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張藝謀的電影朋友圈 大牌粉絲扎堆 合作伙伴都是好手

外界也許會質疑,為什麼張藝謀在電影界,有如此豪華的朋友圈?歸根結底,還是作品與人品說話。以下就是以電影為線,梳理的張藝謀的朋友圈。

張藝謀

時光網特稿 老謀子是個“老好人”,潛心創作的藝術家。他的好人緣眾所周知:李安會親自在紐約家中為他下廚;鄧文迪在自己家中陪他和卡神把酒言歡;中國電影家的“領頭人”李雪健甘願在他片中演一個極小的角色;從來不走紅地毯的高倉健陪他走了一回紅毯;太多的大牌演員說,沒有張藝謀就沒有我的今天……

外界也許會質疑,為什麼張藝謀在電影界,有如此豪華的朋友圈?歸根結底,還是作品與人品說話。以下就是以電影為線,梳理的張藝謀的朋友圈。

與電影大佬合作頻繁 始終不忘知遇之恩

吳天明

2013年7月,張藝謀和吳天明被拍到一起吃飯,標題是《張藝謀和戴金鍊子的光頭男吃飯》,其實那套照片上,張藝謀是畢恭畢敬地迎接吳天明的到來——在老謀子心中,吳天明是他電影事業最重要的貴人。

年輕時的張藝謀與吳天明(中)及鞏俐

吳天明的偉大之處,在於他不僅是一位優秀的導演,更是很有胸懷的電影製片家。在相對保守的計劃經濟時代,他敢於重用西安電影製片廠之外的人才拍片,讓“第五代”迅速崛起。

張藝謀最早遇見吳天明,是吳對陳凱歌、張藝謀等人拍攝《黃土地》的照顧。後來在吳導演的《老井》裡,啟用了張藝謀當男主角,讓他獲得了東京影帝。之後張藝謀拍《紅高粱》,吳天明自己掏三萬元讓他先把地裡種上高粱,才有了著名的《紅高粱》。《紅高粱》之後,張藝謀還在當時吳天明執掌的西影廠拍攝了《代號美洲豹》和《菊豆》。

吳天明離世後,張藝謀通過工作室發聲表示:“,震驚難過,幾個月前還跟他共同籌劃一部影片,不料竟成永別!”

張藝謀稱吳天明為“頭兒”,而吳天明對張藝謀的批評也很直接,比如吳天明對張藝謀的商業片探索,一直頗有微詞,對張藝謀商業化後十幾年的電影一直不認可,他曾公開說:“我問張藝謀,《三槍拍案驚奇》你想告訴人什麼?!”為此,張藝謀特意想借《歸來》迴歸電影的初衷,可惜吳天明卻沒能等到《歸來》成片。2014年3月,吳天明突發心肌梗塞去世,享年75歲。張藝謀參加了吳所有的追悼和追思活動,並在現場幾度垂淚。

2016年5月,吳天明遺作《百鳥朝鳳》上映,在一部名導明星力薦的宣傳短片裡,張藝謀的出鏡推薦,被放在第一條。

江志強

張藝謀與江志強

在影界人稱“江老闆”的江志強,被《時代》雜誌譽為“亞洲最佳製片家”,他是張藝謀商業大片的指引者和推手,有著親力親為和低調實幹的作風,將李安、張藝謀等導演帶向國際舞臺。

在江志強口中,張藝謀是一個厚道的西北漢子,人品很好,非常替老闆考慮,所以只要張藝謀需要,江志強一定會和他合作。在張藝謀深陷低潮的時候,江老闆公開表態支援張藝謀,可見友情非同一般。江志強投資的《色戒》,李安最早“易先生”的人選,竟然是張藝謀。

張藝謀與江志強首次合作,便推出了《英雄》

江志強和張藝謀首次合作,是華語電影進入“大片時代”的《英雄》。2001年,張藝謀拿著劇本找到老友江志強,說預算幾千萬人民幣,但江志強卻將投資增加到“天文數字”的2.5億人民幣。不過這筆投資卻請到了頂尖明星,製作水準直逼世界級。《英雄》的運作,也摒棄了張藝謀以往只盯著國內的思維,藉著江志強在好萊塢的影響力和渠道,《英雄》成為繼《臥虎藏龍》後,又一次打入美國主流市場的華語片,全球票房高達1.77億美元。

