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熱血少年尹正:我的“忍道”就是永不放棄

最近,相信很多火影忍者迷都在遊戲或者朋友圈裡面收到了一份特別的新年禮物。

尹正拜年短視訊完整版連結:https://v.qq.com/x/page/l08334w6hkf.html

這是《火影忍者》手遊與尹正獨出心裁的一次新春合作。尹正在遊戲中用忍者的方式,給玩家們拜年、發紅包,為玩家們送上祝福。

對普通觀眾來說,尹正是一名近年來風頭正盛的青年演員,塑造過很多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顏值與實力並存,是業內公認的“戲痴”。不過,熟悉尹正的人都知道,對於他來說,除了演員的世界,還有一片名為“火影忍者”的天地。

從他經常提到“最喜歡的角色是大蛇丸”,到在微博晒出《火影忍者》手遊抽卡戰績。尹正對“火影忍者”確實情有獨鍾。

而藉著這次機會,我們也與尹正聊了聊他與“火影忍者”的那些故事。這位“熱血少年”不僅告訴了我們他與“火影忍者”的長久羈絆,還第一次講述了自己的“忍道”……

許多人都知道尹正喜歡看“火影忍者”,也知道他喜歡玩《火影忍者》手遊,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尹正是被陳赫帶入坑的。

令人意外的是,尹正坦誠自己的遊戲水平一般,甚至曾被高手“吊打”。不過,這些並沒有妨礙他繼續玩,享受這款遊戲帶給他的樂趣。或許尹正玩遊戲時的心態也像他看動漫時一樣,“‘忍道’是一種態度,是那種永不放棄的執著。”

Q:你第一次看“火影忍者”是在什麼時候?有什麼印象很深刻的情節?因為“火影忍者”做出過熱血的事情嗎?

尹正:第一次看“火影忍者”是在初中的時候,最大的印象就是覺得非常的新奇。“火影忍者”裡面的忍者,和印象中那種蒙著面、暗中活動的傳統形象完全不一樣。

印象非常深刻的情節也有很多,比如三代目的犧牲啊,鼬神的犧牲啊,自來也的便當啊…,第一次看“火影忍者”流淚是三代目火影死的時候,當他看著他的徒弟大蛇丸變回他小時候的樣子(很戳淚點)。還有中忍考試的時候李洛克的靠自己的真本事,動作快到讓別人以為是用了幻術,真的是努力的天才。

我覺得忍道是一種,一旦認定了,就不會輕易言棄的態度,是永遠熱血、燃、熱淚盈眶的激情。我在拍戲的時候也會趁機熱血一下,把忍者的情緒代入到了表演。也算是看動漫鍛煉出來的“戲感”吧。

Q:瞭解到你曾在多次公開表示非常喜歡“火影忍者”,還看到你晒過《火影忍者》手遊的五星忍者截圖,你是怎麼開始接觸這個遊戲的,這個遊戲最吸引你的是什麼?

尹正:最開始是陳赫推薦的,後來也會經常和杜海濤PK。我最喜歡這個遊戲的一點是,決鬥場5分鐘一局,我補妝的時候也能隨時開一局,不佔用太多時間。另一點是喜歡它的平衡性。這個遊戲不是說你有全部的S忍就一定會很強,如果對手會玩,C忍也是可以吊打你的。比如我就有用五星S忍,被C忍一穿三過的經歷,真的毫無還擊之力。而且遊戲取勝的關鍵更多的是靠你後天練習出來的技巧,而不是靠單純的忍者數值碾壓,這個公平無差別的競技點讓我很喜歡,是格鬥遊戲的一股清流。

還有就是遊戲的還原度,不管是劇情、畫面還是忍者的技能還原度都非常高。作為火影粉絲,我帶著情懷來玩真的很爽。

Q:那你的決鬥場水平如何,有沒有什麼玩遊戲時的趣事可以分享?

尹正:我遊戲的水平一般般吧,就是中等水平,我最好的成績是上過上忍。對上段位其實沒有什麼執念,我覺得玩的開心就好,更喜歡在遊戲裡收集自己喜歡的人物。

Q:那年前新出的S忍宇智波斑你有入手嗎?你覺得斑的手感如何?

尹正:斑爺是我一直非常期待的角色,所以出來的第一時間就入手了,斑爺很帥,我很滿足哈哈哈。

遊戲裡的斑我覺得非常的良心,招式非常還原,大招還是九尾外面罩著一層須佐能乎鎧甲,我很滿意。

尹正在《火影忍者》裡最喜歡的角色是大蛇丸,不僅因為“他一直堅持自己理念,他相信科學”,而且還“長得帥。”

在他眼中,“火影忍者”中不存在真正的反派,“每個忍者心中都有一種不熄的堅持,為了各自的初心不惜一切戰鬥到底。,所謂的“忍道”也並沒有好壞之分,這些人物的鮮明的個性與態度也是讓“火影忍者”具有豐富魅力的原因之一。

Q:你最喜歡“火影忍者”裡面的誰?為什麼對他這麼情有獨鍾?

