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心元資本對話流利說:AI老師如何重塑教育行業?

流利說的天使投資機構心元資本 / Cherubic Ventures近日採訪到了他們的聯合創始人、CTO、成人英語負責人胡哲人 ( Ben Hu)。流利說是全球領先的人工智慧驅動的教育科技集團,擁有近1億註冊使用者,並於2018年9月赴美上市 (NYSE: LAIX)。 Ben給大家深入分享了他從中國到紐約 / 舊金山的往返經歷,流利說的定位及其AI技術如何運作,整合尖端技術、對消費者的敏銳理解及素質教育內容的重要性,流利說與中國其他教育巨頭的比較,流利說的發展戰略等等。

採訪人:心元資本投資副總裁鮑知涵 / Adam Bao

注:訪談內容已被編輯與壓縮,僅代表Ben的個人觀點,與流利說的立場無關。

簡介

Adam: 先給我們說一說你的故事吧!

Ben: 我出生在上海,畢業於上海交通大學電腦科學專業,隨後前往亞利桑那大學攻讀博士專案,但一年之後,我選擇退出這個專案並加入了紐約一家非常有趣的創業公司。在那之前,我只會選擇為大公司工作。大學期間我在微軟亞洲研究院實習,在亞利桑那州時參與了美國銀行的實習。而畢業之後,我對創業公司的運作方式,尤其是他們怎樣從頭開始建造一切產生了濃厚興趣。

在回中國之前,我先後為兩家創業公司工作過。第一次是在紐約,我加入那家公司的時候他們只有7名員工,我離開的時候,團隊大約一共有來自15個國家的35名員工。那是一個非常多元化的環境,每個人都努力工作,給我的體驗非常棒。第二次我加入了位於舊金山的Quantcast,一家大型資料廣告公司,幫助營銷人員優化他們的廣告,尤其是數字廣告。那時Quantcast的團隊約有60-70人,而且已經有4到5年的時間沒有任何收入了,但他們擁有可以幫助網站分析流量的工具,並憑此獲得了大量的資料。在業務團隊和我們技術團隊的配合幫助下,我們想出了一種方法,成功將積累的資料變現。當我離開的時候,Quantcast已經有大約150名員工,並通過為很多大客戶比如寶馬、豐田等提供數字廣告優化服務獲得穩定的收入。

在為兩家創業公司工作了四年之後,2011年我回到了中國。舊金山的每個人都在談論新事物,而即使是身在遙遠的舊金山,我仍然可以看到中國的巨大成長,有很多中國創業公司的新聞通過社交媒體傳播開來。我們對這種趨勢感到非常興奮,並渴望自己去創造新的事物,所以我和幾個朋友決定回到中國。中國,一個多麼大的市場,作為一箇中國人,我想我們在那裡會有更大的機會!於是一個月後我回到了中國,當時我的父母非常吃驚,他們沒想到我在美國僅僅待了五年就回國了。

2011年的時候,我創辦了一家做類似於個人搜尋引擎的公司,但技術難度非常大,而且沒有足夠大的客戶需求,所以在2012年初我就關閉了它。之後我休息了一陣子,然後在2012年夏秋之交,我與其他兩位創始人一起創辦了流利說。

Adam: 可以給我們簡單介紹一下流利說嗎?

Ben: 流利說是世界領先的AI +教育公司。 目前我們專注於語言學習(主要是英語)。 我們重點開發內部人工智慧技術,創造了一個AI教師以更高效的方式去教授學生英語,這是我們為大多數使用者提供的服務。目前我們在中國的旗艦APP英語流利說擁有超過9700萬註冊使用者, 在過去30個月裡我們獲得了超過100萬的付費使用者。

想一想一個真人老師能做些什麼?當它想要教學生的時候,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聽這個學生講話,這就是我們開發我們內部自動語音識別系統 (ASR)的原因。目前我們可能擁有最全的中國人英語口語音訊資料庫。有了這麼多的資料之後,我們的ASR可以很好地識別中國口音的英語,可以說在這方面我們可能是世界第一。當真人老師聽到你在說什麼之後,他們需要理解你在說什麼,這就涉及到自然語言處理 ( NLP)和自然語言理解 ( NLU)了。ASR負責把音訊資料轉換成文字,然後NLP / NLU負責理解文字的含義。

在聽懂他們說的內容之後,老師需要處理資訊並且給予學生反饋。在瞭解學生的表現、能力和進步之後,老師應該推薦最好的學習內容給學生。這涉及到線上教育領域眾所周知的“自適應學習技術”,系統可以根據學生的當前水平自適應地向學生推薦合適的內容。這種個性化學習方法可以說是很多教育者的夢想了,藉助這種技術,學習過程是100%適合你的。然後老師通過TTS / Test To Speech給予學生反饋。

基本上我們是模仿了真人老師的整個過程:傾聽、理解、思考和提供反饋。這是我們內部一些AI相關的技術。

在英語學習主題中,我們發現使用者行為需要慢慢來改變,所以我們有很多不同的模型同時存在。大多數網際網路、社交媒體、社交網路、單車共享等領域很少會有共存的幾種模式,而教育領域就完全不一樣了。在中國乃至全世界,語言學習都是許多公司想要用不同的產品去解決的問題。在這裡我只把我們與其他的線上教育產品進行比較,許多線上教育平臺仍在使用真人老師進行一對一甚至一對多的教育方式。

Adam: 流利說和其他國內的教育科技解決方案比起來有什麼核心的不同點呢?

