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上將韓先楚和他的“旋風部隊”

本文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作者:顏梅生。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絡刪除。

雖然因為整編而被多次改名,從東北民主聯軍第三縱隊,到東北野戰軍第三縱隊、中國人民志願軍第四十軍,韓先楚領導的“旋風部隊”的威名卻沒有受到任何影響。“旋風部隊”的稱謂始於1946年的東北戰場,來自國民黨軍東北保安司令長官杜聿明在調離東北時情不自禁的一句話:“在這裡,最難對付的是韓先楚的‘旋風部隊’。”國民黨軍參謀總長陳誠出任東北行營主任後也在日記中寫道:“韓先楚是很難對付的‘旋風司令’,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現他的部隊。”衛立煌接替陳誠經營東北戰場時也說過“這支部隊動作之快,如同旋風般”。東北的國民黨軍第四綏靖區司令長官兼新編第六軍軍長廖耀湘被俘虜後當面對韓先楚說:“韓先生,三縱……解放軍的‘旋風部隊’就是閣下指揮的,領教了,領教了!”

“旋風”橫掃東北

東北野戰軍第三縱隊是由抗日戰爭時期八路軍魯中軍區和冀熱遼軍區部分武裝力量發展起來的。1942年8月,以八路軍山東縱隊機關為主組建了魯中軍區,轄第一、第二、第三軍分割槽和軍區直屬團。1945年8月,魯中軍區主力部隊改編為山東軍區第三、第四師和警備第一、第二、第三、第四旅。11月,為執行中共中央關於“向南防禦,向北發展”的戰略方針,魯中軍區所屬第三師、山東軍區警備第三旅先後進至遼陽、鞍山地區。

1946年1月,根據中共中央東北局的決定,山東軍區第三師、山東軍區警備第三旅和先期進入遼寧瀋陽、本溪地區的原冀熱遼軍區第十六軍分割槽的第二十一、第二十三旅等部合編為東北民主聯軍第三縱隊,下轄第七、第八、第九旅,共2.6萬餘人。

1946年冬,國民黨軍趁東北民主聯軍在南滿立足未穩,企圖憑藉重兵將其趕進長白山高寒山區凍死、餓死、困死,而後再進攻北滿。東北民主聯軍第三縱隊與兄弟部隊在敵我力量懸殊的情況下,採取內外線密切配合作戰,在臨江、通化地區連續擊退國民黨軍3個主力師的4次猖狂進攻,粉碎了敵人的“南攻北守,先南後北”作戰計劃,扭轉了南滿和整個東北戰局,改變了南滿和東北敵我力量對比,使我軍由戰略防禦轉為戰略進攻。

1947年9月下旬,東北民主聯軍發起秋季攻勢,韓先楚出任東北民主聯軍第三縱隊司令員。其任務是殲滅開原縣威遠堡至西豐間的敵五十三軍一一六師。在作戰會議上很多人認為應集中全縱兵力先打擊、殲滅西豐之敵。韓則堅持認為,敵一一六師師部、三四七團及輜重隊、特務連駐紮在開原以東的小鎮威遠堡,只有臨時修築的野戰工事,守軍也只有一個營。若長途奔襲出其不意地用“掏心”戰術直插威遠堡端掉其師部,其他敵人一定會出援,我軍便可以在半路伏擊各個殲滅。因各執一詞兩個方案均上報請林彪、羅榮桓、劉亞樓裁決。次日,林、羅、劉復電:按先楚案實施戰鬥。於是,東北民主聯軍第三縱隊首次颳起了“旋風”。29日,三縱各師、團開始運動。戰士接到的命令只有一個字:快!次日晨,部隊竟不可思議地完成急行軍200華里,進入指定位置。

