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出師未捷身先死,本來可以把安祿山擋在潼關外,卻冤死在宦官手中

安史之亂持續了七年二個月,除了張巡、顏杲卿、李嗣業等人壯烈犧牲在叛軍手中之外,還冤死在李隆基和唐肅宗李亨手下一大批,最先被李隆基冤殺掉的就是高仙芝和封常青。

最難測是帝王心。

(河南商丘張巡祠)

【被稱為“西域山地之王”的高仙芝,以及他的最佳搭檔封常青】

高仙芝是高句麗人,跟隨他的父親從小就在西北從軍。積功升至中級武官,和他的父親官位差不多。

高仙芝的首次大功是在玄宗天寶年間,率領一萬唐軍,行軍百日,翻越海拔平均高度6100米的蔥嶺(帕米爾高原),在吐蕃手中奪取了小勃律,吐蕃大敗,斬首五千級,俘虜和繳獲都很多。之後進入小勃律都城,平定小勃律,周圍七十二國畏懼唐朝威儀,全部歸順。

高仙芝之前在軍中受到排擠,藉此大功攆走了自己的頂頭上司,任安西四鎮節度使,成為鎮守一方的方面大員。

當時,封常青和李嗣業都是高仙芝帳下的軍官。封常青是副手負責後勤事務,李嗣業是陌刀隊隊長、攻堅主力。

幾年後,高仙芝再次深入高原遠征朅師國(巴基斯坦北部),一個歸附吐蕃的小國,大獲全勝,俘虜其國王。

這是唐王朝在玄宗時期對吐蕃取得的最大勝利,高仙芝也被吐蕃和大食譽為山地之王。

(蔥嶺)

但高仙芝為了迎合唐玄宗好大喜功的心理,擅自攻擊了對唐友好的突騎施和昭武九姓石國,激化了當地的矛盾。唐玄宗得知後,雖然並未治罪,但也沒有獎賞。

之後,西域各國引大食對抗高仙芝,在怛羅斯城(哈薩克東南)擊敗了遠征而來的高仙芝軍隊。這是唐王朝向西擴張與大食向東發展的一次重要接觸,之後唐王朝遭遇安史之亂放棄了西域,而大食俘虜了大批唐朝士兵和工匠,掌握了不少中原先進技術。

高仙芝從此被閒置在長安,直到安史之亂才重披戰袍。

總的來說,高仙芝雖然有缺陷,但在當時的生產力發展水平下,能夠率領數萬大軍在高原長途行軍和戰鬥,這對現代軍隊來說都是艱鉅任務。毫無疑問,高仙芝是一流名將。

封常青幾年後接任了高仙芝安西節度使的職位。他本來是高仙芝侍從出身,雖然一直在軍中,但更多的負責倉庫、屯田、收支、武器裝備等後勤事務,心思縝密、辦事果斷、生活簡樸、治軍嚴整。

封常青取得的最高戰績是遠征大勃律國時全勝,大勃律歸降唐朝。在軍中多年的封常青,用兵稱得上謹慎二字,但並非什麼軍事天才,是個蕭何一樣的人物。

新疆交河故城安西都護府遺址

【安史之亂給了這對老搭檔再次合作的機會】

安史之亂後,李隆基還是想到了高仙芝和封常青這對老搭檔,先後受命募兵討伐叛軍。封常青第一路,趕赴洛陽募集六萬新兵,但與叛軍交戰失利,退守潼關。

高仙芝是第二路,率領禁軍和新募集的關中子弟十萬出潼關鎮守陝城(河南三門峽西),遇到封常青敗軍後,二軍合兵退往潼關。路上被叛軍追上,士兵和物資損失很大。

到了潼關,兩個老搭檔配合的很好,整訓士卒、加強城防,打退了叛軍先頭部隊的進攻,形勢開始好轉。

潼關

【宦官監軍邊令誠,這個他倆的老朋友給了致命一擊】

這時一個關鍵人物出現了,邊令誠,軍中宦官監軍。這個從安西就一直在高仙芝軍中當監軍的李隆基心腹,此時做出了很奇怪的舉動。

當年在安西的時候,高仙芝遠征小勃律取勝,是邊令誠向李隆基進言,幫助高仙芝攆走了當時的頂頭上司。三人在一口行軍鍋裡吃飯近十年,按理說關係應該非常好,畢竟是戰火中培養出來的感情。

退守潼關後,封常青被免職,以平民身份在軍中效力。高仙芝仍然委託封常青管理軍務,工作負擔很重。而邊令誠作為監軍,經常提出不同意見,高仙芝大多沒有采納。難道這就是邊令誠要殺兩個十幾年老朋友、老戰友的理由?

