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歌手2019》第12期:一步之遙,步步驚心

這一期的主題是“一步之遙,步步驚心”,我們都能看到的解釋是這樣的:

“一步之遙”指的是距離決賽圈僅剩一步,贏的走完這一步,輸的失去這一步。

“步步驚心”指的則是歌手們在這個舞臺上,每一首歌,每一句歌詞,每一個旋律,唱得都非常艱難,倍加小心。

其實,背後還有一種解釋,那就是《歌手》節目組的“一步之遙”和“步步驚心”。

12期,從首發到突圍賽,每一步都步步驚心。節目組必須想好每一期的營銷策略,每一期都要找到爆點,包括“楊坤奪冠”和“小K中文十級”,都是設計好的熱點——一旦出現問題,那就是滿盤皆輸,前幾季積攢下來的口碑蕩然無存,而人們口中常說的“《歌手》頹勢日顯”也會在一瞬間爆發。

距離這一季結束,也只有一步之遙了。

而《歌手2019》成功了嗎?

一步之遙,尚未得知。

但我希望它能成功,畢竟,它已經是中國音樂節目的品牌和良心。

許靖韻:《我恨我痴心》&《I Hate Myself For Loving You》

這個舞臺上終於有人唱劉德華的歌了。

說起劉德華,大家都很熟悉:香港音樂黃金年代的四大天王之一,《無間道》《桃姐》等電影裡奉獻精湛演技的演員,得獎無數,讚譽無數,而且沒有負面新聞。

但是對劉德華的歌,其實很多人還是不熟。

他1985年發表了第一張專輯《只知道此刻愛你》,彼時他已經在影視劇嶄露頭角,《神鵰俠侶》創下收視記錄。直到1994年,才拿到十大勁歌金曲最受歡迎男歌星獎。可是劉德華真的很喜歡唱歌了,每年都會發至少一張專輯。

說實話,除了敬業我想不到更好的詞來形容這位兢兢業業的男藝人。

許靖韻翻唱的這首《我恨我痴心》應該是1989年的作品,不過後來又反覆被收錄在精選集裡。這首歌原作是Joan Jett的《I Hate Myself For Loving You》。

在說原唱之前,想先提一嘴中文版的詞作,盧永強。

盧永強這個人非常神奇,他不僅僅是香港著名編劇,還曾經為譚詠麟、張國榮、梅豔芳等人填詞,獲得過“十大金曲”獎座。而在他最聲名鼎盛的時候,他選擇跑來內地發展,創辦了一家文化傳播公司,開始做動畫片。他做的動畫片有一部代表作,叫《喜羊羊與灰太狼》。

嗯,就是在我們在電視上被洗腦迴圈,00後的童年的那個《喜羊羊與灰太狼》。

感慨大佬神奇之後,讓我們回到Joan Jett。

Joan Jett是80年代美國最炙手可熱的搖滾歌手之意,代表作品是《I Love Rock-n-Roll》和《I Hate Myself For Loving You》(看得出是一個敢愛敢恨的女孩子嚶嚶嚶)。

而《I Hate Myself For Loving You》認真的是80後、90後的青春,特別是喜歡玩《實況足球》的,《頭號玩家》裡面還專門拿出來致敬。

Joan Jett的聲音非常粗獷,不羈之中藏著能讓大地震顫的力量,張嘴之後就是雪崩,你會想隨著她的歌聲搖頭晃腦,尤其可貴的是菸酒嗓中的一絲純真,聽完之後感覺是真的率真的“和平與愛”。

而劉德華翻唱的版本,我們爸爸媽媽應該更熟悉一些。他的表現其實很像一個二十多歲的男孩子,愛而不得的時候,生氣的表現,超級可愛!(年輕的華仔魅力真的無限,太好看了)

許靖韻把兩首歌合而為一,其實非常難操作,因為兩首原作展現出來的氣質其實是非常不同的。但是好在她的唱功不錯,微帶冷漠的聲線也幫了很大的忙,雖然珠玉在前,但也可以算是一顆明珠。畢竟這樣的女孩子也很可愛呀!

