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逸周書》·官人解,全文翻譯,周公教周成王觀人的六大心理依據

周公原名周公旦,周武王的弟弟。在武王建立周王朝兩年病死後,輔佐周成王,從成王十三歲到二十歲,代理天子職權,一心朝政,忠心不二。排內憂,徵外患,鞏固了周王朝的統治,並給"成康之治"奠定了基礎。周公輔助成王執政了七年,總算把周王朝的統治鞏固下來,他還制訂了周朝一套典章制度。到周成王滿二十歲的時候,周公把政權交給成王管理。

《史記》載周公自謂:“一沐三握髮,一飯三吐哺,猶恐失天下之賢。”歷史上有詩頌:“周公吐哺,天下歸心”之說。可見,周公對國家披肝瀝膽及輔佐成王的良苦用心,以及對先王所託的忠心不二。周公重視賢才,考評官員也十分嚴謹,以下是他教成王怎樣從一個人的言行舉止中考察他的能力與德行。

一、觀誠

原文:

王曰:“嗚呼,大師,朕維民務官,論用有徵,觀誠考言,視聲觀色,觀隱揆德,可得聞乎?”

周公曰:“亦有六徵。嗚呼,乃齊以揆之。一曰富貴者觀其有禮施,貧賤者觀其有德守,嬖寵者觀其不驕奢,隱約觀其不懾懼,其少者觀其恭敬好學而能悌,其壯者觀其連線務行而勝私,其老者觀其思慎,強其所不足而不逾。父子之間觀其孝慈,兄弟之間觀其和友,君臣之間觀其忠惠,鄉黨之間觀其信誠。省其居處觀其義方,省其喪哀觀其貞良,省其出入觀其交併以,省其交友觀其任廉。設之以謀以觀其智,示之以難以觀其勇,煩之以事以觀其治,臨之以利以觀其不貪。濫之以樂以觀其不荒,喜之以觀其輕,怒之以觀其重,醉之以觀其恭,從之色以觀其常,遠之以觀其不二,暱之以觀其不狎。復徵其言以觀其精,曲省其行以觀其備。此之謂觀誠。“

 成王說:“啊呀,太師我要為民求官,考評與任用都有依據,即所謂視誠、考志、視聲、觀色、觀隱、揆德,能講給我聽嗎?”

 周公說:“那也有六種驗證的方法,啊呀,你要分辨揣摩它們!