韓先楚登上距威遠堡1公里多的東山,簡單地觀察了一下敵情,便發出了攻擊命令,威遠堡頓時陷入炮火之中。敵一一六師師長劉潤川聽說是共產黨的部隊在進攻,起初根本就不相信,當他確信無疑後驚訝得半天沒說出話來。不出韓所料,劉果然趕緊命令駐紮在西豐、蓮花街的三四六團、三四八團立即趕去救援師部,還向友鄰的三十師、一三○師發報求救。只可惜三四六團、三四八團毫無懸念地進入韓佈置的口袋。劉被俘後不無感慨地說:“從戰術眼光看,你們可能打西豐,最厲害可能打頭營子,萬萬沒想到你們竟打到威遠堡來了。這招太厲害了!”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東北民主聯軍第三縱隊的“旋風”越刮越猛:1948年3月,作為主攻部隊攻克四平。遼瀋戰役時,是攻打錦州的五把尖刀之一,以頑強的戰鬥精神攻克錦州國民黨軍最堅固的防禦要塞,即錦州城外配水池和亮馬山,突破錦州城牆,為錦州的解放做出了重要貢獻。在遼西會戰中,以機智敏捷的動作勇猛穿插,先是將敵新三軍斬為數段殲滅,繼而果斷地向敵縱深攻擊,連續摧毀敵新一軍、新六軍及廖耀湘兵團指揮部,頓使敵軍指揮系統完全癱瘓,十萬敵軍處於極度混亂狀態,為全殲國民黨軍五大主力之二的新一軍、新六軍,為遼西會戰的勝利做出了重大貢獻。

“旋風”席捲海南

1948年1月,東北民主聯軍第三縱隊改稱東北野戰軍第三縱隊,韓先楚仍任司令員。11月,東北野戰軍第三縱隊在遼寧錦州改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十軍,韓先楚任軍長,原轄第七、八、九師改稱第一一八師、第一一九師、第一二○師,東北人民解放軍獨立第一師改稱第一五三師調歸第四十軍建制,全軍共5.9萬餘人。

1949年1月,四十軍先攻佔北平的南苑機場,與兄弟部隊共同完成包圍、分割北平國民黨軍的任務,為平津戰役的勝利立下了汗馬功勞。接著,韓先楚率第四十軍向華中、華南挺進,與第四十三軍協同參加渡江作戰,解放華中重鎮武漢。還擔任中路軍正面突擊,參加湘贛戰役、衡寶戰役、廣西戰役,與兄弟部隊共同殲滅國民黨軍白崇禧集團主力第七軍軍部及4個精銳師。甚至連續追擊21晝夜,全殲白崇禧集團第一二五軍。當時,大批國民黨軍殘餘逃到海南島。海南島防衛總司令薛嶽將之收容後,加上駐島部隊,共約10萬人,配備50艘軍艦和30多架飛機,構成了陸海空立體防禦體系,並以自己的字命名為“伯陵防線”。12月18日,第四野戰軍決定由十二兵團四十軍和十五兵團四十三軍解放海南島的報告送到了毛澤東處。毛澤東沒有立即批示,而是把報告壓在了案頭。毛澤東不是不想盡快解放海南島,而是在考慮如何才能一戰成功,避免輕率進攻而蒙受巨大損失。一個多月前,金門之戰的失利,仍讓他耿耿於懷,教訓深刻。到了12月30日,毛澤東才作出了《關於做好渡海作戰的指示》。

四十軍將士大多數是東北人,從白山黑水一直打到瓊州海峽,許多人都是第一次見到大海。有的戰士甚至捧起海水喝過後,才知道海水是鹹的。但韓先楚並沒有退縮,在他看來既然沒有翻不過的山,就沒有過不去的海。他一面要求官兵每天在海灘上加緊練習盪鞦韆、走浪橋;在海里練習游泳、射擊、划槳、搖櫓;練“四組一船”、“六組一船”、近航、遠航。一面去漁民中調查。漁民們告訴他:每年正月到清明,瓊州海峽都是北風或東北風,渡海最為有利,帆船順風順水一夜可達對岸。過了穀雨(4月20日)就是南風,南渡就是逆風了。他還了解到,漁民大多都駕船去過海南島的臨高角,那裡有大片沙灘,帆船一下子就靠上去了。渡海作戰,船是關鍵。但敵人從雷州半島撤退時將沿海各種船或劫走或燒燬。韓先楚下令成立“動員船隻工作隊”分頭開始找船和對船工進行動員。一天,從廣西北海潿洲島過來一個漁民,說那裡有被敵人劫去的400多條雙篷雙桅大船。韓先楚趕緊派人去偵察,發現該島只有500守敵,就立即派副軍長帶人去攻島奪船。四十軍還成立了帆船改裝廠,將美軍10輪大卡車上的發動機拆下來,將帆船改裝成機船。又將野炮、山炮、戰防炮、重機槍等裝在船上,製成“土炮艇”。