《英雄》之後,江志強還和張藝謀合作了《十面埋伏》、《千里走單騎》、《滿城盡帶黃金甲》、《三槍拍案驚奇》、《山楂樹之戀》的製作或發行,真正將張藝謀作品推向了國際市場。但《金陵十三釵》開拍前,江志強卻臨時撤資,最後該片票房失敗,一度讓人懷疑兩人友情生變。但《歸來》一片,江志強不僅投資,還全權負責海外發行,證明二人關係依舊“很鐵”。

郭寶昌

郭寶昌

人稱“寶爺”的郭寶昌算是張藝謀的師哥,他在1959年就進入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年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後來分配到廣西電影製片廠。1982年前後,郭寶昌是廣西電影製片廠藝術中心副主任,他無意中看到了北電78屆畢業作品《紅象》,這部電影由攝影系的曾念平、張藝謀、侯詠和呂樂掌鏡。郭寶昌驚呼“中國要出大師了”。

張藝謀曾在郭寶昌執導的《大宅門》中客串了大太監李蓮英的角色

廣西廠從北電要來了張藝謀。而張藝謀和幾位同學,是郭寶昌口中的“那幫小子”。拍攝《一個和八個》,也是郭寶昌在幕後大力支援,在極為艱苦的環境下拍攝完成,引發轟動效應。2001年,郭寶昌拍攝電視劇《大宅門》,請張藝謀客串李蓮英,拍過了張藝謀自己不滿意,於是郭寶昌剃光頭,親自和張藝謀演對手戲,兩人終於有了一次同框合作。

張偉平

張偉平是把張藝謀帶入商業電影的“第一人”,他和張藝謀合作了1995年至2011年16年間的所有11部電影。這些電影中,有拿到威尼斯金獅獎的《一個都不能少》,有在海外取得輝煌票房戰績的《英雄》,有張藝謀人情味迴歸的《千里走單騎》,有創造中國文藝片票房紀錄的《山楂樹之戀》,但也有口碑負面的《十面埋伏》、《三槍拍案驚奇》,以及票房慘敗的《金陵十三釵》。張藝謀和張偉平的合作過程,也是中國電影人從“熟人與圈子合作”模式,跨向工業化市場運作的一個“坎”,之中的是非恩怨,可能要多年後才能蓋棺定論。

張昭

張藝謀與張昭

2013年5月,張藝謀成為樂視影業簽約導演,擔任樂視影業藝術總監,與時俱進成為網際網路+影視模式的踐行者,一時之間在電影業界造成轟動。由此,張藝謀的“合夥人”、樂視影業CEO張昭也頗受關注,但由於當時張藝謀深陷負面新聞漩渦,不想在公開場合久留,張昭一出就充當的是老謀子的發言人,並怒斥那些說張藝謀有七八個孩子的謠言是“別有用心”和“有預謀的誣陷”。

張昭當時迴避了張藝謀報酬的傳言,只說張藝謀是樂視影業股東,並說張藝謀承諾自己還可以拍15年電影——這一切都表明張藝謀進入了一個相對平穩安定的創作環境。2014年5月,張藝謀推出和張昭合作後的第一部作品《歸來》,讓很多人覺得張藝謀真的“歸來”了,該片同時也取得了超過兩億的票房,這在文藝電影裡非常難得。

2016年末的賀歲片《長城》,用張昭的話來說,就是“真正的全球化製作的電影,因為張藝謀可能是唯一能吸引華爾街資本的中國導演”。張昭本人入行即製作中美合拍片,有著豐富的國際拍片經驗。投資1.5億美元的《長城》,以好萊塢的工業標準制作,是一次中國對世界的文化與資本的輸出,在這個層面上,張藝謀無疑又成為了“第一人”。

張藝謀在樂視的成績單裡包括《歸來》以及即將上映的《長城》

同學少年多不賤

張會軍

上圖為在電影學院讀書時的張會軍與張藝謀,下圖為2012年參加政協會議時的兩人

張會軍現在是北京電影學院院長,和張藝謀是北電78班同班同學,同住306宿舍,而且睡的是兩對頭。1982年,張會軍畢業留校,張藝謀被分配到廣西電影製片廠。作為多年好友,兩人曾在2012年的全國政協會上,與馮小剛、尹力、馮小寧、陳國星共6位政協委員一起,聯名提案電影票降價問題,受到關注。

