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一組資料告訴你:晚清的腐敗無藥可救

作為政府部門的支出,最為矚目的是工程專案。凡京師大工程,必先派勘估大臣,勘估大臣必帶隨員;勘估之後,再派承修大臣,承修大臣又派監督官員。工程承包商由承修大臣指派,待到結算時,承修大臣得30%,監督官員得10%,勘估大臣得10%,眾隨員共享5%,兩大臣衙門之書吏共享10%,眾經辦官員共享10%,承包商實際只有25%。

這種利益分配是晚清時期不必言說的“潛規則”!用今天的眼光來看,晚清官員真的很“規範”,因為工程不會是一次撥付的一錘子買賣,而是按照工程進度逐步撥付。也就是說,工程期可能長達數年,在這數年間,上上下下的各級官員都能循規蹈矩,按時分錢,絕不多佔多拿!!從這個角度來看,晚清官員其實都非常優秀,守好自己的本分,拿該拿之錢,從沒有分贓不均扯皮的事發生。至於工程質量,管他了……一開始就虛報了,承包商也虧不了。

建設頤和園,其款多出自海軍經費,大約花掉銀子3000萬兩;其維修保養費,則出自土藥稅。土藥稅每年有140餘萬兩,戶部僅收到30萬兩,其餘部分直接到了頤和園。慈禧太后入住頤和園,每日開銷超過一萬兩。

醇親王去世,修祠、造墳等等花費,全部由戶部開支,共計超過500萬兩。僅祠中的九蓮燈竟然耗費9萬兩;戶部官員看到內務府發來的文書,一眾官員私下咂舌,卻不敢多話,而是立即撥款。

建頤和園、醇親王去世,已經是大清王朝岌岌可危的時期了。戶部存銀不過200萬兩,每月鬚髮放八旗兵餉48萬兩,虎神營等100餘萬兩,戶部官員常常仰天長嘆……花錢依然如此,讓人瞠目結舌!

至於各地方政府的支出,列舉一例:

河北淶水縣:每年的牛羊稅,約有600兩,上報朝廷只有13兩。其餘部分去哪兒呢?藩司署24兩,道署20兩,州署14兩,剩下的部分就由縣級政府大小官員均分或小金庫開支。

契稅每年約數千兩,上報是100兩,餘款分配方式同上!

從這個事例可以看出,晚清時期的省市幹部還是比較照顧工作在“第一線”的縣級幹部,所謂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還真不是誇大的文學修辭。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