逃跑計劃 :《Gravity》+《給自己的歌》

逃跑計劃回來了,這個舞臺上搖搖晃晃的男孩子多了一個。這種慢慢悠悠不憤世嫉俗的感覺真的太棒了。

《Gravity》有很多同名歌,Coldplay也有一首,不過逃跑計劃選的這首是John Mayer的。

John是個很典型的音樂才子,四度格萊美,數次白金唱片。他的原作也是慢慢悠悠的,Blues風格的曲調,緩緩地述說著生活的重壓。

Gravity is working against meAnd gravity wants to bring me downOh I'll never know what makes this manWith all the love that his heart can standDream of ways to throw it all away他知道,是貪婪,貪婪導致了無限的下跌,可是人生在世,怎麼能不貪婪呢?所以有了 keep me where the light is,也有了李宗盛的《給自己的歌》。

誰都知道想得卻可不得,誰都捨不得該舍的,於是無數個夜裡,恨意翻牆,嗡嗡作響。

貪婪帶來的壓力,不僅僅施放在愛情裡,還有人生處處。

想得卻不可得的,不僅僅是愛情,還有事業、親情,以及所有的一切。

雖然兩首歌都是說愛情,但兩首歌結合在一起,被毛川演唱出來,展現的卻是他在音樂這條路上,一路走來的辛酸。就像來歌手,他們展現真我,卻很快被觀眾淘汰。是他們太差嗎?還是觀眾不懂呢?或者說,單純地因為語義缺失導致的溝通不暢?

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

這個04年成立,07年正式確立的搖滾樂隊,已經一起走過十幾年了。這十幾年,有過燈火輝煌,有過幽暗谷底。拿過大獎,也沉寂落灰。

只是現在,他們決定做一個永遠不擴大經營規模的人氣爆棚的小店。

我願意支援他們,keep them where the light is。儘管他們在歌手舞臺上的表演已經落幕,但人生和音樂的舞臺,還有很久很久。

要加油呀!

楊乃文 :《證據》

《歌手》的舞臺真的很奇怪誒,大家總是一窩蜂地選一個人的歌,陳楚生的《魚》就不用說了,乃文的這首《證據》也是陳綺貞作曲的。

《證據》這首歌收錄在楊乃文2001年的專輯《應該》中,當時的楊乃文,還是魔巖唱片的一員。

當時的魔巖,有一個重要的音樂製作人,叫賈敏恕。賈敏恕也是中國搖滾音樂界的大佬,1992到1994年間,黑豹、唐朝、張楚、何勇、竇唯的專輯,他都參與制作,而他的特點,就是讓不整齊的音樂變得整齊,讓包裹在石頭中的翠玉重見天日。於是才有了另類、驕傲、無法捉摸的楊乃文,才有了陳珊妮口中不斷突破框架的楊乃文,才有了當年巔峰的《Silence》和《證據》。

我提這個不是抹殺楊乃文(當然還有另一位非常重要的製作人林暐哲),而是想讓更多人關注音樂製作背後的,那些不為我們所熟知的人——他們也是唱片業重要的一環,但他們往往被忽視。

回到《證據》這首歌。楊乃文獨特的嗓音搭配上她一貫的冷漠表情,其實很有一種神奇的感覺:我在講的,就是真實。

如果說《囚鳥》是在愛情中被困住,於是苦苦哀求而悲傷的話,這首歌就有了一些走出愛情、走出捆綁的灑脫。而且不是那種“幹他孃的老孃走了”的轟轟烈烈,而是隨口的一句“我走了,拜拜”。這種乾脆,其實是更冷漠更決絕更無愛的——因為連憤怒都沒有了,只剩下滿滿的失望。

最後……開個腦洞……不知道PUA盛行的現在大家有沒有看到一個被pua的女孩努力掙扎走出來的故事……我今天聽的時候,看到歌詞,真的感覺……

難道都是我的錯我該生氣還難過一杯被當做證據的紅酒換來的耳語喋喋不休你罵的還不夠嗎多像啊!