Ben: 主要區別在於成本:我們的解決方案是純粹基於軟體的,每多一個學生,我們內容的邊際成本是很低的(幾乎為0),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可以為學生提供非常實惠的價格。其次是可拓展性:只有少部分真人老師是非常優秀的,如果把我們的產品跟目前排列前1%的真人老師相比,我們肯定還有需要進步的空間,然而並非所有的老師都這麼優秀。當學生數量很多,你也就需要大量的老師,教學質量難以控制。而當你無法保證最好的質量時,使用者體驗以及使用者的學習效率、有效性都會大打折扣。而我們的解決方案是始終如一的,一旦它開始在雲端運營,一切就變得可預測了。

第三點是效率和有效性。儘管很多潛在的使用者還是有很多疑慮,但真人在教育和其他領域的行為進化將十分緩慢。教育和醫療保健是消費者難以抉擇的兩個方面,我們一直在與其他的解決方案做比較,來看我們的產品有多高效與有效。我們在2015年的時候做了一個調研,在2018年也做了一個更大使用者樣本的調研。雖然2018年的報告還沒有正式釋出,但初步結果和2015年的一致,使用我們的軟體學習英語高效、有效得多。這一點讓我們與很多其他玩家區分開來。

技術 & 產品

Adam: 你們是如何打造出這樣的好產品的?它更多是由技術層面還是產品層面驅動?

Ben: 我們與其他AI公司有點不同,尤其是國內的AI公司。大多數AI公司都是做B2B業務的,他們為B端客戶提供技術解決方案,而我們是直接向終端使用者提供我們的產品。對我們來說,核心技術無疑是至關重要的,但對終端使用者來說,他們並不關心背後技術是怎樣的。成功的技術產品需要的不僅僅是技術本身,特別是在教育領域,內容非常重要。我之前提到過,我們公司大約有6年的歷史,但我們的變現僅開始於30個月前。其他的30個月都發生了什麼?對我們來說一個非常關鍵的點是,在2014年底2015年初的時候,我們意識到了系統課程的重要性,也是從那時我們開始建立內部的課程團隊,以在我們系統內部構建系統性的內容。現在對我們來說,內容、技術和產品都在我們的成功中佔據相應的份額。和其他的消費產品一樣,你需要知道怎麼拓展使用者群體,我們構建技術與內容,並運用技術完善內容。技術絕對是重中之重,但作為一家面向消費者的公司,光有技術是絕對不夠的。

Adam: 在你們已經構建的AI技術基礎上,隨著資料庫的不斷增長和演算法的不斷改進,你們有沒有想過擴充套件到其他的教育市場?比如其他不同型別的學科?

Ben: 好問題。老實說已經有很多公司在這樣做了,所以我不太確定這件事是好是壞。在我們上市之後,很多人可能都會有我們「要做任何學科的流利說」這種想法。

從我們的角度來看,我覺得語言學習,特別是英語學習,在未來一兩年內都仍然會是一個巨大的市場,仍然會是我們關注的焦點。在開發內部技術的時候,我們也會考慮數學、物理或者程式設計等其他學科,努力使我們的內部技術變得足夠通用,以便未來適用於其他領域。

短期來看,我們仍然會是一家語言公司。英語學習是一個足夠大的市場,我認為我們仍然有很多工作要做,讓我們的產品變得更具吸引力、更實用。

中國市場與使用者習慣

Adam: 中國的英語學習市場真的非常大,在中國,每個人都想學習英語。在過去,如果你會說英語,你的薪水立馬翻番,而就算在現在,儘管中國發展迅速,但最受歡迎的國際語言仍然是英語,所以這個需求一直很大。特別是在獨生子女政策下,從父母這代到祖父母那一代,家庭裡的每個人都會全力支援這一個孩子的發展。 因此,很多錢都會被用於教育上,而英語學習無疑佔據其中很大一部分。

Ben: 中國絕對是語言學習上花銷最多的國家之一。

Adam: 讓我們再深入瞭解一下中國消費者在訂閱服務方面的付費意願吧。之前中國盜版內容、軟體盛行,但這個現象似乎正在發生變化。有很多像得到或者喜馬拉雅這樣的產品出現,中國消費者正在為內容付費,為線上課程付費。美國人其實並不真的為這些付費,因為播客基本上都是免費的,有利於公關營銷和知識共享的傳播。你能否再與我們分享一些關於中國消費者訂閱付費意願的看法?

