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覽斯圖者,其知淵源之所自己

嘉慶元年(1796),為全面瞭解嵩山眾多金石文物的學術價值,52歲的黃易攜拓工二人,“從蘭陽(今河南蘭考縣)出發,來到河南登封嵩山訪碑,其間作《嵩洛訪碑圖》24幀,給後人留下訪碑瞬間的情形。

在這24幀圖中,有關嵩山的訪碑圖共十幀,後人雖多依圖談嵩山金石文物的文化、歷史價值,但忽略了圖中嵩山歷史建築的學術價值,這不能不說是一大遺憾。

清 黃易 《嵩洛訪碑圖》冊《鐶轅》及題跋

兩山壑口處的建築即是“古鐶轅關樓”;鐶轅古道中間的房屋是“ 鐶轅關茶庵”; 圖中一行數人為訪碑人,坐轎者為黃易。

嵩山位於河南登封市,號稱中嶽有三千餘年。悠久的歷史為嵩山贏得了尊崇的社會地位,歷代帝王、官員、文人的紛至踏訪,為嵩嶽留下了豐厚的文化遺產。

黃易嵩山訪碑,來去共用九天,訪得有名稱可考的金石文物54品(件),又創十幅“訪碑圖”。其圖名分別為:《鐶轅》、《少林寺》、《少室石闕》、《嵩陽書院》、《開母石闕》、《中嶽廟》、《石淙》、《會善寺》、《嵩嶽寺》、《緱山》。

清 黃易 《嵩洛訪碑圖》冊《少林寺》及題跋

圖中描繪的是少林寺天王殿、鐘鼓樓、大雄寶殿等建築及其周邊環境。

十幅“訪碑圖”中,除《石淙》一圖中無建築外,其他九幅均有建築出現。以寺廟書院建築為主體、道路村落為陪襯、訪碑人物為點綴、山峰為遠景,如此搭配,一幅幅凸現生機盎然的《嵩洛訪碑圖》躍然紙間。

清 黃易 《嵩洛訪碑圖》冊《少室石闕》及題跋

黃易在近距離觀賞漢代少室闕的文字、圖案;畫中少室闕“四阿”式屋頂清晰可見;路旁轎伕在小憩,等候黃易回來。

《嵩洛訪碑圖》雖屬山水畫系,但意圖不在描繪嵩山風景名勝的秀麗和神奧,而在於突出文物建築或古碑石的儲存現狀。這與黃易並非專職畫家,作畫只是記錄訪碑的過程有很大關係,其畫技和內容雖無刻意創新意識,卻在無意中保留了嵩山歷史建築及其環境的真實現狀,留下了無可替代的文獻資料。

清 黃易 《嵩洛訪碑圖》冊《嵩陽書院》及題跋

圖中內容有三部分:首先是嵩陽書院大門、先聖殿、講堂、藏書樓等建築;其次是西漢武帝劉徹賜封的大將軍柏、二將軍柏;最後是大唐碑等文物名勝。

01 畫中建築的歷史記憶

黃易在九幅《嵩洛訪碑圖》中共畫出了22處單體古建築或古建築群,按建築材料可分為磚石建築和木結構為主體的兩大型別;按功能可分為關隘建築、傳統村落建築、商用建築、禮制建築、宗教建築、教育建築和科技建築八種類型,構成了一部中國中原地區上下近三千年形象直觀的建築史的實物例證。

清 黃易 《嵩洛訪碑圖》冊《開母石闕》及題跋

開母石闕即漢代啟母闕,闕頂“四阿”式屋頂儲存完好;闕後啟母石,南北呼應;啟母闕左側的院落是崇福宮,司馬光《資治通鑑》第9至21卷就是在此編纂成書的。

在《嵩洛訪碑圖》22處單體古建築或古建築群中,有關隘建築一處,即《鐶轅》圖中的主體建築“鐶轅關樓”,原為控守要塞。

公用建築四處,分別為《鐶轅》圖中的“鐶轅關茶庵”,《中嶽廟》圖中的“中嶽廟公館”、“中嶽廟議事廳”和懊來山頂文峰塔。作為休息、飲水、參拜、食宿、承辦廟會或演唱社戲、公議論事項之處。