2015年,張會軍出版了《致青春——北京電影學院78班回憶錄》一書,揭祕當年張藝謀超齡5歲破格進入北電的經歷。張藝謀為該書作序,稱總算有了一個真實交代,免得旁人道聽途說。

張軍釗、肖風、何群

1982年,北電78班導演系的張軍釗、攝影系的張藝謀、肖風,美術系的何群被“捆綁”分配到相對偏遠的廣西電影製片廠,四個人還一起剃光頭,悲壯發誓“不成人,便成仁”。他們發狠拍攝的《一個和八個》,拉開了“第五代導演”的大幕。張藝謀和肖風是該片的攝影。後來張軍釗因為身體原因沒有更多的作品,轉做行政工作;何群也做了導演,拍出了著名的《鳳凰琴》;肖風則成為中國最優秀的電影攝影師之一,金雞獎得主。

陳凱歌

拍攝《大閱兵》時的陳凱歌與張藝謀

張藝謀的電影生涯中,獨立擔綱攝影的只有兩部,都是陳凱歌作品:《黃土地》和《大閱兵》,都是“第五代”代表作。這兩部電影,也是他倆意氣風發時合作的見證。據說陳凱歌當年為了和張藝謀合作,想盡了辦法借調到廣西廠,並點名要張藝謀擔任《黃土地》的攝影。兩人合作時有很多八卦,甚至傳言在拍攝《大閱兵》時,張藝謀被UFO抓走了五分鐘,陳凱歌只說“那天晚上,其實我也在……”。

陳凱歌的新作《妖貓傳》將於明年上映

後來張藝謀成為導演。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兩人被認為是中國導演的兩面旗幟,甚至電影檔期也時常對上,因此常常被比較討論。甚至兩人的關係,也被描繪成“恩怨情仇”。對此陳凱歌曾說兩人後來道路不同,但無可指責,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所以也無所謂比較。

其實兩人這些年還是有一些交集,比如2001年兩人為恩師郭寶昌的電視劇《大宅門》客串角色;2003年華表獎,陳凱歌給張藝謀頒獎,成為熱門話題。

顧長衛

張藝謀電影中的很大一部分,都是他的同班同學擔任攝影的,最早的就是顧長衛。顧長衛畢業分配回了西安電影製片廠,張藝謀則去了廣西廠。西影廠老廠長吳天明慧眼識珠,輔佐張藝謀拍攝《紅高粱》,幾乎全部西影廠班底,攝影就是顧長衛。之後顧長衛還擔任了張藝謀的《代號美洲豹》、《菊豆》的攝影。

曾念群、侯詠、呂樂、馮小寧

顧長衛(左)與呂樂都曾擔任過張藝謀電影的攝影,之後也都自己做了導演

電影學院78班拍攝了中國兒童電影製片廠的《紅象》,導演和攝影風格極為大膽,已經顯露出第五代的影子。這部電影的導演,是78班導演系的張建亞、謝小晶和田壯壯。美術是美術系的馮小寧。攝影是當時攝影系的老師曾念平,他畢業的時候78班剛剛進校。該片的副攝影堪稱“豪華”,除張藝謀外,還有侯詠和呂樂。

幾位攝影的想法都很前衛,但有時也會因為風格產生爭執。侯詠和呂樂後來也都當了導演,而且都擔綱過張藝謀電影的攝影,呂樂和張藝謀在1990年代中期合作密切,擔任了《活著》、《搖啊搖,搖到外婆橋》、《有話好好說》的攝影。侯詠則接棒了張藝謀2000年左右的電影,掌鏡了《一個都不能少》、《我的父親母親》和《幸福時光》。

楊鳳良

楊鳳良和張藝謀一樣,是吳天明在全國搜尋的年輕人才之一,當時是上海人藝的演員。他到西影廠第一個工作,就是擔任《老井》的副導演,而張藝謀則是男主角和攝影。之後的《紅高粱》,楊鳳良也是副導演。1989年的《代號美洲豹》,張藝謀和楊鳳良是聯合導演,這種合作關係一直持續到《菊豆》,兩人的個性互補,合作也非常默契。1995年,楊鳳良執導《龍城正月》,張藝謀是出品人之一。

