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好書推薦《這些人,那些事》—吳念真

作者簡介

吳念真,Wen-ching Wu(1952年7月29日 ),知名導演、作家、編劇、演員、主持人。吳念真的本名為吳文欽,吳念真是他的筆名。擁有眾多作品,其中就包括導演作品,編劇作品,主持作品,演出作品,書籍作品及監製作品,以及多項獎項。

推薦理由

《這些人,那些事》用樸實準確的語言,記錄著生命中真實的細節,噴薄出的卻是強大的生命能量。讀“臺灣最會說故事的人”吳念真這些“有情義”的小故事,聽他對人,對事的回憶,對人生的回望,感受我們身邊最真實的感動……

吳念真的《這些人,那些事》看完已經好幾天了。記得我是花了一個晚上,幾乎一口氣讀完的。這本裝幀精美紙質優良附贈的別冊也特別的神奇之書,我記得我笑了,我又哭了,越讀到後面,心中的那些情感越被調動起來,滿滿的在心裡忍不住都要溢位來了。直到現在,那些悲喜似乎還一直堵在我心裡。如同當年哭著看完《許三觀賣血記》一樣,是一本讓我不敢不忍再次翻閱的書籍,很怕自己就這麼被這些情緒淹沒。大約因為作者都是用盡了最大的氣力和愛來記錄世間最底層小人物讓你不得不渭嘆的殘酷和堅韌,而這些,似乎就是我內心的底線了。於是,這幾日,我一直想寫點什麼,卻又發現相當無力。這幾天到家後,每每覓見封面,我的心都會咯噔一下,彷彿是看見了一個嬰孩,既美好又脆弱,讓你的心軟軟的,柔柔的,那瞬間彷彿忘記了跳動一樣。似乎這就成了我的重要使命,一定要把這本書推薦給大家。如果不把她推薦給大家,便是愧對了自己,又愧對了大家。

關於這本書出版時在臺灣引起的轟動已無需贅述。關於吳念真一流的文字功底,關於他說故事的絕佳能力(“全臺灣最會說故事的人”)都無需贅述。關於這本書的真摯感人,這本書的極佳的好,似乎也是漫天蓋地了。可能很多人若不是在出版的第一時間幸運的讀到,都很有相見恨晚之感呢。現在想來我和這位作家的“結緣”算是頗早了。大學時某日到文學院蹭課,有次老師放映了《搭錯車》,這部講述臺灣底層外省老兵生活際遇的故事,竟讓我這個毫無背景知識的大陸文科生哭的死去活來,其催淚程度,完全可以媲美小時候的《媽媽再愛我一次》。雖然後來也看過《戀戀風塵》等,吳念真的名字在我的世界裡忽隱忽現。但直至讀到這本書,似乎延續了十年的“謎底”才真的被解開了。

言歸正傳,回到書吧。最讓我感動,恐怕也是無數閱讀者為之震撼的,是作者滿滿的發自內心最真摯也最深沉的悲天憫人的情懷,這些情感,被他巧妙的注入了每一個人物裡,每一篇故事裡,每一個文字裡。在這三四十篇,或散文或小說,亦真亦假,真實或虛構,讓你無從辨別。因為那就是吳念真,他的童年,他的故鄉,他的父母,他的同鄉,他的朋友,他的愛情,他的經歷,他的歡笑,他的痛哭,這一切都不留痕跡輕描淡寫的雕刻在他的文字裡。當遇見這些文字,你彷彿身臨其境,一下子回到了他成長的家鄉,他打工的臺北,他服兵役的金門,像愛麗絲掉進了兔子洞一樣,落入了他的世界裡,你遍體鱗傷,卻心甘情願。這些篇幅精煉短小的文字,卻似乎費勁了作者全部的心力,字字嘔心,字字瀝血,出來的語調卻又輕描淡寫,四兩撥千斤般,所以才能對讀者產生如此之大的震撼力。