面察看他的行為,以觀察他的方方面面。這就叫做觀誠。

1、 富貴的人看他有無禮數和好善樂施, 貧賤的人看他有無道德和操守。

2、 受寵的人看他是否驕橫放縱, 地位低下的人看他是否膽怯畏懼。

3、 年少的,看他是否恭敬好學而且能順從兄長;壯年的,看他是否廉潔辦事而克服私利;年老的,看他是否思慮謹慎,努力彌補不足而又不過頭。

4 、父子之間,看是否子孝父慈;兄弟之間,看是否和睦友愛;君臣之間,看是否臣忠君惠;鄉黨之間,看是否誠實守信。

5、 檢查他對喪事的哀傷程度,看出他的忠貞善良;檢查他進出的人家,看出他的交際與朋友;檢查他的交際與朋友,看出他的誠信與廉直。

6、 給他設一個計謀,以觀察他的智慧; 讓他看到危難,以觀察他的勇敢;用雜事煩擾他,以觀察他的辦事能力。

7、把利益擺在面前,以觀察他是否貪婪;用享樂不斷地施與他,看他是否逸樂過度。

8、讓他高興,以觀察他是否輕浮; 讓他生氣,以觀察他是否穩重。

9、 用酒灌醉他,以觀察他是否恭謹;用女色放縱他,以觀察他是否保持常態。

10、疏遠他,以觀察他是否有二心;親暱他,以觀察他是否莊重。

二、考言觀志

原文:“二曰方與之言以觀其志,志殷以淵其氣,寬以柔,其色儉而不諂,其處仙,其言後人,見其所不足。曰日益者也。好臨人以色,高人以氣,賢人以言,防其所不足,發其所能,曰日損者也。其貌直而不止其言,正而不私,不飾其美,不隱其惡,不防其過,曰有質者也。其貌曲媒,其言工巧,飾其見物,務其小證,以故自說,曰無質者也。喜怒以物而色不變,煩亂一事而志不營,深道以利而心不移,臨懾以威而氣惵懼,曰鄙心而假氣者也。設之以物而數決,敬之以卒而度應,不文而辯,曰有慮者也。難決以物,難說以守,一而不可變,困而不知止,曰愚依人也。營之以物而不誤,犯之以卒而不懼,置義而不可遷,臨之貨色而不過,曰果敢者也。移易以言,志不能固,已諾無決,曰弱志者也。順予之弗為喜,非奪之弗為怒,沈靜而寡言,多稽而險貌,曰質靜者也。屏言而弗顧,自順而弗讓,非是而強之,曰妒誣者也。微而能發,察而能深,寬順而恭儉,溫柔而能斷,果敢而能屈,曰志治者也。華廢而誣,巧言令色,皆以無為有者也。此之謂考言。

譯文:

“二是說:常與他交談,以考言觀察他的志向。

1、 心志純正而深遠的,他的氣度寬廣而柔和,他的情態謙恭而不諂媚,他的禮貌在人之先,他的言語在人之後,總是表現出自己的不足,叫做日益進步者,

2、 喜歡給別人以臉色,以氣勢高出他人,以言語勝過他人,遮掩自己的不足,誇耀自己的能幹,叫做日益退步者。

3、 他的性格正直而不輕慢,他的言辭公正而不偏私,不裝飾自己的優點,不隱瞞自已的缺點,不遮掩自己的錯誤,叫做有質者。

4、 他的外表邪曲而謅媚,他的言辭精美而巧妙,修飾那些顯眼的事,求取小節之證以維護自己的看法,叫做無質者。

5、 用實物讓他高興或生氣而他的表情不變,用雜事煩擾他而心意不亂,用利益深深引誘他而他的意志不轉移,面對恐嚇威脅而他的氣節不卑下,叫做平心而固守者。

6、 用實物使他高興或生氣而他的心意改變,用雜事煩擾他就心志不靜,以利益引誘他就意志轉移,面對恐嚇威脅他的神氣恐懼,叫做心志淺陋而志氣虛偽者。

7、 設一件事能夠迅速處理,驚嚇他而能在倉猝之間揆度應變,言辭不華美而聰慧,叫做有志慮者,處理事情困難,語言表達困難,守著一事一物而不能變通,因循舊例而不知停止。叫做愚昧之人。

8、 用雜事擾亂他而不會有錯,突然驚恐他而心不畏懼,立身於義而不會使他轉變,面對錢財美色而不顧盼,叫做果敢者。

9、 叫他改變主意而他的心志不能固守,已經許諾又不能決斷,叫做弱志者也。和順地給他而不為之高興,無理地奪走他也不會生氣,性格沉靜少說話,博學而行為廉潔,叫做本質平靜者。

10、善辯而不顧他人之言,依自己所想行事,以是為非而強行,叫做妒賢誣善者。隱微之事而能顯發之,審視而能顯其深遠,寬順而恭儉,溫柔而能決斷,果敢而能委曲,叫做心志平穩者。

11、言語浮誇而不實,花言巧語而表情虛偽,這是無為者。這就是考言。

三、觀聲

原文:三曰,誠在其中,必見諸外,以其聲,處其實,氣初生物,物生有聲,聲有剛柔,清濁好惡,鹹發於聲。新氣華誕者,其聲流散,心氣順信者,其聲順節。心氣鄙戾者,其聲醒醜,心氣寬柔者,其聲溫和。信氣中易,義氣時舒,和氣簡備,勇氣壯力。聽其聲,處其氣,考其所為,觀其所由,以其前觀其後,以其隱觀其顯,以其小佔其大,此之謂視聲。

三是說:實物在內裡,一定會表現在外面。用他的聲音,判斷他的氣息。氣最早生於實體,實體產生才有聲音。聲音有剛柔、清濁、美醜,都產生於氣。

1、心氣虛妄不實的,他的聲音漂移不定;

2、心氣平穩實在的人,他的聲音順暢有節奏;

3、心氣鄙陋乖戾的,他的聲音嘶啞難聽;

4、心氣寬廣柔順的人,他的聲音溫柔平和。

5、誠信之氣適中而平易,仁義之氣純正而舒緩,智慧之氣精要而完備,勇武之氣雄壯有力。

聽聽他的聲音,就能斷定他的氣息。考察他所作的事,就能看出他的出發點。憑他的前事,看他的將來。以他的顯現,看他的隱微。以他的小處,預測他的大處。這叫做觀聲。

四、觀色

原文:

“四曰:民有五氣,喜怒欲懼憂。喜氣內蓄,雖欲隱之,陽喜必見。怒氣內蓄,雖欲隱之,陽怒必見。欲氣、懼氣,憂悲之氣,皆隱之,陽氣必見。五氣誠於中,發形於外,民情不可隱也。喜色猶然,以出怒色,薦然以侮,欲色嫗然。以愉懼色,薄然以下,憂悲之色,瞿然以靜。誠智必有難局之色,誠仁必有可尊之色,誠勇必有難慎之色,誠忠必有可新之色,誠潔必有難汙之色,誠靜必有可信之色。質浩然固以安,偽蔓然亂以煩,雖欲改之中色,弗聽。此之謂觀色。

四是說,人有五氣,即喜氣、怒氣、貪慾之氣、畏懼之氣、悲憂之氣。

喜氣:積蓄內心,即使想隱藏它,真正的喜悅一定會表現出來。

怒氣:積蓄內心,即使想隱藏起來,真正的憤怒一定會表露出來。

貪慾之氣、畏懼之氣、憂悲之氣:都想隱藏起來,真正的貪慾、畏懼、憂悲也一定會表現出來。

五氣真實的存於內心,表現在外面,人的情感是不可隱藏的。

1、喜悅之情自然地表達,

2、憤怒之情火爆爆地欺人,

3、貪慾之情貪婪地苟安,

4、畏懼之情被嚇得卑下,

5、憂悲之情令人若有所失的沉靜。

真正的智慧,一定有難於盡知的表情;

真正的仁愛,一定有值得尊敬的表情;

真正的勇敢,一定有難以威懾的表情;

真正的忠誠,一定有值得親近的表情;

真正的乾淨,一定有難以汙染的表情;

真正的安靜,一定有值得信任的表情。

真實的,浩然純正,堅固而安穩;

虛假的,枝枝蔓蔓,雜亂而煩瑣。

即使想改變,內心的感情也不聽從。這就叫觀色。

周公用人的五氣所對應的五種不同的心情與表情來細微地觀察人的內心變化以及虛實。這就是觀色。

五、觀隱

原文

“五曰:民生則有陰有陽,人多隱其情、飾其偽,以攻其名。有隱於仁賢者,有隱於智理者,有隱於文藝者,有隱於廉勇者,有隱於忠孝者,有隱於交友者。如此不可不察也。小施而好德,小讓而爭大,言願以為質,偽愛以為忠,尊其得以改其名,如此,隱於仁賢者也。前總唱功,慮誠弗及,佯為不言,誠不足,色示有餘。自順而不讓,措辭而不遂,此隱於智理者也。動人以言,竭而弗終,問則不對,佯為不窮,貌而有餘,假道而自順,因之□初窮則託深,如此者,隱於文藝者也。□言以廉,矯厲以為勇,內恐外誇,亟稱其說,以詐臨人,如此,隱於廉勇者也。自事其親而好以告人,飾其見物,不誠於內,發名以事親,自以名私其身,如此,隱於忠孝者也。比周以相譽,智賢可徵而左右,不同而交,交必重己,心說而身弗近身,進而實不至,懼不盡見於眾,而貌克,如此,隱於交友者也。

“五是說:人生來就有陰的一面,有陽的一面。多數人隱瞞其實情而修飾而其虛偽,以求取好名聲。有隱飾在仁賢的人,有隱飾在智理的人,有隱飾在文藝的人,有隱飾在廉勇的人,有隱飾在忠孝的人,有隱飾在交友的人。像這樣,不能不加審察。

1、隱飾於仁賢的人:作點小施捨而喜好別人感恩戴德,作點小謙讓而爭取大回報。言語謹慎以表示質樸,假裝友愛以表示忠誠,注重某方面美德以求取好名聲。

2、隱飾於智理的人:一開始總是倡導辦事,智慮實際上沒有達到,卻假裝不完全表達。內心實際是不足,而表面上顯出有餘。順隨己意而不讓人,措辭又不能達意。

3、隱飾於文藝的人:用言語打動別人,意盡而言不盡。所問非所答,假裝有說不完的話。外表上也看似有餘,藉故其他而順隨己意。老是開初的那些話,辭窮就假託深奧。

4、隱飾於廉勇的人:說大話以顯示自己廉正,故作粗暴以顯示自己勇敢。內心恐懼而口出狂言,反覆稱道自己的觀點,以狡詐待人。

5、隱飾於忠孝的人:自己侍奉父母,又喜歡把它告別人。有意巧飾那些顯眼的事情,內心並不誠實。自誇孝名而侍奉父母,以孝名謀求私利。

6、隱飾於交友的人:結黨以彼此吹捧,知道賢士而求為左右。志向不同而結交他,結交在於抬高自己。結交賢士而心喜卻並不靠近他,身雖靠近賢士而內心又保持距離。始終擔心別人不知他能交結賢士,在眾人面前能做到與賢士表面上親密。

