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

“歸化”是中國足球的一個急效藥方

北京中赫國安隊的華裔小將侯永永。網路截圖

沒想到屬於中國足球的第一位歸化球員來得這麼早,品質還這麼好。

12日,北京中赫國安隊的華裔小將侯永永,拿到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臨時身份證,取得了在中國足協進行國內球員註冊的資格。此前的風傳,化為事實。這是一個寫入中國足球史的標誌性事件。

侯永永由挪威特隆俱樂部青訓“出品”。母親是河南洛陽人的他,16歲就代表羅森博格在聯賽中出場,成為隊史上最年輕的聯賽出場球員。幾年前獲頒挪威天才少年獎,去年入選了挪威U21國家隊。

侯永永的背後,是一股正在興起的歸化風潮。事實上,和侯永永同時加盟北京國安的李可(延納里斯),完成所有手續的時間也不會太久。延納里斯曾代表英格蘭U17、U18、U19隊出場。同樣在歸化球員上有大動作的,還有廣州恆大等。

實力派歸化球員的陸續亮相,令人眼前一亮。眼下,中國足球人才青黃不接。裡皮感慨多數新人難擔大任,亞洲盃乾脆帶一支大叔級隊伍出征。希丁克初來中國更是感慨,國奧隊中只有四五名球員能用。剛剛在亞洲盃以一場狼狽至極的比賽結束使命的國足,被球迷戲稱為:雖是近年來最差國足,卻可能是未來十年的最強國足。

現實特別淒涼,形勢特別殘酷,奧運會預選賽、2022年世界盃預選賽即將拉開帷幕,以現有的戰力儲備,中國隊幾無上岸的希望——亞洲盃決賽卡達隊的封王之戰,就讓很多中國球迷內心迷茫:亞洲足球的版圖重新構造,傳統強隊普遍更強,傳統弱隊紛紛“造反”,中國足球的處境太尷尬。

在此情況下,歸化球員,並迅速讓他們重灌上陣,為羸弱的中國足球填空補強,也是最理性、最易見效的選擇。

圖/視覺中國

可以說,歸化是中國足球的一個急效藥方。能勝任場上多個位置的侯永永正青春年少,他們和場上“崗位”無縫對接,發揮超乎現有球員表現的能力,是可以預見的。

在本屆亞洲盃上大放異彩的日本隊和卡達隊,是最早實行歸化舉措並受益的典型代表。尤其是地少人少的卡達隊,更是把歸化玩出了極致。就連一向人見人欺的菲律賓隊,也依靠“瘋狂”的歸化,讓球隊實力躍上了幾個檔次。

中國足球終於邁出這一步,短時間內打破了諸多體制機制的障礙,這是值得肯定、值得期待的。

但對中國足球來說,歸化只是應急之策,甚至是沒有辦法的辦法。長遠來看,還是得在青訓上知恥而後勇,使勁發力。

在世界範圍內,“歸化球員”早已成為一種常規武器。但歸化並非萬能,歸化能夠在區域性起到“速效”,或者成為有益補充,可是,指望歸化之策引領一個國家的足球水平大踏步“升級”,仍不太現實。

仍以日本隊、卡達隊為例,卡達實行歸化多年,雖也時不時在足球江湖上鬧出滿城風雨,比如說經常成為中國足球隊的苦主,但總體表現一直波瀾不驚。而這次亞洲盃之所以一鳴驚人,還得歸功於該國堅持不懈地抓青訓,“掐苗子”。日本更不用說了,極其重視青訓、留洋的日本足球,三十年來,青年才俊一波接一波。

少年強則國足強。未來足球大勢的演繹,仍將決定於“後生”。阿茲蒙、阿里們的飄飄衣袂,令人羨慕。我們不能忘記老邁鄭智在慘敗伊朗隊之後的淚目。這位忠誠老將表現出的不甘,也是對人才匱乏窘境的沉重拷問。什麼時候“足球小將”強了、成了,什麼時候我們才能真正笑傲亞洲。

□伍裡川(媒體人)

編輯 孟然 校對 劉軍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