約責任。

據此,使用者有權要求ofo退回交納的押金及餘額,並賠償損失(比如拖延退款期間的利息)。

刑事責任上分析,如果ofo存在非法佔有使用者押金的主觀目的和客觀事實,根據《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條集資詐騙罪之規定:以非法佔有為目的,使用詐騙方法非法集資,數額較大的。

ofo佔有使用者押金有可能高達30億元以上(金額無公開資料,暫以3000萬用戶,押金按最低99元計算的話),數額特別巨大。

那麼其主觀上是否有非法佔有為目的呢?從ofo收取使用者押金的具體過程看,其一開始向用戶收取押金防止使用者長期佔有車輛,此時很難說ofo有非法佔有押金的主觀目的,ofo宣稱押金由銀行存管未動用。

後來ofo與阿里合作採用芝麻信用免押金的方式,不存在佔有使用者押金的情況。但2018年7月份這一方式改了,ofo融資不順利又開始收取使用者押金,這種情況存在著非法佔有的動機,如果將來事實查明,ofo於2018年7月後開始收取的使用者押金沒有在銀行專有賬戶存管,而是直接挪用了(不管是創始人自己或給管理團隊揮霍或用於其它),那麼ofo非法佔有使用者押金的行為構成了,涉嫌集資詐騙罪。

不管是什麼責任,如果任由所謂的創業者隨意無償佔有公眾數十億資金而不承擔任何責任,誰還會兢兢業業的工作呢?

怎麼要回押金?

不管ofo承擔什麼法律責任,對於使用者來說,要回押金才是最關心的。

押金不僅僅是使用者99元或199元的財產權益,更是使用者的人格尊嚴體現。

通過向法院起訴的方式無疑是最合法有效的。可是單個使用者索賠99元或199元的權益,起訴時需要先支付訴訟費、公告費、律師費及時間等,付出的成本遠遠大於押金。即使勝訴了,獲得的賠償還不足以彌補訴訟的成本支出。

如果把眾多使用者的押金及餘額的權利集中轉讓給一個主體,由這個主體向法院起訴,回款後再分配,則能有效降低成本。

根據《合同法》第七十九條規定:債權人可以將合同的權利全部或者部分轉讓給第三人。使用者作為押金的所有權人,有權將押金的權利全部轉讓給第三方,由第三方作為權利人向法院起訴ofo,通過訴訟的途徑索賠押金及餘額。

筆者認為該“合訟”模式,一方面能保護廣大網民的合法權益,另一方面能有效的節省寶貴的司法資源(試想,如果三千萬的ofo使用者都分別到法院起訴是多大的工作量,全國四級所有法院每年的案件量總和才一千多萬),有著非常重大的社會意義。

目前,社會上已經出現了這樣的第三方——電子地址平臺。電子地址(網址:www.elecadd.com)作為實名制電子通訊平臺,推出“合訟”的專案,首批就包括ofo押金退還的專案,該專案目標是徵集到100萬用戶的參與,就啟動對ofo的訴訟。

由電子地址平臺承擔前期所有的訴訟費、律師費等費用,使用者前期不用承擔任何費用,只是回款後支付少量比例的服務費用於彌補該第三方前期墊付的費用。使用者只需在電子地址平臺實名註冊,提交ofo押金及餘額的截圖,同意將前述權利先轉讓至該第三方,達到啟動條件時,就可以隨時網上檢視案件進展。

從長遠看,立法部門要及時根據社會新情況修改完善相關法律、行政法規,司法部門要根據社會出現的新情況,在立法相對“滯後”的情況下,及時做好司法實踐上的認定及處理標準。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