商用建築位於東西天中街中兩側。有飯館、藥鋪、出售碑碣拓片、旅社、生活百貨、燒香用品等店鋪。

清 黃易 《嵩洛訪碑圖》冊《中嶽廟》及題跋

圖中有漢代太室闕、中嶽廟建築群、東西天中街傳統村落、文峰塔、黃蓋峰與黃蓋亭、中嶽廟公館和議事廳等歷史建築。

禮制建築有始建於東漢安帝年間的太室闕、少室闕、啟母闕和中嶽廟建築群,統稱“中嶽漢三闕”。為歷代帝王在嵩山祭祀、封禪、或尊崇先賢所用。

宗教建築主要為道教和佛教的活動場所,分別出現在《少林寺》《會善寺》《嵩嶽寺》《開母石闕》《緱山》諸圖中。

佛教建築有少林寺建築群、會善寺建築群及塔林、嵩嶽寺建築群;道教建築群有崇福宮建築群、承天宮建築群、緱山仙君廟建築群及乾隆御碑亭等。

這些建築群或單體建築,不僅是中國古代建築的傑出代表,而且是初創制度與形制、規制的典範。其初創與典範的地位充分體現出人類傑出的創造力,不僅影響了中亞地區同類型建築形式的形成和發展,還進而影響到這些地區的文化傳統。

清 黃易 《嵩洛訪碑圖》冊《緱山》及題跋

緱山位於嵩山西麓,山巔昇仙太子廟是為紀念西周靈王的兒子王子晉嵩山修道成仙而建。廟旁清乾隆皇帝御碑亭及御碑引人注目。

教育建築共一處,全部在嵩陽書院,經認定有26座,分別是講學建築、藏書建築、祭祀建築、學舍建築、庖湢建築等。

科技建築一處,即《會善寺》圖中的“淨藏禪師塔”,始建於唐天寶五年,是中國最早出現的八角仿木亭式建築例項。

清 黃易 《嵩洛訪碑圖》冊《會善寺》及題跋

圖中描繪有會善寺建築群、唐淨藏禪師塔、東魏中嶽嵩陽寺造像碑、倒臥菜地的唐道安禪師碑和寺東塔林。

02 文化遺產承傳文明

《嵩洛訪碑圖》中的嵩山歷史建築蘊含了諸多文化元素,其價值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

首先,在建築文化傳承方面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圖中涉及的東漢、北魏、隋、唐、五代、宋、金、元、明、清時期的歷史建築,在二百多年前的清嘉慶元年,這些建築的現狀瞬間在黃易筆下以圖畫的形式保留下來。畫中直接反應出的建築環境、建築佈局、建築特徵等諸多文化資訊,多是用文字無法描述出來的。

其次,為已消失的建築提供了歷史依據。成為了研究古代嵩山建築歷史不可或缺的重要文獻資料。

最後,具有方誌的學術價值。根據黃易的《嵩洛訪碑圖》,再結合黃易寫的訪碑日記,能準確釐清碑碣與建築、建築與古樹、建築與道路、河流與建築、嵩山與建築的原始環境關係。

清 黃易 《嵩洛訪碑圖》冊之《嵩嶽寺》及題跋

嵩山山坳中的嵩嶽寺建築群、承天宮建築群、嵩陽書院建築群和嵩陽書院村。

黃易《嵩洛訪碑圖》的意境,體現了荒寒、蕭疏、簡淡、冷逸的風格。內容景物,墨筆居多。孤寂的田野氣氛與飽經風霜的文物古蹟極其吻合和搭配。

黃易深厚的文化素養與嫻熟的繪畫技藝,將嵩山歷史建築與碑石的藝術價值和歷史價值完美地結合在了一起。

在嵩山文化研究方面,黃易《嵩洛訪碑圖》具有無可替代的學術價值。正如清末著名學者吳大澂所說,“覽斯圖者,其知淵源之所自己”。

內容選自《中國美術》2018年第2期

作者:宮嵩濤

《黃易〈嵩洛訪碑圖〉中的嵩山歷史建築》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