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芝麻胡同》:作氣十足的劇情和人設

(以下主要討論劇情,不涉及演員,謝絕撕逼,感謝配合)

年代戲《芝麻胡同》在這周將收官,在劇集開播之初,小編曾寫過關於它的文章,對它讚賞。有加一群老戲骨加老北京的風味,以及前兩集緊湊的劇情,使得它開播之初,口碑十分不錯。

在它即將收官的時候,有些話不吐不快,總之一句話:劇情作,人物作,劇情和人物作天作地,毫無邏輯。

原本以為講的是清末老北京醬菜技藝,隨著時代變遷,一些悲歡離合;再不濟是八大胡同版“情滿四合院”,但導演和編劇誠不欺我,整整五十集就講述嚴振聲一家作天作地真是像老太太的裹腳布,又臭又長!

嚴振聲:為人不錯,做掌櫃對不起祖宗,做丈夫對不起原配

商人講究和氣生財,這點嚴振聲一直做的不錯,哪怕被吳友人那樣欺負,也沒有遷怒不相干的人,後續對自傢伙計也是本著“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可是,作為沁芳居的掌櫃,在遇到牧春花後,有多少日子是關心店裡生意的?平時生意都交給小黑子和大福子,自己當甩手掌櫃,在不斷糾結和牧春花成不成親的事情。

您閒得沒事幹了?在民國時期娶三妻四妾還是允許的,你聽老爹的話娶個妾怎麼了?顧及原配的感受,那你要麼不要見牧春花,哪怕這個女人死在外面都別管她!

一邊說著不能對不起林翠卿,一邊又心猿意馬的想著牧春花,面對吳友人的刁難,拿著身家性命跟人家有權有勢有槍桿子的人硬拼?

您嚴家這些年真是辛苦林翠卿了,還沒讓您敗了,真是難得。

不能否認,一些大家族商人,是要有些骨氣和義氣,但您跟吳友人的恩怨,追根究底是因為牧春花,還有郭秉聰的挑撥使壞,老百姓是痛恨軍閥兵痞,不過在保一家子老小和祖傳醬菜園子間居然想都不想的拿身家性命拼了?

後面出來也沒安寧幾天,又扔下店鋪了,您心安理得跟牧春花小打小鬧,對家裡不聞不問,店裡欠了那麼多帳,一點也不著急想辦法,是挺有遠見的,知道要圍城,屯一些東西,但您要把眼下的事情解決了呀。

後面新政策出來了,嘴裡說著離不了原配,轉頭誰都沒告訴,跟原配離了婚。

原配受不了想自殺了,又復了婚,和二房離婚了,但原配生氣就脾氣上來不願說了?那您復婚是幹嘛的?

那個居委會是為你嚴家人辦的?一天天的這麼會玩?

幸好,45集以後,他人老了,不再作了。

林翠卿:翰林家小姐,手腕犀利的女掌櫃,可憐的原配

林翠卿的家世劇集裡不止一次提起,出身翰林世家,所以年輕時嚴家包括嚴振聲都是她一手做主頂事的,在開始十幾集的劇情裡,她跟嚴振聲真是患難夫妻青梅竹馬,誰都能看顧著誰,她是厲害也真心疼自己爺們,嚴振聲在外面無論怎麼胡來,對原配十分尊重,二人感情十分要好。

如果不是老公公一直逼著娶二房,兩人和和美美哪有那麼多事。牧春花出現後,一開始有氣有怨,把寶鳳拉出來一起鬧,都能理解。但是後來明明接受牧春花了,轉眼又不對付了。

如此折騰無數回合,一個堂堂正正的主家奶奶,愣是變成了一天三變臉又小氣又憋屈的女人,編劇真是有病!

嚴振聲私自離婚,一氣之下跟寶翔在一起,這本沒什麼,新時代了離婚後可以各自婚嫁,但是生了孩子又回到嚴家是什麼操作?您多大臉?

捨不得嚴振聲,就又對寶翔和親閨女冷淡了,您早幹嘛去了?一會兒清醒一會兒瘋,真是要了命了。

牧春花:瑪麗蘇附體,哪都有你

相信牧春花這個角色,編劇原意是想寫一個身上具有“新時代”女性特點的女人,可惜用力過猛,來了一個“民國時期二房作天作地”的女性形象。

牧春花出場就交代了為了給父親治病,哪怕是老頭子,是小妾都會嫁。

吳友人有權有勢,就是禽獸了一些,如果真是想要父親活著,應該第一時間選吳友人啊。

好吧,畢竟是姑娘家,不能太委屈,俞老爺子拿來藥救了自己爹,因為知道嚴振聲有家室,父女兩就不樂意了,開始想著郭秉聰的好,想還給嚴振聲買藥的錢,嫁給郭秉聰。又因一來二去跟嚴振聲接觸,加上相識有英雄救美的情結,就開始喜歡嚴振聲了?

合著您嫁人的條件不是為給爹治病,是要找一個有錢還喜歡自己,自己也喜歡,人還不錯,還不能做小的男人?

那您一開始幹嘛說做小也沒關係?

雖然嚴振聲他們承諾,是按照俞家的禮,各過各的,可見到大太太一邊說著原配不容易,一邊心裡不舒服,說一句頂一句是幾個意思?

被吳友人威脅,懷了孩子,拼命跑出去這沒說的,後面回來了,嚴家上下,有什麼事情她都要插一手,哪裡都有她!

好像除了她,嚴家上下沒有一個能主事,能拿主意的人了?有本事去櫃上接手生意啊?

嚴寬回來的事情,她要提醒人家洗澡換衣服,離婚的事情要上串下跳,林翠卿和寶翔的事情,嚴振聲有委屈就不行,裡裡外外所有事,好話她說,好人她做,最後她還是最苦最委屈的一個人?

憑什麼!

整部戲中,只有孔老痴一個人把醬菜園子當成自己一生的心血,一心一意的撲在上面,人設行為從一而終。

剩下的小黑子,寶鳳,寶翔等,簡直是想起一出是一出,編劇是抽著風寫的劇本吧?

貫穿大篇幅的人物中,只有郭秉惠一個是一直沒怎麼出框的,林翠卿的縮小版是郭秉惠,後面出場的杏兒,是牧春花的正確開啟方式!

全劇最可憐的莫過於嚴寬,最無辜的是福子,嚴寬會成長,福子會釋懷,這才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正確寫法,而不是現在編劇和導演把劇裡大部分人物的腦子和觀眾的腦子放在地下踩!

謝謝這些老戲骨的表演,謝謝老北京的文化,別人糟蹋好東西除了痛心無話可說!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