1950年2月,解放海南島的作戰會議在廣州召開。十二兵團副司令兼四十軍軍長韓先楚是會上唯一主動要求在大舉登陸時隨第一梯隊上島的兵團級指揮員,還提出:“我們的渡海工具基本上是風帆船,要依靠穀雨前的季風過海,如果在穀雨前的5天內,也就是4月20日前不攻打海南島,就要往後拖整整1年。”但會議最終決定5月底完成渡海作戰準備,6月渡海登陸作戰,甚至給軍委、毛澤東的報告中提出“時間可能要長,最好不限制,爭取1950年完成任務為原則”。

韓先楚則堅持自己的意見,並直接向中央軍委作了報告,最終得到批准。

一個月後,四十軍徵集到風帆船1058只、船工1417人。韓先楚又向中央軍委報告稱:業已準備就緒,“如果兄弟部隊四十三軍沒有準備好,我願親率四十軍主力單獨渡海作戰。”中央軍委批示:四十軍、四十三軍另配屬一個加農炮團、一個高射炮團及工兵、通訊、後勤等部隊,組成攻島部隊。並稱韓先楚提出的“積極偷渡、分批小渡與最後登陸相結合的辦法有效,即可提前解放海南島”。

3月5日,韓先楚將第一一八師三五二團一營800名戰士組成渡江先鋒營進行“積極偷渡”並動員說:“喝了這碗酒,同志們定能闖過瓊州海峽,把紅旗插上海南島!”次日下午1時40分該營成功登陸。26日和31日,第四十軍、四十三軍各一個加強團共6600多人乘169只風帆船“偷渡”,再次成功。4月16日18時30分,沒有制海權和制空權的渡海作戰全面展開。韓先楚隨第一梯隊指揮,率領四十軍和四十三軍乘坐300多隻風帆船向海南島進發。次日凌晨3時,四十軍船隊衝破國民黨軍炮艦攔截,在海南島的臨高角搶灘登陸。“軍長,你也上來了。現在太危險!”三五五團政委夏其昌說道。“我怎麼不能登陸?”韓先楚反問。“軍長,灘頭陣地還沒有完全打下,快隱蔽一下!”夏其昌知道無法跟他“理論”清楚,只好把他拉到一塊岩石後面。“戰鬥仍在繼續,我們必須趕緊拿下灘頭陣地!”韓先楚轉身就走。夏其昌無奈,命令三營副營長:“你派人把軍長看起來,不讓他再往前走,一定要保護軍長的安全!”

30日,四十軍把紅旗插到了海南島的最南端,海南島宣告全部解放。僅僅14天,薛嶽指揮4個軍苦心經營的“伯陵防線”便在“旋風”的席捲下土崩瓦解。

“旋風”威震朝鮮

1950年10月,以美國為首的侵略軍在攻陷平壤後,瘋狂地向中朝邊境推進,企圖在11月23日佔領全朝鮮。危急關頭,中共中央應朝鮮黨和政府的緊急要求作出“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決策,毅然派中國人民志願軍入朝,和朝鮮人民並肩抗擊侵略者。

韓先楚被任命為志願軍副總司令。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十軍也被改稱中國人民志願軍第四十軍,於同日在軍長溫玉成的率領下入朝參戰。24日,第四十軍第一一八師接到命令,前往志願軍司令部所在的大榆洞。師長鄧嶽率部經過五晝夜的急行軍,如期到達。