十慶

2015年,歷經多年波折的電影《王朝的女人·楊貴妃》上映,導演十慶的名字非常陌生,卻由張藝謀擔任藝術指導,田壯壯擔任聯合導演,侯詠擔任攝影指導,班底強大到令人咋舌。張藝謀還不是掛名,而是加入到導演組當中,幫忙重新打磨劇本,到拍攝現場幫忙指導,並出席釋出會力挺。原來十慶早年是一名作家,曾是張藝謀和楊鳳良導演的《代號美洲豹》的編劇,現在則是一名成功的企業家,也是張藝謀多年摯友,張藝謀為這部電影純屬“幫忙”,也圓了摯友多年的電影夢。

張藝謀、十慶(中)與田壯壯

趙季平

趙季平是張藝謀老鄉,深諳黃土地的音樂之魂。早在張藝謀擔任攝影的《黃土地》時,趙季平就參與了配樂。後來的《紅高粱》的音樂和歌曲流傳甚廣,他也獲得了金雞獎最佳作曲。之後還為《菊豆》、《大紅燈籠高高掛》、《秋菊打官司》、《活著》作曲。他的兒子趙麟還為張藝謀的《三槍拍案驚奇》配樂。

“謀女郎”是一種電影現象

鞏俐

中國影壇有無數“北電+中戲”的雙壁,也有好幾對“陝西漢子+山東大妞”的組合,但絕對沒有張藝謀和鞏俐這樣,合作早已臻化境的殿堂級銀幕搭檔。

2014年,張藝謀與《歸來》主演鞏俐一同亮相戛納電影節

鞏俐主演了張藝謀的九部電影,其中包括張藝謀電影生涯前十年的所有七部。另外,鞏俐還主演了張藝謀監製的《西楚霸王》,兩人還在《古今大戰秦俑情》中擔綱男女主角,那是他們唯一的一次銀幕前的合作。

張藝謀和鞏俐合作的黃金時期,就是1985年到1995年的十年間,鞏俐的第一座金雞獎、百花獎、威尼斯影后,都是那個時期獲得的。在空白了整整十年後,2006年的《滿城盡帶黃金甲》,為鞏俐拿到了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后。而八年後的《歸來》,更是一次鞏俐和張藝謀對於電影本身的“歸來”,再次成為鞏俐表演的里程碑作品。

章子怡

1999年,《我的父親母親》讓中戲大三女生章子怡一炮而紅,留下了那些充滿少女清純朝氣的大特寫。張藝謀的確有一雙發現優質女演員的眼睛,他把章子怡推薦給李安,經安叔點撥,成為“國際章”。章子怡之後演出了張藝謀轉型商業大片的《英雄》和《十面埋伏》。然後再度邁向國際,歷經起起伏伏,終成最具影響力與實力的華語電影女演員。據說張藝謀《長城》之後拍攝的冷戰背景諜戰片,女主角將是章子怡。

呂麗萍

《老井》劇照

呂麗萍其實才算最早的“謀女郎”,她和老謀子在《老井》中扮演夫妻。1985年,呂麗萍剛從上戲畢業到上影廠,爭取《老井》的旺泉媳婦角色一直被拒絕,後來被張藝謀力薦而如願。拍戲的時候,呂麗萍父親去世,張藝謀對她多加照顧。呂麗萍憑這個角色獲得金雞百花雙料最佳女配角。25年後,張藝謀拍《山楂樹之戀》,呂麗萍甘願在片中飾演魏紅母親這樣一個戲份極少的角色。

魏敏芝

13歲的時候,魏敏芝主演了張藝謀的《一個都不能少》一夜成名。張藝謀改變了這個普通的河北農村姑娘的一生,之後她讀了導演專業,還出國學了傳媒,現在成為了一名導演。

《一個都不能少》中的魏敏芝

周冬雨

2010年,只有17歲的周冬雨在張藝謀的《山楂樹之戀》中初亮相便迅速走紅,並在張藝謀的推薦下,考上了北京電影學院。周冬雨每年都要去看望張藝謀並彙報近況,讀書的時候還去張藝謀工作室蹭麵條吃。不得不說張藝謀眼力毒辣,周冬雨憑藉《七月與安生》改變對她“清純”的既定印象,蛻變為實力派女演員。

