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一手好牌打得稀爛的大將軍年羹堯

年羹堯應該算是一個文武全才,但不是一個懂政治的人。

年羹堯自幼讀書,科舉進士出身,以翰林院庶吉士的官職進入仕,然後升任翰林院檢討,開始做的是文職。而且不到三十歲就升任四種巡撫成了封疆大吏,可謂是官場得意。

四川近青藏,在康熙末年的青海準噶爾蒙古作亂的時候,年羹堯在四川作為清軍的後方供給出了很多力,得到康熙皇帝賞識。後來轉成武職,授予定西將軍,但因為說錯了話被奪職。後來因為跟著平逆將軍平定策凌敦多布之亂有功又起復。然後在康熙六十年被授川陝總督,成為西部要員。然後在青海平定土司叛亂有功,幾乎已經超過了延信的地位。

所以,年羹堯不是在雍正朝受到重用,而在康熙朝一直就被重用。但肯定雍正和年羹堯關係密切,所以在繼位後召允禵回京,讓年羹堯和延信一起掌管了撫遠大將軍的軍務。過了五個月,雍正就下旨西北軍事都交給年羹堯辦理,並且特別通知了延信,實際上就是讓延信聽命於年羹堯,等於從延信處奪權,把西北的軍事指揮權都交給了年羹堯。但這個時候年羹堯只有權力,還沒有任命。直到又過了幾個月青海羅卜藏丹津叛亂,雍正才正式授予年羹堯為撫遠大將軍。可見雍正對於年羹堯的任用是分步驟的,不是突降其命。這樣讓人覺得任命年羹堯主要是為了保障西北平叛。

所以雍正在奪權的時候也是分驟來的。

也許雍正剛開始並沒有想把年羹堯免職治罪,是年羹堯自己不懂時勢。青海平叛之後年羹堯以不世之功受到朝野矚目,這時候應該想到後路。但年羹堯過分參予了議政以及官員選拔,這個結果就是朝臣們蜂湧附之。這等於分了皇帝的權而且奪了皇帝的威望,雍正當然不能忍。

而且年羹堯格外自大,連怡親王允祥和“舅舅”隆科多都不放在眼裡。那麼巴結年羹堯的人不會真心想和傲慢的人交好,只是為了攀附權勢。年羹堯自己又非常不知道收斂,除了任用官員全憑己意,受收賄賂之外,最要命的是自命不凡不守臣道。

年羹堯把自己的同僚視為下屬,即便是蒙古諸王、額駙這樣的王公貴胄都要對他行跪拜禮。年羹堯從西北進京述職,路過直隸,直隸總督李維鈞都要出城跪迎。年羹堯的放縱越來越過份,甚至連皇帝的侍衛也敢任用充為雜役。對於雍正寵臣、怡親王允祥,年羹堯也敢隨便攻擊,藉著允祥的宅第說怡親王“矯情偽意”。

發展到後來年羹堯甚至想在四川私自鑄錢。如果有了錢,又有軍隊,還有滿朝官員相附,恐怕就算年羹堯自己沒有野心,也遲早要被推上篡逆這條路。

雍正當然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於是決定打擊年羹堯的勢力。雍正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那些不滿年羹堯的人打好招呼,組成倒年勢力,比如受過委屈的李維鈞等。第二就是直接警告年羹堯,“成功易,守功難,守功易,終功難。”但是年羹堯並沒有聽勸,凡事不知小心,在向雍正報祥瑞的時候寫錯了字,引起雍正大怒。當然寫錯字只是個導火索,但是這種態度說明年羹堯絲毫不知悔改。

於是雍正朝討伐年羹堯序幕揭開。雍正調換川陝官員,去掉年羹堯的親信,讓他丟掉了自己的根據地,同時雍正放出輿論懷疑年羹堯有不臣之心。當被調任杭州又失了聖心的年羹堯地位一落千丈的時候,滿朝的官員這時紛紛順著聖意揭發年羹堯。

於是雍正直接令年羹堯自裁,結果了一代大將軍的性命。青海之功隨之灰飛煙滅。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