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左宗棠黃馬褂被盜,九門提督淡然一笑:彆著急,過幾天它就回來了_王部

清朝中晚期,京城裡的盜賊已經猖獗到了貓鼠同眠橫行無忌的程度,連一代名將左宗棠的欽賜黃馬褂也被偷去了。左公去找九門提督報案,沒想到九門提督不緊不慢地笑著告訴他:“您彆著急,過幾天馬褂就回來了。”果然沒過幾天,那件黃馬褂失而復得,得知真相的左宗棠被嚇得瞠目結舌——“文襄舌橋不能下”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談資,由此可見京城的盜賊有多厲害了,而京城盜賊為什麼這麼厲害,盜賊清楚,負責捕盜的九門提督也清楚,不清楚的可能就是文襄公左宗棠了。

關於左宗棠的歷史功績,咱們就不說了,因為大家太熟悉了,所以咱們今天只來聊一聊當年的京城盜賊是怎麼厲害起來的。本文的資料來自樑溪坐觀老人寫的《清代野記》,因為書中所載,都是作者親見親聞,所以史學界認為它比《清史稿》更可信:“本記以鹹、同、光、宣四朝之事居多,凡朝廷、社會、京師、外省事無大小,皆據所聞所見錄之,不為鑿空之談,不作理想之語。所聞之事必書明聞於某人,或某人云。所聞所見,當時有所忌諱而不敢記者,今皆一一追憶而錄之。”不為尊者諱不為賢者諱,所以更具史料價值。

背景介紹完畢,咱們還是來講清朝京城盜賊故事,第一個故事是《清代野記》作者(似為安徽桐城張祖翼,其父為兵部侍郎、欽差大臣勝保幕僚)親身經歷的真事兒。

那是在光緒剛剛登基改元之後,作者到京城參加順天府鄉試,就借住在一個京城巡城御史家裡。睡到半夜,忽然聽到府裡的更夫跟人說話,迷迷糊糊只聽見更夫說“不白借”,又有人回答“知道了”。作為客人,當然不會去管人家更夫聊天,於是翻了個身繼續睡,但是天剛要亮的時候,忽然聽到有什麼東西被扔進了院子——忽聞院中有物墮地聲甚巨,亦不知何物。

早上起來,巡城御史笑著對客人說:“你有口福了,今天我請你吃賊贓!”然後笑著解釋:昨天有個盜賊路過咱們屋頂,被更夫發現了,就大聲呵斥他。那賊說借道,更夫說不白借,咱們今天要吃的就是“借道費”。那所謂的“借道費”就是“玉田鹽肉一肘,重十餘斤。”不知道這玉田鹽肉跟金華火腿有啥區別,反正當時的情況是賓主相視大笑,全家吃得滿嘴流油:“相與大笑,烹其肘,合宅遍享之。”他們歡天喜地地吃大肘子的時候,我們卻想起了兩個問題:第一,這個主人的身份是巡城御史,職責是“掌巡緝盜賊,平治道路,稽檢囚徒”,那個盜賊從他家路過,他卻全然不管;其二,這個大肘子(或者豬腿)肯定是賊贓,但是巡城御史吃得很香,壓根就沒想過交還失主。而且已經分潤賊贓,那麼小小的竊案,自然也會置之不理——萬一破了案,失主來要肘子怎麼辦?

巡城御史吃賊贓,吃得滿嘴流油,而其他官員就只好花錢買平安——賄賂盜賊。有一個姓王的某部司長(原文為“部曹”,明清各部司官之稱)比較窮,就在南橫街堂子衚衕(有準確位置,《清代野記》可靠)租了一所破房子——那房子因為比較偏僻,經常遭賊,所以房租很便宜。

話說有一年夏天,王部曹正坐在棚子底下乘涼,忽然看見屋頂上有人用火刀打火石取火(那時候沒有打火機),又聽那人自言自語:“火絨沒了。”這段就不解釋了,看過埃德·斯塔福德和貝爾·格里爾斯荒野求生節目的人都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兒。那人打不著火,一看王部曹在下面坐著呢,就把他當成更夫或者廚子了,就小聲跟他商量:“朋友,借個火抽袋煙。”王部曹就把手裡的紙媒子遞了過去,一個蹲在屋頂,一個站在地下開始聊天。那位樑上君子還問呢:“你家主人睡著了沒有?”王部曹笑了:“我就是主人!”

那樑上君子嚇得一個跟頭從房簷上栽了下來:“小人該死。”王部曹連連擺手:“沒事兒沒事兒,反正我也睡不著,咱們聊聊天也挺好的。”於是倆人開始拉家常,當然,主要是王部曹講自己怎麼清苦。結果把那位樑上君子感動了:“您放心,像您這樣的清官,我們同道中人是不會來打擾的。”王部曹稱謝時候還有些擔憂:“您知道我窮,可是您的同行不知道呀,萬一哪天他們來光顧,我卻無以為敬,奈何?”那賊拍著胸脯打包票:“我就在這附近住,南北道上的朋友也都住的不遠,我挨個告訴他們一聲!”王部曹這才放下心來,拿出十兩銀票:“無以為敬,票十千,一茶可乎?”並且告訴樑上君子:“這點小錢太少了,就當發個利是吧!”

從那以後,王部曹家即使夜不閉戶,也沒有盜賊前來光顧,結果是“人皆笑王有賊友焉。”

老江湖王部曹可以收買盜賊,但是左宗棠卻不知道其中還有這麼多貓膩,也不知道首善之區竊賊如此猖獗。左公第一次見皇帝的時候,就住在善化會館——左公比較正直驕傲,人緣也不大好,否則完全可以住在京城達官顯宦的家裡。這位左宗棠左大人生活比較隨意簡樸,隨從也沒幾個,經常是房門一鎖就出去辦事去了。結果有一天辦事回來,才發現住所遭賊了,而且那竊賊單單隻偷了一件黃馬褂——笥中朝珠及冬裘無數,且有銀數百兩,皆無恙。

丟了黃馬褂,其實就等於丟了腦袋,這可是大不敬的罪名,一向足智多謀的左宗棠也慌了手腳,趕緊去步軍統領衙門報案。這個步軍統領衙門就是京城最高治安機構——提督九門步軍巡捕五營統領,一般會被簡稱為九門提督。

看著火燒眉毛的左宗棠,九門提督笑了:“黃馬褂這東西,偷去也不能穿,更不能拿到當鋪去賣,偷它何用?”看著左宗棠還是一頭霧水,九門提督慢條斯理地解釋:“這是有人吹了大話跟別人打賭,用偷你的黃馬褂顯手段呢。你也不用報案,我也不用拿人,過幾天你的黃馬褂就回來了!”

幾天後,左宗棠再回到自己的房間,就看見床上多了一個包袱,包袱裡自然就是他的黃馬褂。這一幕令泰山崩於前而不變色的左宗棠也大吃一驚:“文襄舌橋不能下。”現在想來,左宗棠吃驚的不是盜賊的手段,而是京城盜賊的猖獗,還有九門提督的淡定以及“料事如神”……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