吳念真是當代文壇大腕中少有的,不是來自外省士官階層的子弟,他們的父母多數是精英或軍官,自小享有教育資源的壟斷,人文環境的優越,即使談不上衣食無憂,至少可以心無旁騖的專心讀書,和名士們有些交集。他的出生卻卑微貧苦的多,經歷坎坷曲折,甚至所謂高等教育,都是在初中畢業後邊打工邊上夜校中讀完的,這“不一般”的人生經歷讓他得以接觸形形色色之人,也極大的豐富了他的內心體驗,讓他變的更加敏感,視野更佳敏銳,素材更加多元,主體更佳開闊。他的文字,比起多數在“順境”中成長起來的臺灣作家,多了一份悲劇氣質,多了一層悲天憫人為眾生吶喊的情懷。如他所說,他的一切都是一場“意外”而已。而更為神奇的是,這些本來充滿著個人色彩,與多數人經歷經驗十分遙遠的文字和故事,卻成就了一份普世情感,它打動了不光是臺灣的讀者,也有大陸的萬千讀者,在作者“窄窄”的世界裡,我們聽見了“大大”的聲音。一個最優秀的文字者,技巧一定是次要的,文字中注入的情緒情感情懷才是第一位的。吳念真無意是華語文字世界裡最出類拔萃的之一。雖然在我心裡龍應臺永遠是那無法撼動的“第一支筆”。

作家從來都是一個無比私人化的職業。越是優秀的寫作者,越不會為了迎合什麼。只要如實真誠的記錄下自己最真實的情感和感悟,再略加修飾和昇華,便是世人最喜聞樂見的東西了。每一位作家,都是自身閱歷的忠實記錄者,所有成功的作家,所做的無非是“記錄”下自己圈子裡的那些人那些事,因此很多文學文藝作品都有他們生活中的原型,也有作家本人的深刻印記。

吳念真的初戀純真而苦澀,初中畢業後從家鄉到臺北打拼的日子坎坷,去金門服兵役的歲月不易,而這些經歷都成了《戀戀風塵》的劇本,這部電影也成了他的半自傳;而大名鼎鼎的《悲情城市》同樣發生在他的故鄉,歪打正著一般,這兩部電影讓因為礦產資源衰竭而落敗的九分小城再次名聲大噪,成了直至現在仍然遊客絡繹不絕的旅遊聖地;所有圍繞著他本人發生的故事,所有的那些人,那些事,都成了最完美的素材,匯成了《這些人,那些事》這本書,成了對逝去的過往最深沉的紀念。

經典語錄

戲有時候會演得很長很長,從午夜一直到天際露出微光;因為"自己"在"回憶"的導引下經常意外地與遺忘多時的某個階段的另一個"自己"再度重逢,於是,就像久別的老友偶然相遇一般,有更多的回憶被喚醒,一如夢境與夢境的連結,沒有邏輯,無邊無際。

到達某個巔峰以後,總要失去一些什麼,但有誰能做到“迷途知返”。

“男女在面對同樣的困境時,態度的差異到底在哪裡?我簡單的歸納是:男性想到的似乎是如何打破困境,女性則想著如何帶引大家度過困境。”

生命裡某些當時充滿埋怨的曲折,在後來好像都成了一種能量和養分,因為若非這些曲折,好像就不會在人生的岔路上遇見別人可能求之亦不得見的人與事;而這些人、那些事在經過時間的篩濾之後,幾乎都只剩下笑與淚與感動和溫暖。

人間事若像水,女人的頭殼就像海綿,碰到的就不會忘;男人的頭殼像‘孔固力’(水泥),潑下去轉眼乾。

有時候會想,生命裡某些當時充滿怨懟的曲折,好像就不會在人生的岔路口遇見別人或求之亦不得的人或事,而這些人與事,在經過時間篩慮之後,幾乎都只剩下笑與淚與感動與溫暖,曾經的怨與恨與屈辱和不滿彷彿都已雲消霧散。

人生選擇什麼就必須承受什麼,得到什麼就會失去什麼,這道理已沒有什麼疑惑的餘地,只是在日復一日隨著工作或行程不停變換的角色扮演中,自己這個角色反而少有上戲的機會;而在幾乎無聲也無觀眾的演出過程裡,和自己對戲的另一個唯一的角色就叫回憶。

思念,的確是另一種形式的憂鬱或焦慮。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