周冬雨出演《山楂樹之戀》時,不到17歲

倪妮

2011年,倪妮憑藉在《金陵十三釵》中飾演“玉墨”一角進入大眾視線,並在短短几年內成為炙手可熱的年輕電影女演員之一。事實上,她在21歲時,在《金陵十三釵》演員選拔中被張藝謀慧眼識珠後,經過了長達兩年的祕密訓練。2016年末,倪妮主演,張藝謀擔任製片人,張末導演的《28歲未成年》上映,這時倪妮正好28歲。

《金陵十三釵》中倪妮飾演的玉墨一出場,就堪稱驚豔

華語實力男演員,一個都不能少

《歸來》中的陳道明

陳道明每一次和張藝謀合作,中間間隔都會超過十年以上:1983年,陳道明在第五代開山之作《一個和八個》中扮演鋤奸科長許志,張藝謀是那部電影的攝影師。2002年,張藝謀第一部商業大片《英雄》,請的全部是華語頂尖演員,其中就包括飾演秦王的陳道明。2014年,張藝謀迴歸電影本質的作品《歸來》,陳道明飾演男主角陸焉識,由於陳道明對細節的極致要求,他幾乎參與和指點了每個拍攝環節,連張藝謀叫他監製。

《有話好好說》殺青後,姜文給張藝謀臨別贈言寫道:“藝謀,我陪你下鄉、進城,以後……”姜文說的“下鄉”就是《紅高粱》,那時姜文已經憑《芙蓉鎮》家喻戶曉,張藝謀還沒出道。“進城”則是《有話好好說》,還有那句著名的臺詞“安紅我想你”。

《有話好好說》拍攝片場的張藝謀、李保田與姜文

《有話好好說》中的另一位主演李保田也與張藝謀合作過多部電影。從壓抑的《菊豆》、《搖啊搖,搖到外婆橋》到黑色幽默的《有話好好說》,李保田都精確把握住了角色的精髓。對於張藝謀,他的評價是:“他(張藝謀)什麼時候不是在上升啊?!”

《幸福時光》劇照

和張藝謀合作最多的男演員還有傅彪,張藝謀對傅彪是知遇之恩,傅彪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當演員的時候,張藝謀選中他出演《搖啊搖,搖到外婆橋》的“三爺”。之後他們還合作了《有話好好說》和《幸福時光》,2005年傅彪因癌症去世,年僅42歲。

受人尊敬的李雪健,第一次和張藝謀合作是《搖啊搖,搖到外婆橋》,後來和張藝謀合作過三部作品,戲份都不多,堪稱張藝謀電影的“黃金配角”。

《活著》中的葛優

葛優則在張藝謀的第二部電影《代號美洲豹》中飾演了劫機的恐怖分子頭子,1994年的《活著》,將葛大爺推上了戛納影帝的寶座,之後他還客串了《有話好好說》。

劉德華是和張藝謀交情最深的香港男演員,當華仔演過《十面埋伏》之後,張藝謀曾說劉德華和梁朝偉一樣,是不可多得的好演員。當年張藝謀曾說過劉德華演不了農民,但後來《失孤》的表演讓張藝謀很吃驚。他們還繼續合作了《長城》。

《十面埋伏》拍攝片場的劉德華

倪大紅是優秀的舞臺劇演員,他和張藝謀最早在《活著》中合作,之後的《三槍拍案驚奇》和《滿城盡帶黃金甲》都有重要角色。張藝謀對他的評價很高:“最小的角色都能琢磨出味道來”。

孫紅雷的電影處女作是《我的父親母親》,張藝謀給孫紅雷的要求是:“如果有人找你簽名,你就失敗了。”

《我的父親母親》中的孫紅雷

與作家密切合作 老謀子才是玩IP的高手

現在熱門IP被大家哄搶,但都缺了當年老謀子發掘超級IP的“毒辣”眼力,早期他發現的那些作家大都初出茅廬(1960年代生人最多),但現在幾乎都成為中國當代文壇的頂樑柱。