龔琳娜:《青藏高原》

《青藏高原》創作於1997年,在很多官方的音樂鑑賞上,寫著這樣的話:

此歌旋律深情而高亢,表達了對青藏高原的無限神往和極力讚頌。歌曲深情地讚美了祖國的大好河山,呼喚上蒼普照天下百姓,期盼世界和平,人類安康。

說實話看完我真的笑到不行,什麼跟什麼嘛23333333

問過音樂學院的朋友,《青藏高原》是他們聲樂的必修課,基本上就是每個人會唱,但是唱得好的,不是很多,重點就在於表現歌曲裡的廣闊無垠的壯美。

原唱李娜老師的版本,不僅拿到了金鐘獎金獎,更被人譽為不可逾越的高峰。即便韓紅老師在很多場合近乎完美地完成了這個作品,也很少有人說她達到了李娜的高度——這個沒辦法,畢竟是真的天籟。

而在另一個節目上,張惠妹也翻唱了這首歌。很討巧的是,她召喚出了阿密特,把青藏高原變成了搖滾的高原,加入臺灣原住民的吟唱,使得整首歌的視角從普通人的仰視,變成了雄鷹翱翔天際俯瞰高原的俯視。

而今天龔琳娜老師則展現了另一種唱法,真的讓我驚為天人。

提琴的鋪墊,嗩吶的出現,還有開頭的“呀拉鎖哎”,以及鋪在後面的中國鼓,一下就讓整個音樂不一樣了。

後面管樂和電吉他的加入,讓本來的民族歌曲有了國際化的風味。而後面一直延續的嗩吶,真的有了“世界的中國”的感覺。

說起來,上一個能把嗩吶蓋住的人,還是譚晶……

不得不承認的一點是,龔琳娜老師的嗓子比李娜、韓紅的更細一些,更刺耳,但她的唱功和對歌曲的理解,比起李、韓二位老師來說,起碼是不落下風。所謂深情,所謂激情,所謂壯美,龔琳娜老師的演唱中全部展現出來了,而且更加靈活輕巧。她好像一個說書人,說著夢裡的高原,夢裡對那片土地的眷念,對那片土地上犛牛、藏羚羊、青稞酒的懷戀,都在歌聲裡了。

感謝龔琳娜老師,再造經典。

ANU:《觀音閣》

Ok,唱完青藏高原,換青藏高原的子民唱觀音。

沒記錯的話,藏傳佛教裡其實還沒有發展出來觀音,而其中與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最接近的,是白度母。

誒我又扯好遠,回來回來。

《觀心閣》這首歌,原唱是陳梓童。

據說作曲Q.luv希望通過這首歌傳達一個理念:當你心心念念一個人,只要打從心裡為他祝褔,就算不需要當面傳達,心領神會便已足夠。

陳梓童的演唱很有一種空靈的味道,是一首很成功的泛中國風作品(抱歉原諒我,我對真正的“中國風”的認知應該是《庭院深深》)。

Pop和R&B在這首歌中結合得不錯,ANU的藏語說唱讓這首歌多了一層活潑。

雖然看得出來很緊張,但是他們已經儘可能放鬆了。——就很可愛啊這種努力享受舞臺的年輕人(嗯我也是年輕人)~

小K:《Get It+Rift》+《Shower Thought》

國外的歌手,大多數,都是能唱能調的。可我萬萬沒想到小K也……

媽的太帥了太可愛了!!!

我一個大男人姨母笑嘿嘿嘿,感覺是自己的娃長大成人了!!!

有點菸薰妝,燈光一亮起來的時候,真的就是小王子啊!!!

長得好看的男孩子自信起來真的太帥了啊!!!

但是實際上這種風格雖然突破了舒適區,但是有點,強行製造故事。

對一段感情中的種種好與不好,產生了喜怒哀樂的情緒,於是一點點唱出來,前面的憤怒,後面的悲傷。這可能確實是浴室裡會沉思的事情,但是並不是在舞臺上最優的選擇,音樂性差一些,好在青春。

無論如何,小K選了,那就支援他就好了。

張芯 :《回家》

《回家》這首歌是不是之前出現過來著……

我之前說過,張芯的嗓音條件沒得說,聲帶機能沒得說,歌唱技巧也沒得說。音樂素養方面,也至少處在中等偏上。要是她前幾季來,一定能一鳴驚人,可是她偏偏選在了音樂人匯聚的這一季。