Ben: 我認為中國的消費者行為在過去幾年中發生了很大變化。這裡的一個關鍵因素是移動支付的普及。在過去幾年中,通過微信和支付寶進行的移動支付已通過紅包功能傳播給了許多人,人們可以在他們的微信 / 支付寶錢包中存錢並通過紅包發出去。即使不喜歡將銀行卡與微信 / 支付寶賬戶繫結起來的人,仍然可以通過獲取紅包的方式在微信 / 支付寶錢包中存下來錢。這基本上開闢了一種新方式,讓更多人能夠通過手機完成移動支付。

巨集觀趨勢也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 政府非常嚴肅地打擊了很多盜版內容,並通過宣傳文字、音訊、視訊、電影等原創內容積極推廣智慧財產權。總體來說,人們越來越富裕,有更多地可支配收入。

你也提到了播客的使用者群。我們發現很多生活在中國大城市的人每天有大量時間花在通勤上,所以他們很需要有事情做來打發這些時間,很多人會選擇聽播客。現在有很多免費的音訊內容在播客或者喜馬拉雅等平臺上,但也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願意為優質內容付費。很多內容算下來每個月也就只需要20人民幣或者50人民幣,何樂而不為呢?

發展戰略

Adam: 謝謝你的分享,非常有價值!中國的付費內容質量還是比較高的。比如流利說產品的誕生不僅涉及AI技術,還涉及對於使用者需求的理解和團隊內教育內容團隊的構建等等。得到或者喜馬拉雅他們也擁有非常龐大的團隊去創造、編輯課程內容。這些課程不是草草錄製的對話錄音,它們質量很高,而且給平臺帶來了客觀的佣金收益分成。

接下來我們談論一下你們的發展戰略吧,你提到你們專注於英語學習的同時,也有在考慮國內一些其他學科領域的市場。那你們是否在考慮拓展海外市場呢?有在關注哪些國家 / 地區嗎?你們怎麼考慮?

Ben: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我們目前在中國的產品主要提供的是通用的提高英語能力的產品,我認為它在全球範圍內也擁有更多的潛在使用者。 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對提高英語水平的需求非常相似,因為英語現在是用於國際合作、國際貿易或國際研究的通用語言。 每個想要擴充套件國際貿易的人,希望改善生活的人,希望能夠從全球化趨勢中獲益更多的人都有這樣的需求。 我們正在研究與五年或十年前的中國相似的其他發展中國家,如東南亞,南亞,特別是印度或拉丁美洲的國家。 因此對我們而言,更好地瞭解這些市場,並選擇出相似的市場將成為我們全球擴張的聚焦點。

Adam: 期待未來我們再多聊聊這個話題。我還有一些問題,我們之前談論的是在中國做出一個優秀的英語學習APP,並可能推廣到全球市場,那你覺得為美國市場開發一箇中文學習APP怎麼樣呢?

Ben: 我的意見並不代表公司的意見,而是我個人的想法。因為在內部,我們不時地會有很多關於這個話題的討論。我個人對此的看法是,當你作為初創公司與美國各州人們交流時,特別是東西海岸的人,你會了解到美國人真的想學習中文,但我個人認為它只代表東西海岸精英們的想法,因為中國在商貿等一切方面都是世界上非常重要的參與者,所以他們想要學習中文以更好地瞭解中國,這是很自然的。但是我認為對於美國的大多數人來說,中文並不是他們想要學習的語言。我們也有其他在美國表現得不錯的語言學習APP的相關資料,我認為西班牙語可能才是很多美國人會學習的語言。

此外,我也有朋友在美國做了五六年甚至更長的中文學習產品的朋友,他說他們錯誤地判斷了美國使用者的需求與消費行為,所以我的個人意見是,開發中文學習產品還為時太早。美國各州都有一定市場,但絕對還不是巨大的市場。

Adam: 有道理。如果這些精英階級或者他們的孩子在學中文,他們的付費能力很高,所以會有足夠多的中文真人老師能夠親自滿足他們的需求。

Ben: 是的,所以現在為他們開發產品的話價值不大。

上市的影響

Adam: 最後一個問題,你們在2018年赴美上市了,從那以後,流利說有發生哪些變化呢?

Ben: 老實說,沒有太大變化。我們上市只有大概四個月,我認為這對於一個上市公司來說還是很早期的階段,所以管理團隊甚至整個公司都感覺我們不像上市公司。剛上市的公司和上市3年、5年或10年的公司是完全不同的。IPO只是我們的一個里程碑,我們仍需要非常努力,以更成熟的方式運營公司,更好地面對公眾。我認為所有員工,尤其是中高層管理團隊都明白,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目前我們還沒有感受到太多上市公司的壓力,但未來這個壓力會越來越大。一方面你可以獲得上市的所有好處,但另一方面你也會收到公眾投資者的壓力,我們還需要一些時間去感受這種壓力,現在一切還早。

Adam: 明白,可以聽出來你們仍然有著創業的激情,這很令人興奮。謝謝Ben抽空接受我們的採訪,我們會持續關注與期待流利說的下一步發展!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