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英女王伊麗莎白二世,最後悔的事!巨大災難面前竟然遲到了

災難後統計的死亡人數,在情感遲鈍的人眼裡,可能只是個數據,但是對於每一位災難中喪生的人和家庭來說,都是一次滅頂之災。

誰都無法成為孤島,但是很多人選擇無視喪鐘,包括1966年10月21日,阿伯凡災難後的現任英女王。一座煤渣山吞沒了一所學校,造成了116名孩子和28名成年人喪生,而英女王竟然等到8天后,在指責聲中穿著暗紅的衣服姍姍來遲!

阿伯凡村是一座威爾士南部默默無聞的礦區小山村,人口大約有5千人,建在山腳下。山上就是國有采煤場,自1910年開始,煤渣被隨意堆積在礦山的7個地方,長年累月,形成了一座座小煤渣山。這7座煤渣山,有5座在村莊的正上方。到1966年,只有7號煤渣山還在不斷地被壘高。不幸的是,這座唯一在使用的煤渣山是山泉流經處,且在鄉村學校上方。

1963年,一位在水利部門工作的工程師瓊斯先生,曾寫信告訴同事,煤渣是流動的,到冬季或者大雨期間,煤渣山會變得很危險。他還寫信給主管的煤炭局,表達了同樣的擔憂,希望停止在這地方堆積煤渣,但是信被無視了。

1964年,一位當地的議員格溫妮絲·威廉姆斯曾發出警告,這個煤渣山可能會毀掉整座學校,但是警告被忽視了。

1965年,兩位媽媽就煤渣山給校長寫了請願書,校長只是把信轉交給當地議會,之後杳無音訊。

煤渣繼續在鄉村學校上方的山上,一天又一天地變大。

(被煤渣掩埋的學校和房屋)

1966年10月21日,星期五,上學和工作的日子。霧濛濛的清晨7點30分許,礦工們準備開工了,突然發現7號煤渣山下沉了3米。礦山上沒有電話,一名礦工只好徒步下山向老闆們報告下沉的情況。

9點,老闆們下令停止向煤渣山傾倒,此時煤渣山已下沉了6米。這時,學校的上課鈴聲響了,240名學生走進了教室,這是他們期中假前的最後一天。

9點15分,約15萬噸的煤渣呼嘯著傾瀉而下,瞬間淹沒了學校和沿路的房屋。

9點25分,第一通緊急救援電話撥出,礦井救援隊首先接到救援指令;9點50分,消防隊已經出現在事故現場,與礦井救援隊、礦工們一起救人。

臨近中午,被挖出的最後一名倖存者是8歲的傑夫·愛德華茲,他和一個死去的女孩一起被壓在煤渣下2個多小時,終於見到了新生的陽光,但那個和他頭碰頭女孩的面孔,一直出現在他的噩夢裡。

(四面八方趕來救援的人們)

之後,儘管救援人員從四面八方源源不斷地趕來,傾瀉的煤渣也在不斷地被轉移,但是挖出來的只是一具又一具的屍體,大部分都是孩子,有些孩子們還保持著坐在書桌前的坐姿。校長也不幸遇難了。

死亡人數最終定格在144!其中116名是孩子,年齡大多在7到10歲之間,這幾乎毀掉了這個小村莊的一代人。

而英女王呢?

也許看慣了成千上萬的死亡人數,這區區上百人的災難,英女王可能麻痺了,她例行公事般派出丈夫菲利普親王和妹夫斯諾登勳爵去阿伯凡慰問。

然而公眾的反應是激烈的,因為那都是孩子,未來的希望,被50多年前人為堆積的煤渣山活埋了。悲傷、憤怒夾雜著負罪感,讓這一阿伯凡村莊的事故演變成了巨大的災難,置身事外的英女王放棄了情感,用理智來權衡,最終對公眾情緒判斷失誤了。

(遲到的英女王,8天后才出面慰問阿伯凡村)

8天后,10月29日,英女王終於來了,穿著暗紅色的衣服,面色凝重地出現在受災群眾中,有一個小女孩給英女王獻花,上面寫著:來自阿伯凡倖存的孩子們。

至於遲到的理由,說是朝臣建議推遲行程,不過英女王個人究竟怎麼想的,誰也不知道。但是從31年後,戴安娜意外死亡,英女王的表現來看,她似乎有足夠的自主權。當時布萊爾首相最後搬出君主制受威脅這一最嚴重的理由,才說動英女王出面悼念被離婚的前兒媳。

當然,英女王有危機公關,也有反省,後來多次訪問阿伯凡,努力兌現自己的承諾,而她已故的前私人祕書,在生前採訪時更是出面直言,說沒有第一時間趕到阿伯凡災難現場,是英女王執政中最後悔的事情。《王冠》連續劇將這一事件寫進了劇本里,再次引發了爭議。

(遇難者的墓園)

至於阿伯凡災難的後續處理,還有一個小插曲,法院判決這場災難是由國家煤炭局的“笨拙無能”造成的,但沒有人受到懲罰。災後清理和移除剩餘煤渣山的費用,竟然被各方扯皮,急於擺脫噩夢的村民,只能從自己的災後基金裡抽錢出來。這筆錢直到1997年才由政府出資償還,沒有附加利息。

建在村莊裡,那一排排整齊的遇難者的墓碑,像是尖銳的問題,拷問著這場原本可以避免的悲劇。

——關注“頭條號:故事爺爺的口袋”,每日一更,生活不無聊——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