她對歌曲的理解,或者說,她對“人唱歌”還是“歌寫人”的選擇,偏向了第一個,而且是大眾化的第一個。

其實她的嗓音裡面帶著很多民族唱法的味道,裡面也有民族草原的廣闊,她可以嘗試著復刻一個女版騰格爾的,可是偏偏要奏響大嗓芭樂抒情……

我知道她想表達的不僅僅對愛情、對愛人的懷念與摯愛,還有站在舞臺上,有了音樂就像回到家裡的感動,可是真的……

emmmmm要繼續加油呀。

波琳娜 :《雨飄落在身邊》和《搖籃曲》

戰鬥民族的民謠,帶著極北之地的酷寒,烈烈冷風吹過,總有一些悲涼的色彩。

《白樺林》如是,《喀秋莎》如是,這首《雨飄落在身邊》也如是,憂鬱,深沉,卻有著自有寬廣的旋律。

但是波琳娜並不想讓場面陷入悲涼,於是加入了濃烈愛情的《搖籃曲》。說實話,這首《搖籃曲》應該叫“愛情之歌”,畢竟是唱給愛人聽的。於是我們聽到了她的希望,希望天光穿破雲層,希望陽光普照大地。

她揮舞著長袖,像是在跟上帝說,讓天空放晴吧;也像是在跟愛人說,我將永遠愛你,無論生死,無論貧富,你都在我的心裡,我們的愛情都永遠炙熱如初。

真好聽啊,雖然一個字都聽不懂。

波琳娜的唱功在這首歌中顯露無疑,無論是C5的高音,還是低吟淺唱,都非常完美地完成了。加上從面前吹來的風,一出場,就像《聖經》裡的戰鬥天使。

不過《搖籃曲》的時候那麼妖嬈地扭動算怎麼回事,看這樣的表演根本睡不著好不好,哼!

陳楚生:《魚》

陳綺貞的《魚》裡面有這麼兩句詞,

別讓我飛/將我溫柔豢養原諒我飛/曾經/眷戀太陽魚會飛嗎?不會。鳥才會飛。

而魚鳥的變化,是誰說的呢?

莊子。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裡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裡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是鳥也,海運則將徙於南冥。這是《逍遙遊》的開頭,隱約覺得文字上有一點點配。然而跟《魚》其實是不搭的,因為《魚》所唱的,是羈絆,是不得不選擇,不得不陷於其中,不能逍遙,不能快樂。

陳綺貞慵懶的背後,是深深的無奈。而陳楚生的版本,乾淨,溫柔,鄰家哥哥,像是一件帶著太陽光氣味的襯衫。即便溫暖如春、風輕雲淡,我們也都知道,那背後有著無數的故事——從逃離,到迴歸,還有中間無數的辛酸委屈,內藏的快樂憂愁,都在純淨的聲音裡了。

聲入人心男團 :《總有一天》

不知道聲入人心還會不會唱音樂劇,先趁這次機會把音樂劇相關科普一下:

音樂劇是20世紀出現的一門新興的綜合舞臺藝術,其淵源可以追溯到喜歌劇與輕歌劇。由於傳統歌劇普遍具有較為嚴肅、華麗的題材與風格,所以觀眾期待一種更為輕鬆、流行甚至通俗的更接近普羅大眾的舞臺藝術形式,音樂劇便是這樣一種舞臺藝術形式。通過歌唱、對白、舞蹈、音樂將故事與情感表現出來。音樂劇中的音樂相比歌劇更加通俗易懂,不僅可以用傳統的管絃樂隊來伴奏,也可以加入不同編制的電聲樂器。其音樂元素並不拘泥於古典音樂中的各種型別,還會大量運用流行、爵士、搖滾等音樂元素進行創作。

音樂劇中的唱腔也不僅限於美聲唱法,更加豐富多樣的演唱方法都會被運用在音樂劇的演唱中,從而更容易傳唱。在傳統歌劇中很容易明確宣敘調與詠歎調的區分,但在音樂劇裡面,並沒有劃分宣敘調與詠歎調,並且可以出現沒有音樂伴奏的對白。

音樂劇十分注重舞美的創作。20世紀以來則更加廣泛地運用高科技的舞美技術來配合,用完美的視覺效果和聽覺效果體現音樂劇的無限魅力。舞蹈對於音樂劇來說也非常重要,許多音樂劇中都用非常精彩的舞蹈場面來烘托整個劇目的舞臺效果。

