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開發了《Pokemon Go》的那家公司,終於和起訴它的居民們和解了

《Pokemon Go》已經運營了3年,遊戲的開發公司Niantic也被起訴了3年。如今,這起因虛擬空間產權引發的集體訴訟終於告一段落了。

從2016年7月正式運營以來,《Pokemon Go》就受到了幾乎全世界玩家的熱捧,一時間世界各地都能看到拿著手機四處抓精靈的玩家。由於不同國家、地區的精靈分佈不一樣,遊戲還引起了一股國際旅遊熱潮。

《Pokemon Go》是一款增強現實遊戲,玩家需要在現實的地點用手機“捕捉”寶可夢

玩家們走街串巷抓精靈固然很開心,一些並不玩遊戲的人卻因此遭了秧。

在悉尼的郊區,居民們發現他們平時熟悉的街道變了樣,地上灑滿了垃圾,汽車鳴笛聲不斷,還有 “數百人像殭屍一樣在街區四處遊蕩”——這些玩家是為了那裡的稀有寶可夢而來的;

在比利時的小鎮利洛也發生了差不多的事情,社交媒體上流傳著這個小鎮容易抓到稀有寶可夢,結果每天都有幾千人湧入鎮子,到了晚上也在街上閒逛、聊天,讓小鎮的居民連覺都睡不好。

玩家們聚集在街道上抓寶可夢

《Pokemon Go》引起的紛爭還不止如此。遊戲中還設有“道館”和“寶可補給站”,玩家可以通過這些設施獲取獎勵,比如遊戲中的貨幣或者抓寶可夢所需的精靈球。一般來說,這些設施都設在公共地點或者標誌性地標,然而有時候還是難免出現問題。

柬埔寨的吐斯廉屠殺博物館曾經是紅色高棉的集中營,發生過大規模的種族滅絕,後來被設為博物館以紀念死難者。由於博物館被《Pokemon Go》判定為“附近最重要的公共地標”,成為了遊戲中的一個“寶可補給站”,不少玩家前來“簽到”賺取遊戲內獎勵。另外,華盛頓大屠殺紀念館、紐約911紀念碑都被設為了“寶可補給站”。

管理人員很快向遊戲官方,也就是Niantic抗議,聲稱這是對死者極大的不敬。

吐斯廉屠殺博物館的“禁止在這玩寶可夢”告示

Niantic很快刪除了這些位置不妥的補給站,但普通居民的訴求就沒那麼容易得到解決了。除了上面提到的擾民,還有些人的房子變成了“道館”,每天都有玩家來他們家附近閒逛、爭奪道館控制權。

2016年,一大批因《Pokemon Go》被打擾生活的居民集體起訴了Niantic。他們認為Niantic開發的遊戲玩法就是在鼓勵玩家侵入他們的私人財產。這樁三年前就啟動的起訴案,直到前幾天,才宣告結束。據法院的文書,雙方達成了和解,Niantic同意進行賠償(具體數額未定)並且上線一系列措施。

法院記錄雙方和解的文書

現在,房屋的主人可以移除位於自己家中的“寶可補給站”和“道場”了。即使這些地方不位於居民家中,Niantic也承諾接到投訴15天內,會移除附近的所有遊戲設施,並且把房屋設為“禁區”,不允許玩家再錄入這裡為遊戲設施。

對於公共設施,比如公園和博物館,管理部門可以要求道館和寶可補給站只在營業時間出現。這主要是為了避免出現晚上有玩家前往公共設施造成擾民或者安全問題。不僅如此,現在任何地方只要出現了10個以上的《Pokemon Go》玩家,遊戲就會向所有人的手機發送訊息,提醒這些聚眾玩家要善待他人尊重真實世界環境。

這份“正義”來得有些遲。《Pokemon Go》大火是在3年前了,遊戲雖然還保持著熱度,但整體的玩家數量已經大不如前,Niantic也已經開始謀劃新的AR遊戲——集體訴訟的居民們現在才得到了答覆,實在談不上及時。

Niantic現在正在製作一款《哈利波特》背景的AR遊戲

這並不能全怪Niantic店大欺客。在法律上說,Niantic使用的是一個虛擬的地點,而法律上所謂“土地權利”只適用於真實存在的東西。對於虛擬地點以及土地上可能出現的影像或者圖片,法律並沒有什麼規定,基本上是一筆糊塗賬。居民必須證明自己因為遊戲遭受了實質性的損害,才能獲得法律的支援。在這個集體訴訟中,居民們錄下了一些玩家跳過欄杆進入他們家花園、院子的視訊,才成功起訴,最終和Niantic達成和解。

AR遊戲的出現已經有些年頭了,相關的法律也在逐漸完善。很可能不久之後,一些地方的居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聲稱“不僅這塊地是我自己的,這塊地上的皮卡丘也都是我的!”了。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