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感謝《地久天長》,讓我認識了這個實實在在過日子的“國際影后”

從柏林電影節回來後,這位“新晉影后”面對的是密集的採訪和拍攝。詠梅笑稱自己拍照的本事比過去見長,就是一下說太多嗓子有點吃不消。含了顆潤喉糖,眼帶笑意的詠梅聊起天來,依舊娓娓動聽。

我還是之前的那個我

喜歡演戲,無關角色大小,重要的是可以進行各種各樣的表達。這是詠梅的本意。

侯孝賢導演《刺客聶隱娘》中聶隱孃的母親,諜戰劇《懸崖》中張嘉譯成熟默契的夫人,《中國式離婚》裡的大氣從容的肖莉……詠梅知道什麼是“好戲”,即便她在其中出演的不是女一號。

《懸崖》中詠梅飾演孫悅劍

“我不會用邏輯去分析,就是很直覺的看劇本,去理解人物的感情、職業、身份背景。我覺得理解是最重要的,即使她有著跟我完全不一樣的內心和性格。”

25歲開始演戲,非科班出身,也沒有人前顯貴的野心,這次憑藉王小帥導演的《地久天長》獲獎,是詠梅第一次主演電影,結果就成了內地第一個柏林影后。

需要拋頭露面的事情一下多了起來,詠梅說自己還在適應,雖然辛苦了一點點,但是也很好玩。

“這個獎盃拿到手還沒一個月(採訪時間為3月初),我不知道後面的事情會怎麼樣,會對我產生什麼樣的影響,我也不去想,目前的感覺是,我還是之前的那個我。”

選擇了拍電影,跟娛樂沒有關係” ,詠梅在微博裡這樣寫過。但是被推到更多的聚光燈下,面對更多目光的期待和審視,該如何迎接之後的角色和挑戰?

登上柏林電影節紅毯的詠梅

“劇本,還有緣分。”在她溫潤的外表之下,有些是不會變的篤定。

靈感?去生活吧。

與其說詠梅低調了許多年,不如說是她選擇了這樣一種生活,還有自在。

《地久天長》上海路演

觀眾對於詠梅的評價多是“自然”,看她演戲,感覺不到“演”的痕跡。

“如果你是一個喜歡演生活的演員,你就一定要有生活,要知道生活本身是什麼。我對現實主義題材的東西感興趣,這跟生活是分不開的。”

那如何從生活裡找靈感,如何體驗和感知生活?

就是過日子,實實在在的生活。日子嘛,就是一天一天的吃喝拉撒睡啊、人情世故啊、自然界啊這些。”

詠梅拍攝的《地久天長》片場

再具象一些呢?

“就是觀察,觀察你能注意到的一切。”

詠梅說自己什麼都喜歡盯著看——她喜歡看小孩子的動作表情,看他開不開心,看得越久就越使勁,最後把孩子看哭了;她自己養狗也喜歡盯著狗看,無論是它吃東西,還是睡覺做夢,她可以一直看。

“我不是因為演戲才這樣做,就是我個人的一個好奇心,一種本能吧。”

以前聽搖滾,現在聽古典

詠梅是個有反差魅力的女人。

她的名字就如同她端莊的外表一樣,是父親給她取的漢語名(原名森吉德瑪),“詠梅”,受毛澤東詩詞《卜算子·詠梅》的啟發。“他喜歡毛主席詩詞,而且他自己朗誦這首詩的時候特別激情澎湃,我覺得目前為止還沒人比他朗誦的更好。”

但她的另一面又是個“滾青”,90年代的時候最愛去看搖滾現場。黑豹樂隊那首耳熟能詳的《Don't Break My Heart》,MV女主角就是詠梅,當時的樂隊主唱欒樹,後來成了她老公。

《Don't Break My Heart》MV裡的詠梅

“搖滾是音樂的一個型別,我非常喜歡這個型別,聽到的瞬間就覺得我的心臟、我的血液在沸騰,覺得自己有力量,是激情澎湃的。”

如今詠梅依然熱愛搖滾,但聽的頻率不像過去那麼日常,可以迴圈一整天。現在想起來就聽聽Beatles,更多時候,她選擇聽古典。

“老是那樣聽的話現在心臟可能受不了(笑),但喜歡還是挺喜歡的。”

讓人在意的不是皺紋,是焦慮

人們喜歡強調女演員的年齡,49歲,如何大器晚成,如何優雅美麗,如何在這樣的年齡做到這般出色。

詠梅自己是不在意的,準確的說,是40歲以後反而不在意了,“之前會有焦慮,怕老,怕有皺紋。也許可以打針讓皺紋消失,但這樣的心理不會消失。所以解決皺紋不是根本,真正要解決的是焦慮。”

說著,詠梅笑著指了指旁邊的年輕助理,“昨天我還跟她聊這個事,就說如果真想看年輕的自己,那就P圖嘛,幹嘛要改變自己的面容呢,老是維持一個樣子也挺乏味的,對吧?你媽媽生下你,到你五十歲,樣子都是一直在變的,這是自然的規律,不需要你花那麼多的精力去對抗,既無意義,也很挺遺憾。”

最近一次心動……?

“最近忙的都顧不上心動了。”詠梅有些苦笑道。

想了一小會兒,詠梅說,還是《地久天長》的預告片吧,原以為自己該哭的都哭過了,該釋放的也都釋放了,連之前看成片的時候也很冷靜;但現在再看,看別人熱淚盈眶,跟劇組的大家再重聚,再數次說起拍攝期間的種種,情緒就又被勾出來了,“我覺得電影完成的這麼好,心裡特別安慰。”

《地久天長》北京釋出會上的王景春、王小帥、詠梅

王小帥用了四年時間創作出《地久天長》,他說“這不是一部電影,這是生活,而生活真的是人的一生,既漫長又短暫。”

故事用三十餘年的跨度,展現兩個普通家庭經歷時代變遷的悲與喜。詠梅飾演的王麗雲,是一個溫柔嫻淑的妻子、母親、女工,對人對事充滿善意。

但命運並沒有善待她和她的親人,遭遇不幸,她一次次用堅韌、隱忍和寬恕去承受。

命運起起伏伏,但詠梅沒有用大悲大喜來表現,收斂、剋制,倒更讓人揪心和嘆息。從年輕時的明媚,到年老後的滄桑,把歲月的痕跡悄無聲息地融在神態與動作中。

成為影后,最終靠的還是不摻半點浮躁的生活感。詠梅以一座柏林銀熊給了王麗雲這個角色“有終之美”,而她作為演員的一呼一吸還會長長久久,經年累月,更為飽滿,更煥生機。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