六、揆德

“六曰:言行不類,終始相悖,外怎能不合,雖有假節,見行,曰非成質者也。言忠行夷,靡及私□,弗求及,情忠而寬,貌莊而安,曰有仁者也。事變而能治,效窮而能達,措身立方而能遂,曰有知者也。少言以行恭儉,以讓有知而言弗發,有施而□弗德,曰謙良者也。微忽之言,久而可復,幽間之行,獨而弗克,其行亡如存,曰順信者也。貴富恭儉而能施,嚴威有禮而不驕,曰有德者也。隱約而不慎,安樂而不奢,勤勞而不變,喜怒而有度,曰有守者也。直方而不毀,廉潔而不戾,強立而無私,曰有經者也。虛以待命,不報刊不至,不問不言,言不過行,行不過道,曰沈靜者也。中忠愛以事親,歡以盡力而不回,敬以盡力而不□,曰忠孝者也。合志而同方,共其憂而任其難,行忠信而不疑□,隱遠而不捨,曰交友者也。志色辭氣,其人甚偷,進退多巧,就人甚數,辭不至,少其所不足,謀而不已,曰偽詐者也。言行亟變,從容克易,好惡無常,行身不篤,曰無誠者也。少知而不大決,少能而不大成,規小物而不知大倫,曰華誕者也。規諫而不類道,行而不平,曰竊名者也。

“故曰事阻者不夷,時□者不回,面譽者不忠,飾貌者不靜,假節者不平,多私者不義,揚言者卦按信,此之謂揆德。”

“六是說:揆德——度量人的品德

1、非誠者:言行不一致,終始相背違,表裡不相合,即使有假借的節操和顯眼的行為。

2、仁者:言語公平,行為平和有得而不私用,施捨不求多,心態忠正寬厚,外貌端莊而穩重。

3、智者:事情變化而能治理,事功受困而能達目的,立身處事而能成功,叫做有智者。

4、謙良者:少言語多行動,恭敬禮讓,有智慧而不說大話,有施捨而不求感恩戴德。

5、順信者:細微的的言語,過很久還能再現;暗地裡辦的事,獨自辦好而不變動,雖死猶存。

6、有德者:富貴而恭謙,能施捨,威嚴有禮貌而不驕傲。

7、有守者:不得志而不洩氣,生活安樂而不奢侈,勤勞而不變本色,喜與怒都有節制。

8、有經者:身有方術而不丟棄,廉潔自愛而不休止,剛強自立而無私心。

9、沉靜者:虛心以等待受命,不徵召就不到,不問就不講,言語不超過行為,行為不超越軌矩。

10、忠教者:忠心以侍奉父母,愉快地敬奉,盡其力而不表露,敬奉父母使之安泰。

11、交友者:心意合又志向同,共憂患又同災難,行為忠誠而不猜疑,友人遙遠或隱匿都不捨棄。

12、心態、表情、言辭、氣勢,很容易隨人變化,進與退都工於計謀,為人很靈巧,靠攏人很迅速,背叛人也很輕易,叫做位志者。

13、貪鄙者:靠吃喝親近人,用財物結交人,以利交往,有心貪取聲譽,求得利益,依靠他人。

14、偽詐者:內心無決斷,表達不清楚,遮掩其不足,而謀事不止,叫做偽詐者。

15、無誠者言辭多變,行為錯亂,好惡無常,行事不實。

16、華誕者:缺乏智慧不能決大事,缺乏才能不能成大事,規劃小事而不識大體。

17、竅名者:規勸上級而不合宜,導引下屬而不正派,叫做竊名者。

所以說:事情阻隔的不平順,特別詭詐的不仁慈,當面吹捧的不忠誠,修飾容貌的不實在,假借節操的不正當,私心重的不正義,說大話的少信用。這就叫揆德。”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