總之,音樂劇不再像歌劇一樣受到一些形式上的限制,而更加自由地根據作品的實際需要進行創作,一切都以舞臺表現為中心。早期的音樂劇有《快樂的少女》(瓊斯作曲),《瘋狂的女郎》(格什溫作曲),《音樂之聲》(羅傑斯作曲),《波吉與貝絲》(格什溫作曲)等。20世紀中葉之後,無論男女老幼都樂意走進劇院欣賞音樂劇,這種舞臺藝術越來越很受大眾的歡迎與追捧。

當今,美國紐約的百老匯和英國倫敦西區是全世界著名的音樂劇演出地點。《貓》(韋伯作曲)《劇院魅影》(韋伯作曲),《悲慘世界》(勳伯格與鮑伯利共同作曲),《西貢小姐》(勳伯格與鮑伯利共同作曲)並稱世界四大音樂劇。英國當代作曲家韋伯便是音樂劇作曲家中的傑出代表。《貓》中的唱段《Memory》(《回憶》)”更成為了音樂劇唱段中的永恆經典。改革開放之後,音樂劇引入國內。受西方音樂劇的影響,國內也逐步創作了一些音樂劇作品,如《蝶》(三寶作曲),《金沙》(三寶作曲),《花木》(郝維亞作曲)等。

今天聲入人心男團演唱的這首《總有一天》出自三寶老師作曲的《金沙》。

《金沙》這部劇2005年4月8日首演於北京,編劇關山,作曲三寶,兩位老師共同導演。

《金沙》講述了一部發生在金沙的《神話》。

男主角沙是當代年輕的考古學家,因找不到記憶中的愛情而深陷迷惑和痛苦,女主角金則是沙的夢中情人、一個化身為金箔上神鳥的痴情女子。

2001年一個冬夜,金沙考古現場地面下兩公分處,已被囚禁數千年的幽靈們聽到奇異召喚——來自遙遠星系的一艘飛船光臨地球,一棵古香果樹落下一片枯葉並被沙拾起,於是一段關於沙追尋回憶和失落愛情的悽美故事就此展開,木頭醜、隕石、火神仙、花大姐以及小魚一千人等紛紛介入到這個尋夢、尋愛之旅中。

沙在木頭醜引領下,於3000年前的祭祀場上與金邂逅,又與金來到三國時期蜀漢古戰場,均因各種原因不能相認。最後在1000年前成都芙蓉花間盛宴中三度相見,終因金之能量耗盡而在沙的懷中溘然而逝。

三寶老師的音樂,有意識地營造了一種現代的古風色彩,也呈現了許多膾炙人口的名段,比如沙的《總有一天》、金的《當時》,以及《忘記》、《花間》和《天邊外》等等。

聲入人心男團演唱的時候,讓我忽略了他們的顏值。

抒情性、時尚性與交響樂完美地融合了起來,高低中音的配合完美無缺,其中的和聲營造出來的瑰麗的色彩,纖毫畢現卻不嫵媚,婀娜多姿而又大氣磅礴,真的很羨慕現場觀眾了。

不知不覺中,《歌手2019》進入決賽階段了。

其實經過這12期的洗禮,我們已經看到了《歌手》的訴求:不是金曲點唱機,也不是明珠發現者,而是提升觀眾的音樂品味。

在全體音樂人的努力下,音樂素養稍微低一些的人,都被淘汰了(龔琳娜老師那次另算,應該是win-win的大新聞)——而且在賽程日漸往後的發展中,那些沒有故事又沒有很強的歌曲解讀能力的歌手都被pass了。

這其實已經證明,《歌手》的努力,已然見到了成效。

只是中間,洪濤捱了無數罵——但他看到現在的結果,應該已經非常欣慰了。

期待決賽,期待音樂人們的終極PK,尤其是劉歡、齊豫和龔琳娜。

他們分別代表了中國大陸老一輩音樂人、中國臺灣新民謠踐行者和大陸當代中國音樂的最高成就。

而他們的勝利,不僅僅是某一個人的勝利,而是觀眾們,對他們所代表的音樂的選擇,多多少少都會影響中國音樂的走向。但無論誰拿了冠軍,都會讓中國的音樂圈,特別是流行音樂圈發展得更加美好。

因為,我們已經開始強調音樂人了呀。

祝這個世界更加美好,祝你我都能聽到自己喜歡的歌。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