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區塊鏈資訊服務管理規定》的一個疑問:為什麼規定節點屬於區塊鏈資訊服務提供者?

年2月15日,中國國家網際網路資訊辦公室頒佈的《區塊鏈資訊服務管理規定》(下稱《管理規定》)將正式實施。《管理規定》是中國第一次以積極、肯定的姿態對區塊鏈進行立法(當然,這只是部門規章,尚未上升至狹義的人大立法層面,但足以形成里程碑意義)。

《管理規定》作為關於區塊鏈全面監管的第一號檔案,可圈可點之處遍佈全文,然而疑點卻為數不少。本文將對一個重要概念提出第一個疑問。

區塊鏈資訊服務提供者:

為何主體、節點並舉?

《管理規定》第二條第二、第三款對“區塊鏈資訊服務”、“區塊鏈資訊服務提供者”和“區塊鏈資訊服務使用者”的概念進行了如下界定:

“本規定所稱區塊鏈資訊服務,是指基於區塊鏈技術或者系統,通過網際網路站、應用程式等形式,向社會公眾提供資訊服務”。

“本規定所稱區塊鏈資訊服務提供者,是指向社會公眾提供區塊鏈資訊服務的主體或者節點,以及為區塊鏈資訊服務的主體提供技術支援的機構或者組織”;

“本規定所稱區塊鏈資訊服務使用者,是指使用區塊鏈資訊服務的組織或者個人”。

疑點就出於“區塊鏈資訊服務提供者”的概念中。根據《管理規定》,區塊鏈資訊服務提供者是主體或者節點,如此以“主體”和其他非主體並舉的方式定義被監管的物件,在中國立法領域可以說是史無前例的

這乍一看甚至是違背常識的。因為被監管的物件理應落在法律主體的範疇,而要成為法律主體,前提是可以獨立承擔責任,在現實中無外乎是自然人或者法律擬製的人(即法人組織)。即便從更廣義的角度理解法律主體,將其擴張至沒有獨立財產但有一定主體資格的組織形式(如法律上的訴訟主體、簽約主體則不必然要求是自然人或法人,可以包括分公司、合夥企業等非法人組織),法律主體也是人或擬製的人的分支或聯合,總而言之離不開“人”(包括擬製的人)的範疇。

然而,《管理規定》將其監管物件突破我們傳統認知的主體範疇,還包括了非主體的“節點”,如此清奇的行文似乎超出了一般立法的正規化。該部門規章已經社會徵求意見,如此著墨不可能是筆誤或文字疏漏,另一方面我們可不能低估監管部門對技術和趨勢的理解和洞察,所以此處的不合常態必然有其合理之處。我嘗試就此說三點淺陋意見。

壹.“或”而非“和”、非“包括”

一般認為,節點是指接入區塊鏈網路系統的終端、硬體,如伺服器、計算機或手機等。因此從字面看,節點是物而非廣義的“人”。但物如何成為法律主體而承擔法律責任呢?透過表象看本質的直覺似乎告訴我們,節點是由人控制的,因此節點作為“區塊鏈資訊服務提供者”的法律責任是由節點背後的人承擔的。

事實並非如此簡單。如果節點只是主體的其中一種形式,即兩者是包含與被包含關係(如下圖),則《管理規定》應該把區塊鏈資訊服務提供者定義為“主體(包括節點)”而非現在的“主體或節點”。

另外,主體和節點兩者也不是兩條平行線、互不相干的並列關係(如下圖),否則《管理規定》應該把區塊鏈資訊服務提供者定義為“主體和節點”而非現在的“主體或節點”。

《管理規定》中的“主體”和“節點”其實並非包含關係,也非並列關係,而是交叉重疊關係,兩者是區塊鏈資訊服務提供者在不同時間的不同呈現方式(如下圖)。即在某些場景,區塊鏈資訊服務提供者是具體的一個人(包括作為組織的擬製人),而在另一些場景(特別是在區塊鏈技術的特殊語境下),區塊鏈資訊服務提供者更直觀地體現為某個以終端或硬體形式存在的節點,而人的身份被模糊了。

貳.分別備案之需

以上從字面上分析了“節點”為何在“主體”之後以“或”為連線詞而單列出來,但單列的具體或實操目的仍未論及,為此我再作兩方面揣測:其一是分別備案之需,其二是動態監管之勢。先說分別備案。

“主體”和“節點”區分,首先應該是出於備案的要求。《管理規定》明確,區塊鏈資訊服務提供者應當在提供服務之日起十個工作日內通過國家網信辦備案管理系統履行備案手續(備案系統如下圖所示)。

區塊鏈資訊服務提供者根據功能分類,可分為區塊鏈基礎設施提供方、區塊鏈應用運營方和區塊鏈技術提供方,能以節點形式呈現的主要在區塊鏈基礎設施和應用領域。分別備案原則要求不僅基礎設施提供方和應用運營方自身需要履行備案手續,其控制的、用於向公眾提供服務的所有節點(如DApp中的多個節點)也需履行備案手續。

分別備案實質為全部服務節點備案,我的理解只能適用於聯盟鏈。因為私有鏈的節點只有被許可才能接入,且不向公眾提供服務,不在《管理規定》的規範範圍;而公有鏈因為其全部節點開放,節點遍佈全球,面臨不同法域的管轄之爭。根據《管理規定》,其僅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從事區塊鏈資訊服務”的行為進行規範,因此公有鏈的全部節點備案不具可操作性,而僅對公有鏈的境內部分節點進行備案又無法達到全面監管目的,從而使備案失去意義。

叄.動態監管之勢

區塊鏈資訊服務提供者(主要為基礎設施提供方和運營方)和使用者均通過節點參與區塊鏈活動。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去中心化、分散式記賬特性,每個節點均可通過共識機制對每一筆交易資訊或新區塊資料資訊進行驗證確認,從而相互產生影響。因此,作為使用者的節點就存在向服務提供者轉化的可能。

節點可以驗證但並不意味著每個節點都具備算力。不具備算力或算力較弱的參與者,未能獲得工作量證明(PoW)等認證,沒有產生新的區塊,這時候的參與者還是區塊鏈資訊服務的使用者;當節點的算力足夠強,產生了新區塊,影響了區塊鏈資料結構時(如礦工),此時該節點實質上已從“使用者”轉化為“服務提供者”。這一重要節點作為“服務提供者”既不同於不具算力或算力較弱的使用者,也不同於我們傳統上理解的諸如基礎設施提供方、應用運營方或技術提供方等型別的“服務提供者”,而是新型的、在參與區塊鏈活動中從使用者變異過來的“服務提供者”。《管理規定》將“節點”單列為監管物件,正是體現了動態監管的原則,即只要“使用者”具備足夠算力而影響區塊鏈資料結構,滿足服務社會公眾的目的,則歸入《管理規定》的監管物件範圍。

-The End-

點選閱讀原文檢視《區塊鏈資訊服務管理規定》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