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叛逃美國的女科學家:前半生為美國造核彈,後半生卻跑來中國放牛

今天如果談起愛國主義,或許有不少人感到些許反感進而產生牴觸。

尤其是新生代的年輕人,

他們著眼於身邊的物質生活,似乎沒有多少人理解老一輩人對新中國的情愫。

她不是中國人,卻在中國生活了一輩子;

你可以說她沒有一顆“愛國心”,可她愛的是全世界。

寒春,一個美國人最痛恨的女人,她是50年代出逃到中國的美國科學家

在她取這樣一個不太尋常的中文名前,

人們只知道她的美國名字瓊·辛頓。

左邊這個人大家都認識,是楊振寧青年時的相片。

右邊這個女生,就是瓊·辛頓。

他倆是同門師姐與師弟。

雙雙師從獲諾貝爾獎的導師費米,年青青的他們早早成了聞名世界的物理科學家。

她身世顯赫,其祖母是寫下著名小說《牛虻》的艾捷爾·麗蓮·伏尼契。

而祖母的父親還是大名鼎鼎的數學家布林,整個家族都能人輩出。

瓊·辛頓自然也繼承了不少來自祖輩的優良基因。

等到瓊進入本寧頓學院學習時,她對自然科學的興趣突然爆發開來,

對新興的原子能科學尤其熱情高漲,

可是她很好奇,為什麼這樣一個前途無量的領域卻沒有很多的論文發表出來。

瓊從物理老師的回答中讀出了他的暗示,

核物理也許有太多的祕密。

這更是激發瓊對核物理的興趣,她非要解開這當中的祕密。

年僅23歲時,瓊就參與了美國研究原子彈的“曼哈頓計劃”,

是美國參與首批原子彈研究的,少數美國女科學家之一,成了世界物理界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

起初她曾倍感自豪,能與全球頂尖的科學家共事是很個可遇不可求的好機會。

然而,一心埋頭研究核物理的瓊不知道,她的研究即將在一瞬之間毀滅十餘萬。

1945年,兩顆原子彈在日本 廣島、長崎爆炸了,15萬日本平民被瞬間秒殺。

有人在一旁說了這樣一句話:

“這不是蘑菇雲,這是日本人的骨頭和肉!”

這句話讓她震驚,莫大的罪惡與自責湧上心頭。

她開始深思,自己研究的科學究竟是為什麼服務的?

她從曼哈頓計劃中驚醒,

認為自己參與核計劃研究出了最恐怖的殺戮工具,內心滿懷對人類的愧疚。

這與她為了造福人類的初衷完全相違背,

她奮發學習的科學,不應是殺害那些無辜的人啊!

她突然意識到,自己所研究的專案將會是一頭怪獸。

如果它能夠被科學家們掌控,能也許能造福人類;

若否,失控的怪獸也許會吞噬全人類。

而瓊只想單純地研究科學,為什麼會被牽涉到這樣罪惡的行動當中來,她苦苦地掙扎

曼哈頓計劃結束後,

瓊下定決心不再參與任何軍方相關的專案或計劃。

同時,美國國內也掀起了一股反核武的運動。

瓊作為親身經歷者也參與到其中去,積極推行和平利用核能。

她的哥哥正研究中國和中國文化,並對中國讚不絕口。

她的未婚夫陽早是聯合國難民救濟總署奶牛專家,也到中國延安生活過一段時間,回美后他便毅然決定賣掉美國的農場來中國,只因為親眼看到毛澤東改變的世界震憾了他。

她被身邊最親的人在心裡烙上了中國印。

和她的同學楊振寧截然相反,她放棄了所有的光明前途,她離開了自己的祖國。

來到中國的延安為社會主義養牛。

這一來就是足足一輩子。

陽早在延安曾受到過毛澤東的會見,他告訴寒春,毛澤東很有魅力。

這時,她的哥哥後來著有《翻身》一書的韓丁,也已到了中國。

他也告訴妹妹,共產黨的中國是一個希望之鄉。

1949年,寒春和陽早在延安的一個窯洞裡舉行了婚禮,沒有蛋糕,陽早就用泥巴做了一個,上面刻了字。

1953年7月,美國的《真相》雜誌刊登了一篇文章,題為“一個逃掉的原子間諜”,文章說曾參與過美國原子彈製造計劃“曼哈頓工程”、掌握了很多機密的年輕女物理學家瓊·辛頓此前突然失蹤,幾年後又在中國北京露面。文章懷疑瓊·辛頓和丈夫陽到了中國之後,向中國透露了美國的核祕密,並且有可能正在協助共產黨政府發展自己的原子彈計劃。

已是中國農機院專家的寒春否認了她與中國的原子彈和氫彈的研製有關的傳聞。

她表示自己之所以離開美國,很大程度上就是出於對研製這些殺人武器的憎惡,當然也就不會支援和幫助任何國家加以製造。

事實上,陽早夫婦在那幾年間一直在養牛。

1949年他們趕著83頭荷蘭奶牛從延安來到位於陝北和內蒙古交界的三邊牧場,對牛進行改良。那裡連道路都沒有,往來交通全靠毛驢。

因為地方偏僻,在毛澤東主席宣佈新中國成立20天后,寒春才知道訊息。

1955年,她和丈夫帶著1000多頭牛落戶西安草灘農場,並在這裡度過了10年時光。

陽早在延安

陽早與寒春

60多年來,寒春一直都在研究奶牛,立志讓中國最貧窮的人喝上最新鮮的牛奶,將畢生精力獻給了中國的奶牛事業,成為了中國著名的奶牛專家。

他們飼養的奶牛以優質、純淨、高產、低耗聞名全國,牛場為三元乳製品廠提供牛奶。

不得不承認的是,在中國,她是富裕者,也是貧窮者。

她享受副部級待遇,在城裡有一套很好的房子,只不過不去住而已。

另一方面,她23年來居住的鄉間平房,傢俱陳設彷彿停留在1960年代,遠非寒酸一詞可以形容。

晚年,二老就在北京昌平小王莊的農場居住,過著清貧的生活。

寒春平時最愛的就是用小提琴演奏一首悠揚的《東方紅》。

很多人看來,她的選擇似乎是不可理喻的。

在美國她有著令人羨慕的物質條件,有著大好的前程,放棄這所有需要多大的勇氣和決心?

2004年,寒春獲得中國“綠卡”,成為在大陸第一個獲得中國“綠卡”的外國人。

寒春生前曾說:

“我們在中國呆了一輩子,不是為養牛來中國,而是為了信仰。”

2010年6月8日凌晨,寒春因病在北京協和醫院逝世,享年89歲。

國人心中,他們夫婦二人為中國人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可她卻說:

“我們吃了中國人2萬斤糧食,做了一點有益於人民的解放事業,應該的”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