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中國三大名馬——河曲馬

不丹國王旺楚克

河曲馬,與伊犁馬、內蒙古三河馬,並稱為中國三大名馬。因其產地在黃河上游青、甘、川三省交界處的第一彎曲部,1954年,由西北軍政委員會定名為“河曲馬”,2011年不丹國王旺楚克的婚禮上,國王的坐騎就是特地從中國空運過去的河曲馬。河曲馬的世界聲譽、它在藏文化之中的特殊地位可見一斑。

河曲馬的前世今生

河曲馬是一個古老馬種,歷史上曾稱之為吐谷渾馬。據中國養馬專家考察,河曲馬原產於青藏高原東部地區,先祖為青藏高原寒山地草原馬。由於戰爭和民族變遷,4000多年前,甘隴一帶就產良馬,時稱“秦馬”。經從西方烏孫、大宛等國輸入良馬,促進了養馬業的發展,4世紀初,駐牧於河曲區的吐谷渾人極善養馬,引進了波斯種馬與土種馬雜交改良,提高了馬種素質。

鐵木真建立蒙古汗國,攻佔了歐亞兩洲許多地區,而使歐亞一些國家良馬、種馬流入國內。在蒙古軍一系列的軍事行動中,致使蒙古及其它地區良馬大量進入這一地區。在不同的歷史時期,各民族遷移中,有大量蒙古三河馬、新疆伊犁馬及其它多種良種馬進入河曲地區,與當地土種馬雜交繁衍,加速了歷史上曾稱之為“吐谷渾”馬的優化過程,逐步形成了近代優良馬種河曲馬。

20世紀60年代,當地設立專門機構加強土種選育,不斷提高馬匹素質,因而使河南縣馬匹素質在青海省一直保持領先地位。

河曲馬的習性

河曲馬喜群居、好遊走、戀群性強於舍飼馬。部分馬匹走動時,全群馬都跟著走動。經常走在馬群前面的頭馬俗稱“前哨馬”,趕動馬群或穩住馬群必須首先控制它們。

河曲馬記憶力較強。馬群對飲水、食草的地點記憶清楚,各季草場那裡牧草好,那裡有水源都熟記不忘,有的甚至售往其它省區,數年以後還能回到原駐牧地。人在草原乘馬迷路,只要信馬行去,都能回到住地。

聽覺靈敏,成馬即使已經入睡也能迅即聽到周圍聲音。特別是成年公馬,夜間很少臥倒入睡,隨時凝神探聽周圍動靜,聽到異常響動,就會立即警覺起來。

河曲馬具有同類相惜感情。平常休息時,馬駒經常廝打嘻戲,成馬則相互咬癢。乘役馬與人關係融洽,對主人記憶清晰,休息時常將頭臉貼在主人身上,表示親熱;乘役時則能很馴服地聽從命令,有的乘馬在爬山前甚至會停步回頭向主人討要糖果等食物。

河曲馬體貌特質

歷史上常將河曲馬作為貢禮,它性情溫順,氣質穩靜。唐代偉大詩人杜甫讚譽為“竹技雙耳俊,風如四蹄輕”

河曲馬體大協調,體軀舒展,骨量充實,筋腱強健,肌肉較豐滿,關節尚明顯。性情溫馴,公馬神駿而富有悍威。

河曲馬挽力強,速度中等,能持久耐勞,役用永續性強,特別具有善走爛泥灘的能力。

河曲馬對高寒多變的氣候環境有極強的適應能力。對一般疾病抵抗力強,常見的胃腸疾病和呼吸系統疾病發生很少。

河曲馬在我國戰爭史上戰功赫赫。漢朝時,朝廷為改良中原地區的馬種,曾引西域的優良馬種汗血馬放牧於青海一帶,這些馬的後代為漢朝征討匈奴立下“汗馬功勞”。

河曲馬的生長環境

河曲馬原產地為青海河南縣,這裡草原資源豐富,932萬畝天然草場上,既有平均海拔3600米以上的冷涼氣候,不利於病原滋生、繁殖和蔓延,又遠離城市和工業汙染源,空氣、土壤、水均未受到汙染,從來未使用過農藥,牧草營養豐富,堪稱亞洲第一流的天然草場。在這塊天然草場上生長著各種優質牧草,草場等級較高、產草量多,草質較好、營養成分高,其中有雪蓮、大黃、羌活、杜鵑、柴胡、黨蔘、遠志、麥冬、射干、松香、手掌參、冬蟲夏草等藥材資源豐富,加之獨天特厚的草原土壤資源的優勢和潛在效益之多。河南縣境內地表水資源豐富,共有大小河流近百條,其中主要河流有14條,水質略偏鹼性,清潔、良好、較穩定、基本上沒受汙染,適宜人畜飲用和牧場灌溉。由於這樣特殊的草原土壤、水質條件和豐富的草原牧草,極符合河曲馬的生態學特性,這些優良的草地資源均為發展河曲馬產業化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2010年05月2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部批准對“河曲馬”實施農產品地理標誌登記保護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