尹正:我最喜歡的角色是大蛇丸,個人覺得,他是在做自己,而不是一個簡單意義上的反派,甚至不算是反派。而且我覺得大蛇丸長得也很帥。

Q:對,大蛇丸到了中後期慢慢人設開始變了。你怎麼看待這種轉變?

尹正:其實“火影忍者”裡有很多這樣的角色,正是這些複雜角色的存在和他們態度的轉變,讓“火影忍者”整體更吸引人,故事更飽滿。

Q:在你看來,“忍道”究竟是什麼,如何去評價一個角色的“忍道”?

尹正:在我看來“火影忍者”裡沒有反派,每個角色都是在堅守和去實現自己的忍道。每個所謂的反派,如果你在他的立場去看,就會明白他的初衷和行為的。

關於“忍道”我覺得這是每一個忍者在修煉忍術時所堅持的信仰,是一種精神寄託,“忍道”本身是沒有好壞之分的,比如鳴人的忍道是“有話直說”;李洛克的忍道是“用努力戰勝天才”……所以我覺得每個忍者的忍道都是在那個人物的立場下的產物,我也十分能夠理解他們的“忍道”。

作為資深火影迷,尹正絲毫沒有掩飾自己對和喜歡的遊戲合作的嚮往。在他看來,與《火影忍者》手遊的合作並不是一次工作,更像是一次自己“火影夢”的圓夢之旅。

Q:能談下和《火影忍者》手遊合作的契機嗎?

尹正:我的粉絲都知道我是一個火影迷。在拍戲空檔的休閒時間也特別喜歡玩《火影忍者》手遊,在遊戲裡可以忘記現實生活中的身份和束縛,成為一名忍者,做真正的自己。所以我一直都還挺期待能和自己喜歡的遊戲合作的,感覺這是自己一次情懷的釋放。

Q:這次你和《火影忍者》手遊的新春合作在玩家中的評價很高,你在拍攝過程中有什麼特別的體驗嗎?

尹正:這次和《火影忍者》手遊的合作很順利,我和工作人員都是老玩家和老粉絲,溝通起來很愉快,還有很多關於創意優化的探討,一拍即合,效率很高。

最特別的體驗應該是擺拜年和忍者的pose的時候吧。服裝換好以後,定格的瞬間時候感覺自己真的和遊戲裡的角色在一起一樣,這種感覺很“穿越”,也很爽。

希望能通過這次合作把這份快樂傳遞給我的粉絲和《火影忍者》手遊的玩家,也希望我能通過這次合作把《火影忍者》這麼好玩的手遊安利給更多人。

Q:這次新春活動中上線的新忍者是波風水門、旋渦玖辛奈、旋渦鳴人一家,這個組合在玩家裡的呼聲很高,大家覺得這算是彌補了原作裡鳴人一家的遺憾。你有什麼動畫裡的遺憾期待在遊戲裡實現的嗎?

尹正:新春忍者一家團圓的創意我很喜歡。鳴人一家是我看火影的淚點之一,玖辛奈和水門沒能陪伴鳴人一起成長,這次一家三口可以在遊戲裡團聚,而且剛好又是春節,我覺得很挺溫馨,也是眾多火影迷想看到的吧。

如果可以的話,希望遊戲裡能把青蛙小隊的長門和彌彥補全。感覺遊戲有時候能實現很多自己的腦洞幻想,比如我自己就會用初代、二代、斑爺組成“忍者祖宗隊”去打段位賽,這些是隻有在遊戲中才能實現的。

Q:其實除了新春忍者,遊戲裡還有很多原創忍者,比如泳裝、聖誕。如果你是遊戲策劃,未來想在遊戲裡再製作哪些原創的忍者呢?

尹正:有很多其實,一時之間不知道先說哪個(笑)新的漢服原創服裝忍者應該是我最期待的,哈哈。

Q:“火影忍者”的世界裡,每個忍者都有自己的“忍道”,作為資深火影粉,你在三次元的世界裡也有自己一直在堅守的“忍道”嗎?對你生活或者演藝態度是否產生了一些影響?

尹正:“火影忍者”表達的很多東西都是非常正能量的,如果說“忍道”的話就是火影忍者教會我的“做真實的自己,永不放棄”。就好像我平時拍戲也好,騎摩托車也好,都會一直用“火影忍者”的精神來鼓勵自己,告訴自己一定要做好,一定要更好。未來我也會繼續保持這份信念去對待每一部戲,像火影一樣堅持戰鬥到底,為大家帶來更多更精彩的作品。

Q:彩蛋環節,接下來還會和《火影忍者》手遊有更多的合作嗎?

尹正:新春合作只是我和《火影忍者》手遊2019年合作的開端,之後還將有更深入的合作,內容非常有趣不過先賣個關子嘍,還敬請大家期待啦。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