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南京大屠殺”期間,一個國際友人冒著生命危險拍下了日軍的暴行

作者:金滿樓

11年前(2007年),“南京大屠殺”倖存者夏淑琴在反訴日本右翼作家名譽侵權案中,日方被判敗訴。

值得一提的是,審判中使用了一件極為重要的證據,也就拍攝於大屠殺時期的紀錄片,當時夏淑琴全家9口人中有7人被殺害,年僅8歲的夏淑琴被日軍連刺數刀後昏死過去。

事後,僥倖生還的夏淑琴帶著年僅4歲的妹妹逃到難民區,其悲慘遭遇引起了以為名叫約翰.馬吉的美國牧師的注意。

隨後,馬吉不僅用攝影機拍下了夏淑琴及妹妹的情況,而且還前往中華門內新路口5號也就是夏淑琴家人慘遭殺害的現場拍下了當時的慘狀。

在這次的審判中,馬吉拍下的影像資料如同鐵證,最終為夏淑琴討回了公道。

馬吉是美國聖公會牧師,其於1912年來到中國傳教。在南京大屠殺期間,他擔任國際安全區總稽查,親眼目的了日軍的種種殘暴行為。

當年12月19日,馬吉在寫給家人的信中說:

“過去一星期,是屠殺、強姦的一週,這種恐怖是我從未經歷過的,我做夢也沒想到,日本兵竟是如此的野蠻。我想,人類歷史上已有很長時間未發生過如此殘暴的事了!

……日本兵不僅屠殺了他們找到的所有俘虜,而且還殺害了大量不同年齡的平民百姓。很多人在街上就被日本兵隨意殺死,從城南到下關,整個城市到處都是屍體……”

在日軍的暴行下,感到“無法用語言描述的痛苦”的馬吉,他拿起了手中的貝爾牌16mm攝像機開始偷偷拍攝日軍暴行的影像,而這架攝像機之前是用來拍攝福音傳播的。

當然,日軍對外籍人士的行動十分警惕,為防止暴行外洩,攝影攝像等行為被絕對禁止。事後,馬吉也曾說,當時他“必須小心謹慎地行動,攝影時千萬不可讓日本人看見”。

在馬吉的鏡頭下,淪陷後的南京城一片慘狀,到處斷垣殘壁,隨處火光沖天,被殺害甚至被汽油燒焦的屍體堆滿街道;

此外,馬吉還拍下了前來安全區避難的受害者如李秀英、夏淑琴等人的鏡頭,另外,一些被日軍蹂躪姦淫後痛苦萬分的婦女也出現在畫面中……

如今,馬吉拍攝的這段長達400英尺、放映時間105 分鐘的膠片,也成為目前關於“南京大屠殺”的唯一一份影像文獻資料。

當年馬吉留下的這些鏡頭,也成為日軍暴行的鐵證,那些受害者也都憑藉這部影片成為不容置疑的歷史見證人。

1938年1月,國際安全區委員會同事、美國牧師費吳生冒著生命危險將這份膠片帶到上海,之後交給租界內的美國柯達公司沖洗並剪輯拷貝了四份分別送到英美等國。

最終,這一記錄影像向國際社會及時披露了“南京大屠殺”所真實發生的慘劇,各方對日軍的暴行均用四個字來形容,那就是“人神共憤”!

據說,看了這部片子後,就連納粹德國宣傳部長戈培爾都為日軍的暴行而嘔吐了幾次。

日本戰敗後,馬吉牧師曾親赴東京,並在遠東國際軍事法庭上為“南京大屠殺”作證。7年後,回到美國的馬吉在匹茲堡去世。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在邵子平等海外華人研究者的多方尋訪下,馬吉的兒子戴維.馬吉從自家的地下儲藏室裡找到了這份珍藏了多年的膠片。

最終,這份拍攝於“南京大屠殺”期間的影像資料被製作成紀錄片《馬吉的證言》而出現在公眾面前。

事實上,一些日本右翼分子一直否認有這份錄影帶汙衊其為“鬼片”,同時,日本方面的一些人也在查詢馬吉的後人,但後者最終將這份原始影像帶交給了中國人。

2005年,馬吉之子戴維.馬吉將父親曾使用的這架16毫米攝像機捐贈給了“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

而馬吉牧師曾經傳教的道勝堂教堂,也就是現在南京市第十二中學圖書館,後被南京市下關區政府命名為約翰·馬吉圖書館。

如今,12月13日已被設立為“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願我國民,牢記歷史,永衛和平!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