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曾被譽為“華野名將,學府高師” 開國上將兩次回信拒絕為親屬走後門

文章摘自:湖南日報,作者:徐亞平。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絡刪除

開國上將鍾期光同志1909年生於湖南省平江縣,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27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1955年被授上將軍銜。歷任紅十六師政治部主任、新四軍一師政治部主任、華中野戰軍政治部主任、華東軍政大學副政委、軍事學院政委、軍事科學院副政委等職。1991年病逝於北京。他一生的主要經歷,是從事軍隊政治工作。他是我軍政治工作優良傳統的參與創造者和重要實踐者之一,被譽為“華野名將,學府高師”。

鍾期光上將

投身革命,義無反顧

1926年鍾期光中學畢業後,到平江南鄉爽源鎮白馬廟小學教書,同時兼辦農民夜校,從事農民運動。同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27年曾任區農民協會委員長。大革命失敗後,參加湖南工農義勇軍平江第1支隊,曾任中共平江下東鄉特委祕書,參加組織平江農民撲城暴動。1928年7月平江起義後,任中共平江縣委組織部長、縣蘇維埃政府祕書長,並曾兼任軍事部長,參與領導農民暴動。1930年7月調任紅5軍祕書長,參加長沙戰役。後任湘鄂贛總指揮部宣傳科科長、中共湘鄂贛省委祕書長、湘鄂邊中心縣委書記兼獨立團政治委員等職。主力紅軍長征後,曾任紅16師政治部主任、湘鄂贛軍區政治部宣傳部部長兼省蘇維埃政府教育部部長,參加了極其艱苦的三年游擊戰爭。

革命歲月,功勳卓著

抗日戰爭爆發後,任新四軍第1支隊第1團政治處主任。1938年4月任抗日先遣支隊政治部主任,隨部挺進蘇南敵後,參與指揮韋崗戰鬥,圓滿完成了戰略偵察和發動群眾的任務。後任新四軍江南指揮部政治部副主任、蘇北指揮部政治部副主任、第1師兼蘇中軍區政治部主任、蘇浙軍區政治部副主任,先後參加指揮車橋戰鬥、蘇中反“清鄉”和反“掃蕩”戰鬥、黃橋戰役以及浙西三次反頑戰役,參與建立蘇南、蘇中抗日根據地。他長期主持政治部的領導工作和部隊戰時政治工作,強調政治工作的要有創造性、戰鬥性、實效性和針對性,提出“縮小機關,充實連隊,一切工作在基層,政治工作在前線”的工作方針,對保證作戰勝利起了重要作用。對此,粟裕曾說:“鍾期光同志工作很實際,很實在。從江南到蘇中,政治工作實際上是由他支援的。”他強調堅持抓好思想教育是政治工作的中心環節,提倡思想教育主要是“正面灌輸”,同時又要“扶弱為強”,還要“見事就教”他重視總結經驗,先後撰寫並發表《對改進目前連隊政治工作的意見》、《在整訓中力求改善政治工作的領導方式問題》、《改造思想和改進我們的工作》、《論部隊中政治工作建設》、《關於戰時政治工作的幾個問題》、《本師的五年》等論文和文章。1951年參與組建軍事學院,任政治部主任。1955年3月任該院副政治委員兼政治部主任,1957年10月任政治委員。1960年12月調任軍事科學院副政治委員,曾兼任戰史研究部部長。長期致力於加強部隊政治工作建設,發展軍事教育事業和開展軍事學術研究工作。曾提出“保證六分之五的科研時間”和軍事科研成果“好的不用多,一個勝十個”等。他要求政治工作要鼓勵多出人才、多出成果,提出“我們軍事科學院靠研究成果吃飯”的名言。

兩次回信拒絕為親屬走後門

飯菜掉桌上,撿起便吃;自己買信封、郵票回覆群眾來信;從不就子女成長打招呼……這就是開國上將鍾期光。將軍之子鍾德浙告訴記者:“我的父親、母親一貫艱苦樸素,公私嚴格分開,從不以權謀私。”

“我是個黨員,決不搞歪門邪道”

不讓孩子依賴父母,乃將軍“家規”。子女升學、就業、入黨、提幹,從未得父母蔭庇。當年,將軍7個子女除鍾德寧在北京工作,其餘都參軍、下鄉插隊,有的落戶北大荒。後來,兒女復員或考大學,都就職於普通崗位。將軍言:“孩子的路由孩子自己走。只要孩子不搞歪門邪道就好。”

將軍之子鍾德魯1968年入伍,1989年還是副團職,趁父親80壽誕家宴,央求父親為其晉升說情。將軍怒曰:“我是個黨員,決不搞歪門邪道,今後絕不許打我的旗號搞任何名堂!”

“媽媽的一件毛衣穿了幾十年”

將軍夫人、新四軍老戰士凌奔對子女要求極嚴,並言傳身教。

德寧回憶,學生時代,他們兜裡沒裝過零花錢。學校組織遊園,家裡只備饅頭夾鹹菜。四哥高中畢業時去香山聚會,母親只給3角錢(2角錢買來回車票,1角錢買門票)。家裡3個女孩上中學時,穿的都是哥哥們舊衣改的,還打了補丁。中午在家吃飯的人少,父母自己隨便吃點,蘿蔔乾、雪裡紅為兩大主菜。母親的一件毛衣穿了幾十年,破損嚴重;但她一直穿到去世。

“父親名下沒有房產”

1960年,鍾期光調任軍事科學院副政委,按規定配獨門獨院。聽聞學校無幼兒園,他便將房子上交,換成現金投建幼兒園。其女兒之子欲入托,將軍堅拒之。德浙說:“在北京,鍾期光的名下沒有房產;在平江,鍾期光也沒有房產(1958年他把老房子給了村裡作牛棚)。”

“父親公私嚴格分開。”德浙介紹,父親每日天亮即起,用自己買的信紙、信封、郵票回覆群眾親友來信。吃早飯時留幾粒米飯,嚼爛粘好郵票、信封,8時前投進信筒再上班。將軍臨終前,囑咐子女要講信任:“出院時,借醫院的生活器具要如數歸還。”

“一粒糧食也不能浪費”

將軍夫婦始終勤儉節約,且對身邊人要求甚嚴。將軍部下馮正中回憶:“解放上海,我們接收的小車是舊的。有一次司機跟將軍說,換一輛新車吧。將軍說,舊車能開就好,為啥一定要新的呢?”

將軍部下戴潤生稱:“將軍飲食常是粗茶淡飯,掉在桌上的飯菜隨手撿起來就吃。我們說這樣不衛生。他嚴肅地回答,糧食是寶中寶,一粒糧食也不能浪費。”

德浙告訴記者:“父親在301醫院住院,老母身體羸弱,從城南到城北去看他,要轉3次公交。她說用公車跑太浪費。”

“哥哥是紅透了心的共產黨人!”

1962年,將軍之妹鍾就然的長子李耿成在廣西當兵,表現好,內定轉幹。耿成寄信請舅父拉一把。將軍回信道:“你文化不高,不適應部隊現代化發展。鋤頭豎得穩,作田還是本,老家田多,我贊成你回家種田。”耿成遂復員務農。就然責怪將軍“鐵石心腸”。

1990年春,將軍外甥女抗玉去信稱,其子在河南當兵,想把他調到舅爺身邊培養。將軍當時在301醫院住院,抱病覆信:“親人在一起不好教育,只能靠組織教育。我已離休,無權過問軍中事;即使能調動,也不會違紀去辦。”

就然聞之,嘆曰:“昱哥(將軍乳名)也有難處。哥哥是紅透了心的共產黨人!”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