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杜甫詩中只出現過妻子,沒有半句撩妹的話,可謂最專情的詩人

在中國文學史上,唐詩是一個讓人追憶不已的高峰期。這個時期的李白和杜甫,是文壇上閃耀的雙子星,正如韓愈所說“李杜文章在,光焰萬丈長”。杜甫被稱為“詩聖”,然而很少人知道,這樣一位感情充沛的才子,卻和別人不一樣,他真正做到了“一生一世一雙人”,終身就只對妻子專一。梁啟超稱他為“情聖”,雖然還包括了對國家、對百姓、對友人的情,當然也包括對妻子的。

在古代,三妻四妾都是正常的,無數才子們更因為才思敏捷,吸引了眾多的崇拜者和追求者。詩仙李白曾有過四個妻子,其中兩個還是原宰相的孫女,緋聞女友這些就數不勝數了。中晚唐的杜牧,更是風流才子,處處留情,連他自己也羞愧地吟唱“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

至於說後來宋朝的文人,明代的才子們,更是將風流多情發揮到了極致,彷彿不如此就顯示不了他們的魅力。然而,杜甫卻沒有,甚至在他流傳下來的1400多首詩中,有20多首是寫給自己妻子的,而讓人驚奇的是,竟然找不到一句是泡妞撩妹的話。

對於杜甫來說,他確實很幸運,作為縣令的兒子,仕途又多不如意,但他還是在29歲的那年,迎娶了19歲的司農少卿楊怡之女。楊氏不僅是大家閨秀,而且長得很美,以至於在詩中誇讚道“仳離放紅蕊,想象顰青娥”。更讓杜甫幸運的是,楊氏雖然出身大戶人家,跟隨杜甫常年過著顛沛流離,有一頓沒一頓的生活,卻從來沒有過抱怨。

根據記載,楊氏一共生養了八個兒女,杜甫要麼在外遊歷,要麼在外求官,很少在家能撫養他們。這全靠楊氏一個人照顧,杜甫也感慨道:世亂憐渠小,家貧仰母慈

也就是在漂泊無定的生活中,杜甫追求著功名利祿,渴望自己的才華能被賞識,卻沒有一天希望靠女人來實現。在安史之亂時,杜甫被叛軍困在長安,他寫下了著名的五言律詩《月夜》,寄託了對妻子深深的思念之情:

今夜鄜州月,閨中只獨看。遙憐小兒女,未解憶長安。香霧雲鬟溼,清輝玉臂寒。何時倚虛幌,雙照淚痕幹。

尤其是“何時倚虛幌,雙照淚痕幹”一句,體現了詩人對於妻子的深深眷戀。此時的杜甫已經45歲了,他卻還如此聊發輕狂。相比與之齊名的李白,在詩中提及妻子的極少,有的還是怨懟之言。倒是提及其她女性時,便眉飛色舞。比如“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寫給楊貴妃,“青黛畫眉紅錦靴,道字不正嬌唱歌”是寫給歌妓,甚至連不知名的女性也得到了“魯女東窗下,海榴世所稀”的佳評。

這種朝不保夕的生活,一直到杜甫定居於成都草堂才有所好轉。此時的楊氏,又恢復了幾十年前大家千金小姐的風範。她再也不用為生計過於奔波,可以陪伴丈夫泛舟、下棋,縱論詩書墨畫,在平淡之中,顯示一生知己之感。

有人說,杜甫是因為仕途不順,無權無勢更無錢才如此的。但在當時,比杜甫更潦倒的詩人比比皆是。比如盧照鄰也窮,可人家也留下過風流的佳話和一個郭小姐的故事。唯有杜甫,彷彿是一個假詩人,他不僅不會撩妹,而且對於妻子也不甜,在詩中稱這位小自己十歲(有人考證甚至小他20歲)的妻子,不是“老妻”就是“山妻”,甚至是“瘦妻”。

後來有人大概感覺杜甫專一得不可思議,處心積慮“考證”出他此後還續絃娶。其中的論據不是子虛烏有,便是天馬行空的想象,以至於拿“山妻”作為並非名門閨秀楊氏的證據。其實,楊氏為杜甫奉獻了畢生精力,也沒有失望,杜甫最終還是和她同葬一穴,繼續二人的緣分。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