不管怎麼說,這時邊令誠給了高仙芝、封常青致命一擊。

潼關離長安很近,邊令誠入朝向李隆基當面彙報戰局,“具言仙芝、常清逗撓奔敗之狀”。告狀說封常青認為敵人勢大,與高仙芝放棄陝城數百里土地,還剋扣士兵的糧食和賞賜。唐玄宗大怒,派邊令誠拿著聖旨到軍中殺人。

封常青臨死前上表說認罪,並建議皇帝要不能輕視判軍。拳拳報國之心,可昭日月;

高仙芝臨死前承認退兵失地,但不承認剋扣士兵糧餉。面對封常青的屍體說:“封老二啊,你從小兵的時候就跟著我,直到你也當上了節度使。現在我們哥倆兒死在一起了,這就是命啊。”

二人同日被邊令誠處死。

【是誰一定要讓他倆去死,邊令誠還是李隆基?】

邊令誠為什麼一定要殺高仙芝和封常青心態不可知。

按理說,一起在安西軍中十年,繳獲的財物、立下的功勞都有邊令誠一份,應該還很豐厚,邊令誠對二人的能力和人品也應該有深刻的瞭解。只是嫉賢妒能?那就太愚蠢了,叛軍還在城外呢,怎麼也要等到安全了才去搶功吧?

看史書上的這種讒言小人,總覺得莫名其妙,一切舉動都太愚蠢了。只能說史書記載不詳細,應該是多年的積怨才產生了殺心,一有機會就動手,而不管是不是自己也處在危險之中。

潼關失守後,李隆基逃離長安,邊令誠被任命掌管宮城鑰匙。有說法邊令誠把鑰匙獻給了安祿山。之後邊令誠又去投奔了唐肅宗李亨,被李亨以從賊的名義殺掉了。

保護好自己的前提下打擊異己,這是政治家或者叫政客。否則,只能被稱作蠢蛋。

邊令誠此人就是這樣的蠢蛋,利令智昏。但更愚蠢的是李隆基,毫無意義的殺掉了兩員大將。

當然,邊令誠可能只是如實彙報戰鬥過程,而真正想殺人的是李隆基。

但是,從一個帝王的角度來考慮,使功不如使過,讓高仙芝、封常青兩人戴罪立功不是更好?只看細節不看全域性,分不清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這哪裡是一個睿智的帝王應該做的事情?

只能說,李隆基已經被安祿山造反給他帶來的屈辱感衝昏了頭腦。他知道自己錯了,也知道所有人都知道他錯了,但他就是不想承認這個錯誤,他覺得任何人都在嘲笑他。

於是,李隆基必須靠濫用皇權來維持自己的權威,高仙芝和封常青就成了維持李隆基面子的刀下之鬼。

除了他倆之外,安祿山的族兄弟安思順,一個鎮守邊關四十年的大唐忠臣,當時已經在長安李隆基眼皮底下了,也被讒言冤殺;

哥舒翰繼高仙芝、封常青後鎮守潼關,被李隆基逼迫出關與安祿山野戰,新兵對精兵,豈能不敗。封常青死前奏章說的就是這個,不能輕視叛軍,李隆基根本沒放在心上。哥舒翰戰敗後被手下抓住送給了安祿山,死在安祿山手下,潼關和長安被輕易送給了安祿山。

一個瘋狂的帝王,幾個冤死的將軍。

用數學和工程的思維方式去解讀歷史,妄圖以古喻今。理工男讀歷史,歡迎關注和討論。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