莫言1986年在《人民文學》雜誌發表《紅高粱家族》的時候,剛從軍藝文學系畢業,是一顆文壇新星。張藝謀看了小說夜不能寐,從山西的《老井》劇組跑到北京找莫言,莫言看到和農民沒什麼兩樣的張藝謀後,當時就把小說改編權給了張藝謀,《紅高粱》獲獎後,莫言的名字一驚天下,兩人也成為莫逆之交。

拍攝《紅高粱》時期的莫言與張藝謀

1999年,莫言發表了黑色幽默小說《師傅越來越幽默》,張藝謀旋即在2000年將它拍成電影《幸福時光》。莫言2012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張藝謀熱烈祝賀,“25年前跟他在山東高密一起赤膊種高粱時,哪裡想過今天?這是個天大的好事,老朋友由衷地為他高興。”

1988年,25歲的江蘇作家蘇童在《收穫》雜誌發表了《妻妾成群》,那時他是冉冉升起的“先鋒派”代表。張藝謀1991年將《妻妾成群》改編成《大紅燈籠高高掛》,他請自己電影學院的恩師倪震作編劇。但蘇童覺得對原著改動太大,卻認同從觀眾的角度,這部電影是佳作。在蘇童的心目中,《大紅燈籠高高掛》是張藝謀排名第二的電影,第一名是《秋菊打官司》。早年張藝謀一心想為鞏俐打造一部《武則天》電影,並請來刻畫女性角色在華語作家中首屈一指的蘇童執筆,但後來電影沒拍成。

蘆葦是《活著》與《霸王別姬》的編劇

張藝謀還和”先鋒派“的另一位重要人物餘華有過一次合作,把餘華的第一部長篇小說《活著》拍成電影,張藝謀找來西影廠老友、也是國內頂級編劇的蘆葦做編劇。

張藝謀似乎特別青睞江蘇作家,他的《搖啊搖,搖到外婆橋》取材於巴金兒子李曉的小說《門規》,是請揚州作家畢飛宇來編劇的。

另外一位和張藝謀合作密切的作家就是劉恆。1990年的《菊豆》改編自劉恆的小說《伏羲伏羲》,當時劉恆已是1980年代末期的新寫實小說代表人物。《菊豆》成為中國第一部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的電影。1991年,張藝謀發現了安徽作家陳源斌的《萬家訴訟》,請劉恆改編成《秋菊打官司》劇本,“討個說法”成為一個全新的流行詞彙。電影取得巨大成功,陳源斌破格被評為一級作家。2009年,張藝謀籌拍女作家嚴歌苓的《金陵十三釵》,依舊請來劉恆把關編劇。

嚴歌苓

嚴歌苓是張藝謀唯一一個連續改編的作家,2014年的《歸來》,是根據嚴歌苓獲得中國小說協會2011年度長篇小說排行榜第一名的《陸犯焉識》改編的,這一次張藝謀請來了老友鄒靜之操刀劇本。不過,張藝謀的這兩部改編嚴歌苓作品,對小說的改動比較大,但嚴歌苓很理解,並認為張藝謀“是一個單純的人”。《歸來》宣傳時,她也跟著一起跑各城市宣傳。

2006年,鄒靜之還為張藝謀的《千里走單騎》作編劇,那是張藝謀特別為偶像高倉健度身定製的一個故事。這樣,張藝謀不僅改編了眾多文壇大咖作品,還集齊了劉恆、鄒靜之和蘆葦業界翹楚,他們三人都被稱過“國內第一編劇”。

張藝謀還改變了一些作家的命運。1994年,還只是位報刊編輯的吉林作家述平發表了小說《晚報新聞》,被張藝謀偶然發現,於是有了《有話好好說》。在拍《有話好好說》時,述平認識了姜文,後來成為姜文的文學策劃,轉行成為職業編劇。

另外,新疆作家施祥生1997年發表在《飛天》雜誌的《天上有個太陽》,被改編成《一個都不能少》;鮑十的中篇小說《紀念》,被改編成《我的父親母親》;美籍華人艾米最早發表於網路的《山楂樹之戀》,被改編成同名電影,並請來年輕作家尹麗川、顧小白、阿美、肖克凡聯合編劇。