志願軍總司令彭德懷指著作戰地圖,對鄧嶽說:“敵人攻佔平壤後,正分兵冒進,我們的飛毛腿恐怕難以賽過他們的汽車輪子,很有可能趕不到預定地域進行防禦了,你們過了北鎮就要準備隨時與敵人遭遇。”“你們第四十軍是先頭部隊,要打頭陣。出國第一仗要打得漂亮,打出威風,打掉敵人的囂張氣焰,掩護我志願軍主力的集結與展開。目前還要按原計劃,爭取趕到預定地區進行防禦。如果情況有變,你們就要獨立自主,果斷處置,運用阻擊、襲擊、伏擊等各種手段,不失時機地殲滅敵人。”

鄧嶽留下一個連給彭德懷做警衛後,直奔溫井。25日凌晨2時,第一一八師將當面敵情用電話作了報告。志願軍副總司令洪學智立即告訴已進至雲山以北的第四十軍一二○師以一個團的兵力佔領雲山東北的間洞、朝陽洞、玉女峰一線。

南朝鮮軍第一師先頭部隊,在14輛坦克和自行火炮的配合下,沿雲山至溫井公路北進。第一二○師三六○團團長徐銳放過敵人尖兵排,待敵主力進入阻擊地域後,以迅雷來不及掩耳之勢出擊。第三六○團英勇頑強的阻擊戰整整堅持了三天兩夜,直到27日下午16時才將防務移交第三十九軍。全團共擊毀擊傷敵坦克3輛,殲敵280人,並創造了諸多第一:打響了抗美援朝第一槍;打響了抗美援朝第一炮;出現了志願軍第一位與敵人同歸於盡的英雄石寶山;產生了志願軍第一位“反坦克英雄”秦永發擊毀了敵軍第一輛坦克;活捉了第一批俘虜……

第三六○團打響不到兩個小時,第三五四團也打出了志願軍的第一個殲滅戰。10月25日8時50分,隱蔽在山林中的三五四團決定將南朝鮮軍第六師二團先頭營三營和加強的炮兵分隊放進伏擊地點,由前衛第四連鎖上口袋。不料,韓軍的先頭分隊超越了三五四團設伏範圍,闖到了第一一八師師部。三五四團參謀長只好提前下令開火,第一營、第三營端著刺刀衝殺上去。不到20分鐘戰鬥便基本結束。共斃敵325名,俘敵161名,繳獲汽車38輛,火炮12門,各種槍163支。但負責擋敵後續部隊的第三五四團四連卻損失慘重,第八班戰士甚至全部壯烈殉國。軍長溫玉成想趁熱打鐵讓第一一八師和第一二○師夾擊溫井,徹底解決敵軍第六師第二團。彭德懷決定以軍、師為單位分頭迎敵,各以殲敵1~2個團為目標。毛澤東在給予批准的同時還通報了楚山、雲山、熙川的敵情變化,對各軍行動作了具體指示。25日晚,韓先楚來到第四十軍直接指揮溫井戰鬥。26日零時,第一一八師和第一二○師對溫井之敵對進合擊。凌晨2時戰鬥結束,殲滅韓軍第六師第二團大部。

27日,韓軍第六師、第八師各兩個營向溫井撲來。韓先楚指揮第四十軍發起反擊作戰。經兩日激戰殲敵大部。29日拂曉,前衛團第三五三團在龍谷洞以南將正在南逃的敵軍七團兜頭截住。鄧嶽率師主力迅速趕到,將其包圍並殲滅,還俘虜了一個美軍少校顧問。31日,第一一九師和第一二○師在龜頭洞和球場,各自搜捕到了三五百名敵軍逃兵。

四十軍“旋風”般的作戰方式及其所取得的戰績,再一次令世人刮目相看。經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建議,中央軍委和毛澤東批准,將四十軍打響第一槍的10月25日,確定為中國人民志願軍入朝參戰紀念日。隨後,第四十軍在第二次戰役中,和朝鮮人民軍第一軍團收復了朝鮮首都平壤、鎮南浦、鐵原、新溪等重要城鎮。第四次戰役中,在春川以南、金化以北地區抵抗了聯合國軍與南朝鮮軍3個師及1個旅的進攻。

韓先楚為祖國的安全和世界和平做出了重大的貢獻,被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授予一級國旗勳章和一級獨立自由勳章,四十軍的輝煌戰績在美國陸軍史上也有記載。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