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資訊爆炸時代,如何精簡寫作

無論技術如何革新,精雕細琢的語句總會找到讀者市場。 ——史蒂夫·伯內特

古代打仗講究師出有名,不管誰想發動戰爭,都要給自家軍隊掛上“正義之師”的名號。“檄文”就是這樣一種專門用來揭發對方罪行的文書。

東漢末年,陳琳寫的《討曹檄文》,把一代梟雄曹操罵得體無完膚,還順道問候了曹操的爺爺和老爸。據說,曹操看到這篇檄文後,被氣得出了一身冷汗,就連多年的頭風都好了大半,留下“陳琳之檄,可愈頭風”的佳話。整篇檄文力透紙背,讓人震撼。曹操原想改動一二,發現竟無一字可改。曹操不由心生佩服,稱讚陳琳的一紙檄文,威力勝過十萬大軍。

好文章的標準有很多,但能夠像《討曹檄文》這般可以同時做到“精簡有力”和“改無可改”的,少之又少。如今,我們身處資訊爆炸的時代,表面上看起來,資訊的數量急劇增加,但真正讓人停下品讀的高質量資訊,又有多少呢?

誠然,重要的資訊往往簡短,有力的寫作務必凝練。被譽為“全美寫作指導老師”的羅伊·彼得·克拉克,把目光聚焦在了“精簡”這一寫作基本法則,旨在呼籲人們寫得簡潔、高效。《精簡寫作》就是他為此而寫的一本書,由後浪丨中國華僑出版社出版。

《精簡寫作》——【美】羅伊·彼得·克拉克

羅伊·彼得·克拉克常年教授寫作,培養了包括托馬斯·弗蘭奇、戴安娜·薩格等一批普利策獎獲獎作家。要知道,被稱為“新聞界諾貝爾獎”的普利策獎,是新聞界的最高獎項。能夠獲得該獎的人本身就具備不俗的寫作能力,何況他們的指導老師呢?

我所理解的“精簡”,和減肥同理。不是鼓勵盲目捱餓減輕體重,把自己弄得病殃殃,而是旨在引導大家通過合理的運動,使身材更加健美有力。同樣,精簡寫作不是一味地粗暴壓縮,而是通過合適的寫作技巧,使文章既簡潔又耐人尋味。我們今天主要從三個方面來探討如何精簡寫作:首先研究短文,其次抓住重點,最後刪繁就簡。超越中文和英文語言上的差異,希望你能從中領會到精簡寫作的美。

01 研究短文

說起短文,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字數。究竟多短才算短呢?其實這個概念是相對的。比如說,同樣是5000字的文章,可以寫成短篇小說,但寫成書評就顯得太長了。除了篇幅,還有一個同樣重要的原則是——改無可改。

這麼說來,一篇沒有多餘字眼,可以精準表達的文章,就是合格的短文。短文無處不在,常見的有:廣告、歌詞、文案、書評、部落格、微小說等等。

比如:

挖掘機學校哪家強,中國山東找藍翔。(藍翔技校宣傳語)

我們不生產水,我們只是大自然的搬運工。(農夫山泉廣告)

受過的傷長成疤,開出無比美麗的花。(《阿刁》歌詞)

天亮之後總是潦草離場,清醒的人最荒唐。(《消愁》歌詞)

願十年後,我還給你倒酒;願十年後,我們還是老友。(江小白文案)

別讓這座城市留下你的青春,卻沒留下你的人。(某地產文案)

02 抓住重點

重點突出的文章簡潔利落,層次分明。如果把寫文章比作射箭,抓住重點就相當於正中靶心。不論寫什麼,不妨試著問問自己:

我的重點是什麼?

這句話我想表達什麼?

這個作品“真正”想表達的是什麼?

比如:他是忙到顧不上生活的人,譬如沖廁所或將髒盤子放入洗碗機。(表述混亂)

改成:他是忙到不沖廁所的人。(簡潔精煉)

為避免泛泛而談,寫簡歷時要注意:

比如:我具備良好的溝通能力。(主題太泛)

改成:我曾組織xx活動……(用準確的例子支撐)

03 刪繁就簡

簡潔來自精挑細選而非粗暴壓縮。 ——唐納德·默裡

寫作最難的部分不是寫,而是刪減。把一篇文章刪減得恰到好處,是每個寫作者的終極追求。打磨文章就像雕刻家完工前的修飾一樣,刪哪裡,怎麼刪,至關重要。

在此,可以參考約瑟夫·M·威廉姆斯在《風格》一書中,提出的“簡潔五原則”:

①刪掉沒實質意義的詞,比如:有點兒,真的,實際上;

②刪掉意義重複的詞,比如:“各種各樣”和“各式各樣”;

③刪掉含義已被其他詞涵蓋的詞,比如:可怕的悲劇;

④用詞來代替短語,比如:“在……情況下”,換成“如果”;

⑤把否定變成肯定,比如:“不包括”,換成“刪除”。

《精簡寫作》全書只有200頁,短小精悍,例證豐富。羅伊·彼得·克拉克呼籲我們在精簡的前提下,既要寫短,也要寫好。和減肥的道理一樣,雖然減掉贅肉的過程很痛苦,但結果值得期待。

即便身處資訊爆炸的時代,希望我們依然能夠心懷匠人精神,認真打磨自己的文字。“精簡”是順應時代的精神,而非盲目壓縮文字的劣質產物。領悟到其中的精髓,可以幫助我們寫得又短又妙!

《精簡寫作》書評框架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