自商業化大片開始,張藝謀嘗試原創電影故事的模式,他的名字出現在《英雄》、《十面埋伏》、《滿城盡帶黃金甲》等的編劇一欄中,而李馮、王斌、吳楠等,則成為他相對固定的“御用編劇”。

粉絲團大咖扎堆

李安

張藝謀與李安

張藝謀比李安大四歲,電影生涯比李安早十年,李安曾不止在一個場合說過,張藝謀是他生命中的貴人。李安1992年憑藉《喜宴》,與謝飛的《香魂女》一起並列金熊獎,張藝謀是那屆的評委之一。據說當時有評委對兩岸兩部華語電影並列金熊有些擔心,但張藝謀則說這是一件大家樂見的事情,才有了這個結果。

2007年,張藝謀擔任威尼斯電影節評委會主席,李安的《色戒》參賽但並不是熱門,李安甚至已經離開水城,最後《色戒》拿到金獅獎。更巧的是,李安拍攝《色戒》時,易先生本來是屬意張藝謀來演的,後張藝謀沒空才換成梁朝偉,甚至連梁朝偉的造型也是比著張藝謀來做的。

張藝謀曾坦言拍《英雄》是受了《臥虎藏龍》的影響,章子怡也是張藝謀推薦給李安的。張藝謀和李安還有個共同身份,就是目前僅有的兩個獲得過金獅獎和金熊獎的華人導演。

另外,張藝謀和李安的私交也很好,張藝謀到美國,李安會在家下廚招待。張藝謀女兒張末到美國留學,是李安幫忙聯絡的學校。2014年3月,兩人還在李安母校紐約大學進行了一次大師對話。

史蒂文·斯皮爾伯格

張藝謀在電影學院的時候,就是斯皮爾伯格的影迷;而斯皮爾伯格看的第一部中國電影,是《大紅燈籠高高掛》。斯皮爾伯格在看過張藝謀的《英雄》後自嘆弗如,說非常羨慕張藝謀是可以用色彩講故事的導演。

史蒂文·斯皮爾伯格與張藝謀

斯皮爾伯格和張藝謀一直感情甚篤,2006年,也就是張藝謀完成了《滿城盡帶黃金甲》後,曾在北京與斯皮爾伯格有一次深度對談,在那次對談中,他們聊到了《拯救大兵瑞恩》與《英雄》之間“集體與個體犧牲”的差異,聊對對方電影的感受,甚至在那次聊天中,斯皮爾伯格預言了膠片電影將在五到七年後消失(神準!)。但他們都認為,技術不會推動電影進步,故事才是。

於是,八年後,張藝謀把《歸來》這個故事,親自帶到斯皮爾伯格在環球影城的夢工廠工作室,據斯皮爾伯格自己說,他為《歸來》哭了快一個小時,並認為該片或許是當下最有深度的電影作品。

詹姆斯·卡梅隆

“卡神”與張藝謀

卡神是因為北京奧運會原因認識了張藝謀,在卡神的眼中,張藝謀很沉穩,他甚至覺得張藝謀和他有點像。2012年的北京國際電影節,卡梅隆剛走完紅毯,就想見張藝謀,當時還是默多克夫人的鄧文迪,把兩人邀請到她家中密會,大家相談甚歡,之後還出現在好幾個論壇和電視節目當中。

當時他們曾就3D電影的未來深入探討過,卡梅隆也說張藝謀對3D非常感興趣。果然,近五年後,張藝謀的《長城》就用到了《阿凡達》的特效團隊——工業光魔、維塔等。

高倉健

高倉健是張藝謀的偶像,也是中國幾代人的銀幕偶像。張藝謀本來想找高倉健飾演《英雄》中的無名,但高倉健對豪華製作不感興趣,而是要演人與人之間有情感的電影,於是有了《千里走單騎》。在電影拍攝中,兩人建立了父子般深厚的感情,高倉健崇高的藝德修為讓張藝謀深深動容。該片在日本宣傳時,從來不走紅地毯的高倉健,竟陪著張藝謀亮相東京電影節,讓日本媒體大為驚訝。2014年高倉健去世,張藝謀追憶與高倉健交往過往,評價高倉健是“士之德操”,並表示“非常景仰他。”(新聞回顧)

《千里走單騎》拍攝片場的高倉健與張藝謀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