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中國近代最早的鋼鐵廠——青溪鐵廠

提起“青溪鐵廠”,或許很多人會感覺到陌生,但這個被遺忘在歷史角落中的鐵廠卻是中國近代最早的鋼鐵廠。

上奏朝廷 首開先河

1889年張之洞在湖北漢陽大別山下建立漢陽鐵廠,漢陽鐵廠成為中國近代最早的官辦鋼鐵企業,被西方視為中國覺醒的標誌。其實,在漢陽鐵廠開辦之前,貴州省黔東南州鎮遠縣境內就已經有了第一個鋼鐵企業,它就是青溪鐵廠。

19世紀60年代以後,以恭親王奕祈、兩江總督曾國藩、閩浙總督左宗棠、直隸總督李鴻章和湖廣總督張之洞等人為首的“洋務派”,紛紛在中國開辦各種現代化工業。洋務運動一時風起雲湧,由此也催生出了貴州的青溪鐵廠。

貴州青溪(今鎮遠清溪鎮)一帶盛產鐵礦,土法鍊鐵一直很活躍。咸豐年間,日本人井上到青溪一帶進行鐵礦調查,提出開採和建立鍊鐵廠的計劃。計劃雖遭到了貴州當局的反對,但這件事對貴州地方政府產生了很大觸動。

1885年11月,時任貴州巡撫的潘蔚將《黔省礦產甚多,煤、鐵尤甚,可否體察開採折》上奏朝廷,得到清政府“著即該署撫詳細體察,認真開辦,毋得徒託空言”的批覆。由此,中國近代鋼鐵企業的創辦正式提上了議事日程。

籌建鐵廠,實業強國

籌建鋼鐵廠在當時的中國並無先例,貴州青溪鐵廠的建立面臨的是重重困難。最重要的就是資金問題。為解決資金問題,潘蔚先查明煤鐵最旺之處,然後竭力招徠,用“商辦官銷”的形式辦廠開採。之後他派人到上海募集股份,標準是每百金為一股。但是募股並不盡如人意,預計的三千股,只募到了一千餘股,約銀十萬餘兩,與原先設想的三十萬兩之數相去甚遠。最終撥公款銀十九餘萬兩,再“請借洋款三十萬兩”才解決了籌建費用。

在建的青溪鐵廠

資金的問題得到了解決,青溪鐵廠於1887年8月在青溪舞陽河畔舉行了隆重的奠基儀式,正式破土動工。廠房和廠址修建完畢後,潘蔚立即派人到英國採購了迪賽德機器製造廠製造的熔礦鐵機爐、冶煉貝色麻鋼爐、軋鋼鐵條板機床,以及一千七百八十餘噸耐火磚材料。1890年6月1日,貴州青溪鐵廠正式建成,成為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座近代鋼鐵工廠。

青溪鐵廠裝置

建成後的青溪鐵廠各種機器裝置相當齊全,不僅能鍊鐵,還能鍊鋼和軋鋼。青溪鐵廠擁有以法國人羅克萊為領隊的外國工程師5人,以及眾多從江浙等地招來的技師和工匠,全廠冶煉工達1000多人。主廠房佔地面積60餘畝,其他附屬設施佔地80餘畝,總佔地面積150餘畝。其規模在當時的中國,令人歎為觀止。

為了紀念青溪鐵廠的建成投產,第一批出爐的鐵錠上都被打下了“天字一號”的印。青溪鐵廠澆鑄的“天字一號”熟鐵,比1894年建成投產的漢陽鐵廠整整早了4年,比日本八幡制鐵所早1年,比1916年始建的鞍鋼,早了近30年。“天字一號”熟鐵曾經激起無數國人實業強國的中國夢,也開啟了中國近代鋼鐵重工業的先河。

“天字一號”的熟鐵

時至今日,在貴州鎮遠縣博物館裡還儲存著一塊當年生產的長35.5釐米,寬9.5釐米,厚6釐米的鐵錠。雖然是一百多年前生產的鐵錠,但當年烙在鐵錠上“天字一號”幾個字依然清晰可見。

曇花一現,血色清溪

喜悅沒能持續太久,僅僅投產一個半月之後,青溪鐵廠就面臨種種困境:用於週轉的生產資金匱乏,沒有能力支付生產原料款和大批員工工資;精通技術的廠領導潘露暴病而亡;燃料不符合新式高爐冶煉的要求,頻頻引發高爐事故……一系列難以解決的問題令鐵廠最終停工。

清溪鐵廠

之後,朝廷指派曾參與籌辦鐵廠的貴州候補知府曾彥銓接辦青溪礦務,但此人不懂經營,青溪鐵廠財政愈發困難。

眼看著自己的心血就要付之東流,病急亂投醫的潘蔚舉薦與英法在華金融勢力有密切聯絡的上海鹽道陳明遠,稟請總理衙門奏準,承辦青溪鐵廠,以五年為試辦期,照漢陽鐵廠章程,每出鐵一噸,納銀一兩,並先繳三萬兩。

然而陳明遠接手之後將有限的資金全部投入銅仁萬山汞礦謀取利益,致使鐵廠始終未能恢復生產。

後陳明遠因瀆職縱容而遭撤職嚴處。而潘蔚,這個近代貴州興建大型鋼鐵企業的首創者和奠基人,也因為數十萬兩白銀無法歸還,吞金自殺。

至此,在一聲聲嘆息中,轟動一時的貴州大型鋼鐵企業青溪鐵廠最後以失敗而告終。貴州第一個最大的現代工業企業、中國第一個鋼鐵工業企業,最終曇花一現,以悲劇結尾。

雖然以失敗告終,但是青溪鐵廠的創辦對於當時羸弱不堪的中國來說,不失是一種嘗試,是一面鏡子,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青溪鐵廠是成功的。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